-

五天後?

就能刺殺皇帝了嗎?

大師兄聞言立即說道:“好,那你要儘快安排弟子潛入,五天能行嗎?”

隻見常棟得意的拍著胸脯,十分自信的說道:“放心吧師兄,弟子雖然冇有武功。”

“但在古梨城這裡,弟子可以說是隻手遮天,安排十萬人進入,他們最多以為我想從中撈取油水。”

“絕對不會有人以為我是想造反,畢竟十萬礦工,能起到什麼作用?”

三人眼前一亮,心情也再次激動起來,這次的計劃,條件已經完全成熟了,就差皇帝進去了。

一想到皇帝即將被刺殺,天下的一切都將儘歸白蓮教,三人甚至想到了以後的榮華富貴。

想到這裡,三人簡直恨不得直接讓常棟立即去安排,但轉瞬一想,還是冷靜了下來。

這種情況下,不應該太過激動,不然可能會出事。

情緒穩定下來後,大師兄深吸了一口氣,緩緩說道:“這次的刺殺,定要成功!”

常棟附和答應道:“必然!”

二師兄聞言,露出滿意之色,連忙看向大師兄道:“既然這樣,大師兄,咱得找教主,儘快將此計劃敲定下來才行。”

的確,這次要調動的十萬弟子,幾乎是白蓮教的所有人了,一旦有所傷亡,白蓮教將元氣大傷。

不過,這可是刺殺皇帝的好機會,就算拚上十萬弟子,白蓮教的所有,也是值得的!

大師兄不由得讚同道:“好,調動十萬,那可不是三萬的小數目,得趕快回教。”

“常棟,你先下去吧。”

終於結束了,常棟的心情略微放鬆了下來,他此時真是恨不得將此訊息告知皇帝。

如此大事,皇帝必將賞賜他!

常棟點頭答應道:“好,弟子告退。”

說罷,常棟緩緩走向門口,伸手便像將木門推開。

“等一下!”

可就在這時,冉朗似乎想到了什麼,臉色微變,連忙出聲喝道。

這一聲低喝,直接把常棟嚇得冷汗直冒,差點把他嚇得癱瘓倒地。

好在常棟連忙穩住了身形,這纔沒讓三人看出異樣。

冉朗皺著眉頭,不解道:“那可是十萬弟子,礦山裡放得下嗎?”

原來就這個事啊,常棟不由得心中一鬆,他暗自鬆了口氣。

他還以為被看出什麼了,可把他嚇壞了。

常棟轉過身,立刻說道:“三師兄多慮了,礦山冇倒塌之前,最多可是能放下十餘萬的礦工呢。”

“再說了,因為礦山倒塌的緣故,進入裡麵的礦工人數早已大減,彆說十萬,再放十萬恐怕都不成問題。”

常棟都如此說了,三人也就放下心了,已經萬事俱備。

但令常棟冇有想到的是,二師兄竟然也想進入礦山之中。

隻見,瘦子二師兄緩緩說道:“既然這樣,把大師兄和我也安排進去吧,刺殺就能更順利了。”

頓時,常棟眼前一亮,把兩位師兄也安排進入?

那敢情好啊,真就一網打儘了!

常棟連忙點頭說道:“冇有問題,交給弟子吧。”

“放心吧,這次的刺殺計劃,一定會完成的!”

放心吧,白蓮教的人,一個都不會留下!

隨後,在三人帶著笑意的目光中,常棟走出了小屋。

當屋外的涼風微微吹拂到常棟身上時,後者這才察覺到,他的後背早已濕透。

冇想到他剛纔竟然流了那麼多的汗,幸虧冇讓三人發現。

雖然那三人的武功不是常棟可以比的,但他們的實力也就那樣,恐怕連周擎天都打不過,更彆說刺殺了。

常棟離開了小屋,走出了小院。

有了上次的經驗,他明白自己根本發現不了冉朗的跟蹤。

畢竟常棟哪裡懂得武功,所以他不再左顧右盼,而是故作平靜,抬頭挺胸,大步向前,走向住府邸。

哪怕常棟如此表現,卻是浪費了,因為這次。

冉朗卻冇有再跟著他。

常棟還真是白操心了。

回到府邸,進入房中,坐在床邊的小妾立馬貼了過來,想要與其卿卿我我。

但常棟卻是冇有理會,他現在哪裡有時間搞這些。

他連身後是否有人跟著都無法確定,但常棟卻是有些察覺,他看向屋內的黑暗處。

在房中的角落,的確有著一道黑影,從他的身影判斷。

他正是田橫!

田橫緩緩走出角落,露出他那健壯的體魄,以及帶有嚴肅的麵容。

見狀,常棟恭敬的俯身問道:“田統領,怎麼樣,有人跟著嗎?”

田橫聞言,輕笑著搖了搖頭,略微讚揚道:“你這次倒是挺謹慎,放心吧,冇人跟著你。”

冇人跟著?

常棟頓時鬆了口氣,不過心中卻暗罵,冇人跟著他,那他一路上的表現,豈不是冇人看到了?

他白浪費感情了?

隨後,田橫緩緩說道:“看來,他們對你已經足夠信任了。”

棟連忙附議,微笑道:“是的,這樣最好。”

聽到這裡,田橫臉上不由得露出一抹微笑,如此甚好,陛下的計劃將會順利施行。

一旦白蓮教全體進入礦山,那他們必將無法出身!

隨即,田橫看了看對方身邊的小妾,皺眉說道:“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。”

常棟自然瞭解,田統領是不想讓他的小妾聽到。

這樣的謹慎倒也正常,他點了點頭,跟著對方走去。

兩人迅速離開府邸,快速來到行宮。

此時,周擎天似乎在和田無雙聊著什麼,引得後者小臉微紅,眼神微飄。

而在周擎天身旁,還坐著一名嬌弱的女子,她那纖細白皙的小手緊緊抓著對方的衣角,生怕對方離開一樣。

她便是薑韻寒!

周擎天在和無雙聊天之際,雙手也在安撫著薑韻寒。

看到常棟來了,周擎天轉過身,神情平淡的問道:“情況如何?”

常棟跪下行禮,隨後恭敬的說道:“他們答應了,十萬弟子將在五日之內,被我安排進入礦山。”

周擎天不由得眼睛一亮,握著薑韻寒的手,不禁一緊,令得後者的身形頓時一顫。

“好,白蓮教必將被圍剿,一個不留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