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常棟長舒口氣,連忙道:“那就麻煩三師兄了!”

冉朗擺擺手:“都是為了白蓮教大業!”

“若你在這次刺殺中立下大功,日後白蓮教建立的新朝中,必然有你一個肱骨重臣的位置!”

還想建立新朝?能躲過陛下這次的圍剿,就算你白蓮教厲害!

常棟心中吐槽,麵上則做出一副激動的樣子道:“多謝三師兄!不管以後弟子坐到何種高位,都會以三師兄你馬首是瞻!”

冉朗眉頭一挑,冇想到常棟如此懂事。

他神色也緩和了許多。

隨後他當即道:“你在這裡等著,我去取全盤計劃!”

說完,冉朗轉身走進內屋。

但奇怪的是,冉朗進入內屋後,既不點燈,也冇發出什麼聲音,著實不像是在找計劃的樣子。

不過常棟也不敢貿然闖入,隻能默默等待。

ps://vpka

shu

不多時,冉朗從內屋中出來。

他手中拿著厚厚一遝紙。

“這便是我們白蓮教刺殺皇帝的全盤計劃!”

說話間,冉朗伸手將計劃遞過來。

常棟強壓著心中激動就要去拿。

但冉朗卻猛然收回了計劃。

常棟的手頓時僵在半空。

他神色有些僵住:“三師兄,你這是什麼意思?”

冉朗緩緩道:“這計劃關乎著我白蓮教的大業,是萬萬不能向外人泄露分毫的。”

“你就在這裡看,看完記住之後,再將計劃還給我!”

常棟暗暗鬆了口氣道:“三師兄放心,我知道此事的重要性,絕對不會兒戲,更不會讓第三個人知道這計劃。”

冉朗這才點點頭,重新將計劃塞到了常棟手中。

常棟拿過計劃後,立刻藉著院子中的昏暗燈光,仔細檢視起來。

不得不說,常棟能做到如今的高位,也不是全靠著白蓮教的幫助。

他自己也是個飽讀詩書,頗具才華之人。

過目不忘對他這等存在,隻是基本技能。

不到一個時辰過後,他就將全盤計劃,深深地烙印在了腦海中。

將計劃記住後,他反手將計劃還給冉朗,道:“三師兄你放心吧,弟子已經記住了全部計劃!”

“明日我給皇帝做巡查計劃時,一定會主動將皇帝,引到我教的埋伏中!”

聽到這話,冉朗眼中不可避免的,又升起一股激動之色。

他當即道:“好,此事成了之後,我必在教主麵前,為你美言一番!”

隨後常棟也冇再拖延時間,快步離開雅緻小院子,回到自己的府邸。

他剛一進府邸大門,就聽到身後傳來田橫的聲音:“常大人,你可順利拿到白蓮教的行刺計劃了?”

常棟心頭一顫,趕緊道:“拿到了,我馬上就去書房將其默寫出來!”

田橫笑道:“不用去書房了,直接去陛下的行宮默寫吧!”

不等常棟說什麼,田橫便從暗處走出,抓起常棟的衣服,就如同提起一隻小雞。

緊接著他施展輕功,騰空而起,朝城外行宮飛掠過去。

不到一炷香的時間,兩人就來到周擎天行宮的大殿中。

周擎天本來已經入睡,兩手摟著田無雙和薑韻寒,無比舒坦。

但忽然,田無雙睜開雙眼,輕輕在周擎天耳邊道:“陛下,我聽到外麵有宮女的腳步聲,怕是我義父回來了!”

果然,就在這時,宮女在門外傳來聲音:“陛下,田橫統領已經回宮!”

周擎天迷迷糊糊醒來,此事事關重大,由不得他貪睡。

可這幾日他都冇睡好過,睏意不斷襲來,他幾乎無法睜開雙眼。

田無雙見狀,有些無奈道:“陛下,要不然等天亮再去見義父?”

周擎天立刻道:“不行,這是剷除白蓮教的最好機會,每一個時機都很重要,不容錯過!”

“雙兒,要不你刺激刺激朕,讓朕醒醒神?”

田無雙一愣,有些奇怪道:“我能怎麼刺激陛下?”

周擎天嘴角立刻勾起一抹壞笑:“那自然是……”

說話間,他眼睛都不願睜開,但那雙手,卻攀上了田無雙傲人的身姿。

一瞬間,田無雙臉頰羞得通紅。

她連忙悄悄看了眼旁邊的薑韻寒。

此刻薑韻寒睡得正香,對身旁的事情渾然不覺。

萬般無奈之下,田無雙隻能躺在原地不動,任由周擎天大手遊走。

一番刺激過後,周擎天終於艱難地從龍床上爬起。

隨後,在宮女的伺候下,穿好衣物,來到大殿上。

大殿上,常棟已經開始默寫行刺計劃。

見到周擎天來,他慌忙起身就要跪拜。

周擎天當即擺擺手道:“你先寫!”

說完,他直接站在常棟身旁。

常棟頓時變得異常緊張。

不過還好他記憶不錯,默寫行刺計劃十分順利。

不多時,他就將整個行刺計劃,全都寫了出來。

周擎天拿起來將整個行刺計劃看了一眼,頓時驚得後背一陣發涼。

這白蓮教,竟然打算在鐵礦山的上山路上,製造一起坍塌事故,將他這個皇帝,葬身在鐵礦石之下!

若不是提前知道了這個計劃,恐怕就算慕容軒轅帶百萬大軍前來護衛,都無濟於事!

“好一個白蓮教,真是狠到極致了!”

“殺朕也就罷了,他們就不在乎鐵礦山上,那成千上萬的民夫嗎?”

周擎天忍不住厲聲道。

常棟苦澀一笑:“陛下,白蓮教雖然一心想要建立新朝。”

“但他們畢竟是邪教,濫殺無辜這種事情,他們從來不在乎。”

“恐怕就算建立新朝之後,他們也不會改正。”

周擎天牙關緊咬:“所以他們就不配得天下,註定要覆滅在朕的手中!”

常棟連連附和:“確實如此,陛下纔是真命天子,大周纔是正統皇朝!”

“白蓮教那群陰險毒辣的小人,不過是過街老鼠,人人喊打,遲早死在陰溝之中!”

田橫則在一旁道:“陛下,既然他們在上山的路上設下了埋伏,那您就不能走正常的路上山了!”

“不如老奴立刻派人,重新修建一條上山的路?”

不等周擎天說話,一旁的常棟就著急了:“不可!萬萬不可!”

“微臣纔剛拿到行刺計劃,陛下您就改變巡查計劃,那豈不是直接告訴白蓮教,微臣是叛徒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