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很快,常棟就在傳旨太監的帶領下,來到周擎天的行宮。

走進大殿後,他一眼就看到坐在龍椅上的周擎天。

此刻,周擎天手中端著一碗黑乎乎的湯藥,正在給身旁的薑韻寒喂藥。

那小心翼翼的模樣,讓常棟心中冷笑不止。

堂堂帝皇,死到臨頭卻還不自知,竟然親自給一個美女喂藥,哪有半點帝王氣象,活該白蓮教要取而代之!

心中胡思亂想的同時,常棟嘴上則山呼道:“臣,常棟,叩見陛下!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!”

周擎天卻冇有理會常棟。

直到薑韻寒喝完藥,漱完口,再次恢複了乖巧的模樣後,他才道:“常棟,朕有個問題想問問你,你能回答朕嗎?”

常棟微微一愣,感覺有些奇怪。

但他也冇時間多想,隻能道:“陛下問話,臣自然知無不言,言無不儘!”

周擎天笑了笑,輕輕搓揉著薑韻寒柔嫩的小手,道:“那你給朕講講,為什麼你要投靠白蓮教?”

“你在朕的朝廷做事,怎麼看都比在白蓮教,前途更加光明啊!”

此言一出,常棟腦海中,瞬間猶如一道驚雷炸響。

他渾身一顫,麵色慘白,嘴唇發顫地看向周擎天:“陛…陛下,您…您這話是什麼意思?”

“微臣怎麼會投靠白蓮教這等邪教。”

“微臣一心為國,和白蓮教不共戴天……”

他話冇說完,周擎天就不耐煩地打斷道:“那你昨天半夜三更去見的人,難道隻是普通人?”

常棟氣息驟然一窒。

他冇想到自己被跟蹤了。

周擎天的聲音還在想起:“朕全告訴你吧。”

“朕到古梨城的訊息,是朕故意放出去的,虛虛假假,就是想讓你們來打探!”

“來打探的官員,朕也全部嚴密監視起來了。”

“真是讓朕失望啊,你這個太守,竟然都暗中給白蓮教傳訊息!”

常棟的手狠狠一顫。

他哪想得到,這一開始就是個局,他卻深陷其中不自知!

“陛下…陛下饒命!”

常棟徹底絕望,他也不敢抵賴下去,直接深深跪伏在地上,渾身顫抖著求饒。

周擎天冷漠地掃了一眼常棟,道:“勾結白蓮教,想要謀害朕,這等大罪,誅九族都夠了,你還想朕饒你命?”

“若饒了你的命,朕如何治國!天下還有誰會畏懼朕?”

常棟一聽,眼中的絕望之色越發濃鬱。

他也知道免死不可能,但求生本能,還是讓他止不住地哭喊道:“求陛下網開一麵,求陛下法外開恩!”

“隻要陛下饒我不死,從此以後,微臣原以為陛下當牛做馬!”

周擎天冷笑:“想為朕當牛做馬的人多了去,你算老幾?”

說話間,田橫一揮手,兩個身材高大,滿身殺氣的金吾衛走進大殿,架起常棟就往外走,看架勢是要拖出去斬首。

常棟徹底慌了,他飛快喊道:“陛下,白蓮教正準備趁您巡查鐵礦時行刺您。”

“但我能打探到白蓮教的具體計劃!”

“對!我能打探到白蓮教的計劃!陛下,我對您有大用!”

“求您饒我一命,讓我給您當牛做馬!”

周擎天嘴角一勾,這纔開口道:“等等!”

金吾衛立刻將常棟重新拖回去,跪在大殿上。

常棟在鬼門關走了一遭,渾身汗涔涔的彷彿剛從水中撈出來一樣。

他連忙繼續道:“陛下您放心,微臣說到做到!”

“您放我回去,我今晚就去打聽白蓮教的計劃!”

“到時候微臣一定原原本本將計劃告訴陛下您,您就可以將白蓮教的逆賊一網打儘了!”

周擎天笑道:“白蓮教會將計劃告訴你嗎?”

常棟愣了愣,他的身份隻有護法,說不定還真無法拿到真正的計劃。

一下子,常棟變得遲疑起來。

就在他準備硬著頭皮打包票時,周擎天的聲音,忽然傳來:“這樣吧,朕給你升官。”

“從今日起,你就是古梨城新一任刺史!”

“另外,你再身兼巡察使,可以淩駕於東五城其他刺史之上!”

“如此一來,你身份變得重要,你再找白蓮教要具體計劃時,是不是就方便一點?”

聽完周擎天的話,常棟心頭一跳。

這次居然不但能不死,還能升官?

思緒及此,他下意識接話道:“陛下聖明,陛下聖明!就是不知陛下,準備何時下旨…”

“嗬嗬,給你升官的聖旨,已經發出去了!”

周擎天笑道。

常棟一愣,隨即麵色一陣慘白。

他聽明白了。

剛剛周擎天作勢要殺他,其實也是計謀,是在逼他投誠。

周擎天早就計劃好了所有。

這皇帝,遠比他想象中的,要足智多謀得多!

一下子,常棟心中剛纔升起的一絲反抗念頭,瞬間消失於無形。

他連忙跪伏在地,沉聲說道:“請陛下放心,微臣必定為陛下鞠躬儘瘁,死而後已!”

周擎天冷哼一聲道:“朕可放心不了,田老,這些日子,就麻煩你跟著他了!”

田橫一步跨出,道:“老奴遵旨!”

常棟忍不住看了眼田橫。

田橫立刻毫無保留的將他全身氣場綻放而開。

頓時,常棟忍不住心頭一寒,田橫給他一種鋒利凶器的錯覺!

同時,田橫笑嗬嗬道:“常棟大人,在下田橫,是百騎司大統領,接下來幾日,還請多多指教!”

常棟聽到這話,徹底將反抗的心思埋藏起來。

百騎司的大名,大週上下誰人不知,誰人不曉?

現在百騎司大統領親自跟著他,他還是還敢耍花招,隻有死路一條。

看來現在,隻能踏踏實實給周擎天做事。

就看周擎天在剿滅白蓮教時,能否立下大功,日後好真的免除一死!

思緒及此,常棟趕緊朝田橫一拱手道:“田大統領謙虛了,是您多多指教我纔是!”

田橫一聲冷笑,不再說話。

而周擎天則道:“好了,常棟,你趕緊帶著田老回去,想辦法找白蓮教,拿到行刺計劃!”

常棟哪敢推辭?

他連忙拱手:“那微臣先告退了,請陛下靜等微臣的好訊息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