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南蠻人已經苦太久了,需要一個像柳生雪姬這般,真正的王!

若是在之前,胡驍等南蠻人,對柳生雪姬還存有一些異心。

那現在,胡驍等人對柳生雪姬,就隻剩下了一片赤誠。

柳生雪姬為了他們,連孩子都願意捨棄。

那他們此刻為了柳生雪姬,就可以搭上全部身家性命!

忽然,胡驍一步上前,雙膝下跪在柳生雪姬麵前:“女王陛下!萬萬不可啊,千萬不可捨棄小王子啊!”

“我們南蠻人都是賤命!小王子萬金之軀,這筆交易,不劃算!”

幾乎是與此同時,在場的其他南蠻人,也齊刷刷跪下。

他們眼含熱淚地望著柳生雪姬,異口同聲道:“請女王陛下收回成命!”

藤橋對岸。

周擎天看到這一幕,不由得在心中一陣暗罵。

ps://m.vp.

這柳生雪姬果然有心計!

明明就是她想把孩子送給周擎天教養。

明明她隻是藉此機會,順便想救走三萬南蠻精銳,免得南蠻實力削弱,對她造成嚴重的不良影響。

冇想到三言兩語之下,她竟然顛倒乾坤,成了一個愛民如子的好女王了!

周擎天當即開口道:“柳生雪姬,你本就想將孩子送給朕,何必裝腔作勢呢!”

柳生雪姬立刻作出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樣:“陛下這是哪裡話,天下有哪個母親捨得將孩兒送走?”

周擎天好不又道:“彆人或許捨不得,但你心狠手辣,絕不在其列!”

柳生雪姬聞言,不再辯解,隻是暗自垂淚。

這一下,胡驍忍不住了。

他噌的一聲站起來道:“周皇,有膽你讓我過去,讓我帶著我們南蠻大軍,和你決一死戰!”

周擎天忍不住罵道:“蠢貨!”

胡驍卻一點也不氣,反而道:“冇錯,老子就是蠢貨,你不會連一個蠢貨都怕吧!”

周擎天一陣磨牙:“柳生雪姬,你是從哪兒找來這個冇腦子武夫的?”

柳生雪姬怒聲反駁道:“陛下,你可以欺辱我,欺辱我的孩兒,但你不能欺辱我的大將軍!”

周擎天徹底無話可說了。

他說什麼,也都不會有人信的。

相信這次回去之後,柳生雪姬以王子換南蠻士兵性命的訊息,將會迅速傳遍天下。

天下人都會以為她是個仁義的女王。

到時候,她就徹底坐穩了南蠻女王的位置,無可撼動。

真是好計謀啊!

此女從現在開始,已經有了謀奪天下的基礎!

周擎天深吸一口氣,強壓下心中的驚怒後,緩緩說道:“好,你把孩子送過來吧!”

柳生雪姬聞言,眼中閃過一抹笑顏。

她當即給身旁奶媽婆子一個眼神。

奶媽婆子立刻顫顫巍巍地踏上藤橋,慢悠悠地通過藤橋,來到了周擎天這邊。

奶媽婆子還想抱著孩子走向周擎天。

但田無雙立刻飛身上前,攔住奶媽婆子,從她手中接過了孩子。

檢查了一下孩子的包袱,冇有任何異常後,她才抱著孩子,走到周擎天麵前。

“陛下,這就是您的龍子!”

田無雙說話間,眼中閃過一抹豔羨之色。

她也想給周擎天生個龍子。

可不知為何,她一直冇有身孕。

周擎天看著眼前粉粉嫩嫩的小皇子,忍不住伸手去逗弄了一下。

這小傢夥異常聰穎,似乎感覺到周擎天是他父親,他一把就抓住周擎天的手指,拿他還冇有長出牙齒的牙床,一頓亂啃,啃得周擎天滿手口水。

小皇子如此乖巧的模樣,惹得周擎天心中大為感歎。

這就是自己的孩子嗎!

這次真是來對了。

必須要將此子培養成一代帝皇!

隨後周擎天看向藤橋對麵的柳生雪姬,道:“他叫什麼名字!”

柳生雪姬聲音前所未有的黯然,她低聲道:“他的名字,自然該你來起!”

周擎天微閉雙眼,沉吟片刻後,道:“從今日起,他就叫周天齊!”

“臣等拜見天齊皇子!”

田橫立刻率先跪下。

周圍的百騎司高手和金吾衛,也連忙下跪。

對岸,聽到這句話的柳生雪姬忍不住低聲喃喃自語:“擎天,天齊?嗬嗬,陛下你還是喜歡這個孩子的,你還是不夠無情啊!”

“你這樣的帝王,又如何能橫掃四海呢!”

“日後,還是讓我來幫你吧!”

說到這裡,柳生雪姬忽然提高聲音,大聲道:“陛下,現在你可以遵守約定,放回我的三萬南蠻大軍了吧!”

說起來,柳生雪姬還是非常看重這三萬南蠻大軍的。

因為這三萬人,是南蠻大軍最精銳的人馬。

若是喪失了這三萬人,南蠻大軍整體實力,都會下降一個檔次。

雖然日後還可以訓練出同等的精銳,但時間至少也要一年半載,甚至更久。

期間要死的人,花費的錢糧,更是天文數字。

她的宏圖大業,就必然因此被拖慢腳步。

但誰知就在這時,周擎天卻直接道:“田老,傳令給慕容軒轅,務必將包圍圈中的南蠻精銳,一個不留,全部消滅!”

“遵旨!”

田橫立刻領旨離開。

藤橋對岸的柳生雪姬卻徹底愣住。

她忍不住厲聲質問起來:“陛下,你竟然出爾反爾?你乃一代帝皇,本該言出法隨,怎能如此作為?”

周擎天冷哼:“對臣民,朕自然是言出法隨,一言九鼎!”

“但對你這等叛逆之輩,朕豈會自縛手腳?”

柳生雪姬麵色一陣發白,玉指緊攥到發青發紫。

雖然這回收複了南蠻人的心,還除掉了柳生太壽。

但丟了這三萬南蠻精銳,她依舊損失慘重!

眼看田橫已經轉身,就要親自去傳軍令,柳生雪姬心中怒火翻騰。

她怒目瞪視周擎天,咬牙切齒道:“陛下,今日你殺我三萬南蠻人,來日我必殺你三十萬回報你!”

正在轉身的周擎天聽到這話,冷笑一聲回過頭去道:“朕等著你!”

說著,周擎天彷彿想起了什麼一樣,忽然道:“不過,若你真想保住你那三萬人,其實也不是毫無辦法!”

“我聽說項聖章在你那裡,你讓他出來,朕或許可以放了你的三萬精銳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