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周擎天心中冷笑。

他要是主動過去,怕是分分鐘就被柳生雪姬身旁的人碎屍萬段。

這女人,心可是比什麼都狠啊!

不過這話,周擎天自然冇說出口。

他平靜道:“你身子虛的話,那朕就讓人過來用八抬大轎抬你,如何?”

說話間,周擎天朝身旁的田橫打了個眼色。

田橫會意,立刻點了上百個百騎司高手,朝藤橋走去。

田無雙也在其中,走在最前麵。

隻要能讓她過了藤橋,她必然能擒下柳生雪姬,解決掉周擎天的心腹大患!

但誰知橋那頭的柳生雪姬立刻大聲道:“陛下,如果你那個姘頭敢帶人踏上藤橋半步,我就立刻砍斷藤橋!”

田無雙腳步猛然頓住,眼中冷光閃爍。

她不是針對砍斷藤橋這點,這是大家都有所預料的。

她生氣的是姘頭二字。

這柳生雪姬,當真就冇有個先來後到的意識嗎。

要說姘頭,也得是她柳生雪姬。

周擎天則無奈地摸了摸鼻子,低聲道:“罷了,雙兒你先回來吧!”

田無雙隻能帶著百騎司高手後撤,離開藤橋。

不過田無雙還是快步走到周擎天身旁,防止對岸有人突放冷箭。

柳生雪姬這才滿意。

不過當她仔細一看,發現周擎天身旁的薑韻寒,而且周擎天還一直抓著薑韻寒的手時,目光便漸漸陰沉下來。

她忍不住又道:“陛下,冇想到你又多了個姘頭。”

“田無雙,你大難不死,難道就冇想著讓你地位再提高一些。”

“怎麼如今,周擎天拉著新姘頭的手,反倒讓你出生入死?”

此言一出,周擎天這邊的金吾衛和百騎司高手,立刻一陣騷動。

騷動過後,大家便有的看天,有的看地,四麵八方乾什麼的都有。

皇家豔事,實在是太勁爆,太露骨,不能聽,不能聽!

周擎天嘴角微微抽搐,簡直恨不得立刻讓人把柳生雪姬寫的那封信,丟到對麵,讓對麵的南蠻人,都看看柳生雪姬是個什麼樣的人!

但最後,他還是忍住了。

畢竟這封信送過去,恐怕就會讓柳生雪姬下令立刻毀掉,根本冇人會看,起不了作用。

深吸一口氣後,周擎天才道:“柳生雪姬,你不要告訴朕,你留在這裡不走,隻是為了說這些話!”

柳生雪姬嫣然一笑,也不再刺激周擎天。

她直接道:“剛剛隻是雪姬見陛下身旁鮮花如故,所以有些吃醋。”

“還請陛下萬萬不要在意!”

“其實雪姬在這裡等陛下,是想問陛下一個問題,然後和陛下做一筆交易!”

周擎天嗬嗬一笑,道:“你想問朕,是如何把慕容軒轅的二十萬大軍,調到這裡來的?”

柳生雪姬點頭:“冇錯,我有情報,慕容軒轅的二十萬大軍,明明還在東五城冇動過!”

“他們到底是如何神兵天降,突然出現在我身後的!”

“得不到這個問題的答案,今夜雪姬怕是無法入睡!”

說到無法入睡四個字的時候,柳生雪姬故意輕輕一舔紅唇,彷彿這四個字,還有其他含義!

雖然動作十分細微,但周擎天還是一眼看清,心頭一陣心神盪漾。

這妖女,真是絕了!

不過周擎天還是保持著冷靜。

他冷笑道:“朕為何要回答你的問題?”

結果,周擎天話剛說完,一個奶媽婆子,就抱著一個包袱,走到了柳生雪姬身旁。

周擎天心裡咯噔一聲,他忍不住身長脖子,甚至踮起腳,想要看清,那包袱中,是不是他的龍兒!

柳生雪姬卻直接伸出芊芊玉手,在孩子的肥嫩嫩的臉蛋上,輕輕一掐!

孩子吃痛,立刻伸腿擺手地嚎啕大哭起來。

一瞬間,一個嬰兒的啼哭聲,在兩個山頭中間來回激盪。

周擎天麵色一沉,忍不住厲喝道:“柳生雪姬,你何必拿一個孩子作伐,那可是你的親骨肉!”

柳生雪姬理直氣壯道:“怎麼,我隻是掐一下他,陛下就生氣了?”

“在不久之前,陛下可是派人想要殺了他啊!”

“你說是嗎,田無雙?你知道這件事嗎?”

田無雙一言不發。

周擎天則沉聲怒道:“好,朕告訴你慕容將軍是如何帶著大軍到此的!”

“其實,朕冇有讓慕容軒轅動用他在東五城的大軍。”

“朕隻是讓他獨自離開東五城,趕往此處,同時在經過沿途州城的時候,帶走當地的駐軍!”

“因此,他才湊齊了二十萬大軍,神兵天降,卻冇有動用原本的大軍!”

柳生雪姬一愣,她冇想到竟然是這麼一回事。

怪不得慕容軒轅來的這麼快,而項聖章卻一點訊息都冇收到。

她秀美的麵龐上閃過一抹慍怒。

這一次,是她失策了。

周擎天則繼續道:“好了,現在你的問題已經問了,你說說,你要做的交易是什麼!”

柳生雪姬這才恍然回神。

她看了眼奶媽婆子手中的嬰孩兒,眼中閃過一抹難掩的不捨。

隨後她才緩緩道:“我要你放過我南蠻三萬大軍,隻要你放過他們,我就將孩兒給你!”

此刻,雖然柳生雪姬逃到了對麵山頭,已經處於安全地帶。

待會兒她隻要進入山後密林,就能逃出生天。

但其他南蠻大軍就冇有這麼好運了。

他們現在根本無路可逃,外圍遠處,慕容軒轅的大軍喊殺聲,已經漸漸傳了過來。

再拖延一會兒,三萬南蠻大軍,一個都彆想逃出去!

聽到柳生雪姬的話,胡驍等一行站在柳生雪姬身後的人,頓時麵色劇變。

他們冇料到,柳生雪姬為了他們南蠻人,竟然連親生兒子都可以捨棄!

這是何等的心懷啊!

要知道,以往的南蠻王,哪一個不是視人命如草芥?

哪一個不是把他們南蠻士兵,看做隨時可以捨棄的垃圾?

而如今,柳生雪姬這個南蠻女王,卻視他們南蠻人的生命,超過她自己的親生兒子!

得到如此的女王陛下,此生,無憾了!

胡驍眼中噙滿了熱淚,雙手微微顫抖。

他身後的南蠻親衛,也雙眼通紅,眼淚止不住的流下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