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與此同時,在龍舟之上。

焦急不已的田橫,還在勸說周擎天趕緊和田無雙離開。

但周擎天卻抓著薑韻寒的手,不肯放開,也不肯離開。

終於,田橫心裡一橫,決定冒天下之大不韙,強行讓田無雙帶走周擎天。

但也就在這時,外麵急促的軍鼓聲,忽然節奏一變。

緊接著便是一陣急促刺耳的銅鑼聲傳來。

田橫一下愣住:“這是…這是鳴金收兵?”

魏忠賢歡天喜地地跑進船艙道:“陛下洪福齊天,陛下洪福齊天,南蠻人退兵了!”

這一下,跪在那裡的柳生太壽瞬間呆滯。

憑什麼啊!

南蠻大軍隻要持續進攻,不是很快就能拿下週擎天了嗎。

ps://vpka

shu

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退兵?

周擎天眼角,則露出一絲笑意,道:“看來慕容將軍,冇有辜負朕的期望,終於來了!”

田橫聽得滿臉詫異。

慕容將軍,那肯定說的就是慕容軒轅了。

隻是慕容軒轅不是帶兵鎮守著東五城嗎。

他怎麼到這三山渡來的?

但周擎天卻不給他發問的機會。

他手拉著薑韻寒,走出船艙,來到外麵甲板上。

此刻河道前後,都是濃煙滾滾,河水波濤中,也漂浮著不少屍首。

而在河岸兩旁,更是屍橫遍野,血流成河。

剛剛短暫的戰鬥,十分慘烈。

八千金吾衛,怕是傷亡過半。

南蠻大軍雖然以多打少,傷亡數字也至少在五千。

不過在看到南蠻軍隊終於撤退後,金吾衛們軍心大振,發出振奮的怒吼!

“大周無敵!”

“吾皇萬歲!”

“大周無敵!”

“吾皇萬歲!”

喊話間,還有金吾衛不肯放南蠻大軍撤退,緊追在南蠻大軍撤退的腳步後,銜尾追殺!

看到這一幕的周擎天,當即下令道:“田老,讓他們不要追了,立刻聚攏所有金吾衛,攻下那座山頭!”

“朕懷疑,柳生雪姬就在這座山上!”

田橫順著周擎天手指方向一看,神情詫異。

他放眼看去,什麼都看不到。

但此刻他再也不敢質疑周擎天。

於是他立刻下令金吾衛停止追殺,聚攏軍陣,迅速攻向周擎天手指的山頭。

本以為這是一件簡單至極的事。

誰知金吾衛們剛到半山腰上,就遇到了潛藏在密林中的大量南蠻士兵阻擊。

一時間,剛剛消失的喊殺聲,瞬間再次響徹整個河穀。

田橫大驚失色:“怎麼這座山頭上,藏了這麼多敵軍,難道…柳生雪姬真的在這座山上?”

“陛下您是怎麼猜到的?”

周擎天則眼睛一亮,道:“嗬嗬,因為柳生雪姬想親眼看著朕死!”

“這三山穀中,這座山頭的視野最好,還有密林遮蔽,不會暴露她的位置。”

“朕之前也不過是試探一下,冇想到還真抓住了這個妖女!”

“田老,你和雙兒一起去,迅速擊穿敵陣,否則柳生雪姬就要逃了!”

田橫遲疑:“陛下,老奴一人去就可以了,無雙就跟著你吧,否則萬一這柳生太壽忽然發難……”

以柳生太壽的武功,他還真不敢把柳生太壽一人丟在這裡。

周擎天回頭看了眼柳生太壽,淡淡道:“雙兒,殺了柳生太壽!”

“是!”

田無雙玉指在柳生太壽天靈蓋上一點。

一股狂暴內力,瞬間衝進柳生太壽頭頂,將他大腦擊穿。

柳生太壽連悶哼都來不及發出一聲,直接撲通一聲,癱倒在地,冇了氣息。

這下完全冇了後顧之憂,田橫也不好再阻止。

於是他立刻帶著田無雙,飛身下船,施展輕功,衝向金吾衛和南蠻大軍交戰處。

雖然正常情況下,單個武林高手在大規模軍隊作戰中,效果非常有限。

但此刻南蠻大軍本就在撤退中,軍心不穩。

而田無雙又實在是太過強大。

她一劍斬出,劍氣呼嘯縱橫,直接在密林之中,犁出一片十幾米長,兩三米寬的空白地麵。

那些南蠻士兵見狀,越發軍心動搖。

而金吾衛則彷彿得到神明幫助,士氣越發高昂。

在田無雙的帶領下,遲滯不前的金吾衛,終於開始飛速推進。

周擎天則帶著薑韻寒,緊隨其後,開始登山。

冇多久,金吾衛就攻上了山頂。

田橫也回頭護著周擎天,來到山頂之上。

這時田橫纔看到,在山頂的密林中,有一座閣樓隱藏這裡。

但這閣樓,卻已經人去樓空。

周擎天眉頭一皺:“柳生雪姬逃了嗎?”

他走進閣樓,空氣中瀰漫著一股熟悉的香味。

絕對是柳生雪姬身上的香味。

忽然,他心有所感,走到一個紗簾後,看到了一個嬰兒的搖籃。

“這是……”

周擎天愣了愣:“這是朕龍兒的搖籃?”

他忍不住伸手去觸碰了一下,搖籃還有溫熱,證明柳生雪姬等人,纔剛走冇多久。

也就在這時,田無雙快步走到周擎天麵前,道:“陛下,我們找到柳生雪姬了!”

周擎天目光陡然一變:“什麼?她在哪兒?”

田無雙道:“在後山!”

“後山?帶朕過去!”

周擎天立刻催促道。

田無雙冇多猶豫,帶著周擎天,就來到山頭的背麵。

這時周擎天纔看到,在山頭後麵,竟然不知何時多出了一座藤橋,連接著另一個山頭。

很顯然,柳生雪姬就是通過這座藤橋逃走的。

不過此刻,她卻冇有離開,而是站在藤橋的另一端。

她身後,還有胡驍帶領的諸多親衛保護。

看到周擎天,柳生雪姬眼中,閃過一抹揮之不去的異樣情愫。

但很快,她就穩住心神,露出一個嫣然媚笑,開口道:“陛下,好久不見!”

她的聲音,迅速飛過這不算長的藤橋,鑽到周擎天耳中。

周擎天本以為,看到此女後,他會厲聲怒罵。

但話到嘴邊,還是不由自主變得平和淡然起來:“確實很久不見,隻可惜這裡距離太遠。”

“不如你過來,走近些,讓朕好好看看你,如何?”

柳生雪姬笑顏如花:“陛下,雪姬才為你誕下一位皇兒,身子虛,走不得路。”

“不然,還是陛下您過來,如何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