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姚高升早被各個達官貴族不禮貌地‘請’煩了,應對手段簡直讓人歎爲觀止!

田橫聽得心頭巨震。

他慌忙運轉內力試探。

果然,內力稍一運轉,就感覺氣血沸騰,隱隱有倒轉之勢。

他慌忙道:“姚神醫,在下不是請你給陛下治病的!”

“是有人要殺你滅口,我是來保護你的!”

“快,快把解藥給我,否則待會兒有人來了,在下無法應付!”

姚高升眼中帶著質疑:“嗬嗬,殺我,天下有誰敢殺我?又有誰,捨得殺我?”

姚高升不說能活死人肉白骨,但也堪稱妙手回春。

那些達官貴人的確捨不得殺他,還得好好護著他。

否則有朝一日,得了重病,都冇人力挽狂瀾。

田橫眼皮一陣狂跳,他實在是不知該如何給這位神醫解釋。

早知道,就多帶點百騎司高手來了,結果為了搶時間,他一個人就前來,鬨成這般模樣。

也就在這時,一陣陰測測的笑意,忽然在田橫身後傳來:“好久不見啊,田大統領!”

聽到這個聲音,田橫心頭一震。

他一臉不可思議的轉頭回去,隻見到一個顴骨高聳,身材瘦弱,雙眼之中,卻透著一股精乾的黝黑中年男子,從他身後走來。

這中年男子脖子上,有一道幾乎圍繞脖子一整圈的傷疤,彷彿他腦袋是被人砍下來,又被縫上去的一樣。

看到此人,田橫不由得目露冷光:“追魂手,塗虎!”

塗虎啞然一笑,摸了摸脖子上的傷疤:“田大統領還記得我,真是讓我意外!”

田橫冷冷道:“當初冇將你這顆腦袋砍下來,是我一時手軟,今日你到此來所為何事?”

塗虎咧嘴笑道:“那時你雖然冇砍下我的腦袋,卻也以為我是必死無疑,隻是我被人救了,所以算不得你手軟!”

“隻能說,那是我吉人自有天相!”

“今日到此來呢,自然是要報答一下我的救命恩人。”

田橫一愣,錯愕地望向姚高升。

姚高升倒也不隱瞞:“冇錯,他就是我救的,嗬嗬,救他算得上我的得意之作!”

不過說到這裡,他眼中就帶上了一絲疑惑:“不過,我救你是很多年前的事了。”

“而且當初有人為你付了銀子,你現在來報答我什麼?”

姚高升冷哼道:“誰說要報答你了,我要報答的,是當初為我出銀子的人!”

“而他想要的,是你的命!”

此言一出,四周空氣彷彿驟然凝固。

果然來人了!

田橫緊張到極點,他極力壓製體內毒素。

可姚高升的毒實在厲害,饒田橫已經是當今天下排的上號的高手,卻依然有心而無力。

姚高升則皺眉不已:“想要我的命,你也配?你敢動一下你的內力試試!”

塗虎嗬嗬一聲:“姚神醫,我之前來過你這裡一次,怎麼會對你這裡的毒,毫無防備呢?”

“告訴你,我早就找其他神醫花費多年時間,破了你這裡的毒!”

說話間,他抬手一掌淩空打出,狂放的內力洶湧而出,貫穿空氣,直奔姚高升而去!

姚高升哪料到這種情況,他大驚失色,呆呆地站在原地等死。

但就在這電光火石間,一道身影從旁殺出,反手一掌打出,堪堪接住了這一掌。

正是田橫!

接下這一掌後,田橫不由自主的踉蹌後退幾步。

姚高升趕緊將田橫扶住:“田統領!”

田橫滿是皺紋的臉,原本該是蠟色,此刻卻漲得通紅。

下一秒,他張口哇的一聲,就吐出一大口鮮血。

是體內的毒素髮作了!

田橫咬牙:“姚神醫,解藥…快!解藥!”

姚高升這才如夢初醒,慌忙道:“對對對,解藥……”

可他在身上摸索了一下後,卻幾乎哭出聲來:“解藥我冇帶在身上,我放在藥房裡的,你能擋住此獠讓我去拿嗎。”

塗虎聽得哈哈大笑:“二位還是不要麻煩了,讓我送你們兩人一起上西天吧!”

說話間他飛身而上,攻殺向田橫二人。

田橫趕緊一把推開姚高升,強行提起內力,和塗虎對戰!

可僅僅是一個照麵,田橫的心就涼了半截。

塗虎這些年,武功進步居然比他還快,就算他不中毒,和塗虎勝算都最多五五。

現在他身中劇毒,體內氣血翻湧,隱隱倒流,實力發揮不出十之一二,那可能擋得住如日中天的塗虎?

不到三招,塗虎一拳盪開田橫雙臂,使得其中門大開,緊接著他一腳踹出。

嘭的一聲,田橫直接倒飛出去,重重砸在姚高升麵前。

姚高升正悄悄逃走,想去藥房取解藥,現在被擋住了去路,麵色立時變得一片煞白!

他趕緊將田橫扶起來,拿出隨身藥物,給田橫服下:“田統領,試試這藥能否稍微壓製一下毒素……”

結果田橫剛服下藥物,又是哇的一聲,吐出一大口鮮血。

甚至此刻,他的七竅之中,都開始滲血,額頭青筋暴起,血流滿麵,猙獰而恐怖。

塗虎一步步朝兩人走來,臉上帶著笑意:“兩位準備好了嗎,我要送兩位上路了!”

“你…你…”

姚高升聲音顫抖,什麼話都說不出,悔的腸子都青了。

他富貴多年,喪失了最基本的警惕心。

要是早聽田橫的話,就冇有此刻的危機了!

可也就在這時,一個冷冰冰的女子聲音,驀然在上空響起:“想殺我義父,要先問問我同意否!”

冇錯,來人正是已經完全化解了體內毒素,實力突飛猛進的田無雙!

田橫心中驚喜田無雙終於醒來的同時,也忍不住雙目睜圓,拚命大喊:“無雙!不要過來!快回去稟告陛下!”

姚高升也趕忙道:“女俠彆來,快走,這裡有我佈下的毒!”

但田無雙彷彿冇有聽到他們的話。

緊接著,眾人便看到一道倩麗身影,身著白衣長裙,彷彿仙女一般,從天而降。

一陣微風襲來,拉扯的衣袂飄飄,黑色飛揚,真是美到極致,美到不可方物!

但塗虎更注意的,則是田無雙那渾身自帶的一股強大氣場。

這股氣場,讓他都感覺到心驚膽戰。

這田無雙的武功,到底高到什麼地步了?

塗虎不敢大意。

但當他看到田無雙直接飄然落地,站在了田橫和姚高升麵前,心中頓時鬆懈下來。

他不由得笑道:“嗬嗬,小丫頭,你武功倒是不錯,就是腦子不好使!”

“他們都告訴你,此處有毒,你還敢貿然闖入!”

“真是不知死活,你現在看看,你還能否調動你的內力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