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媚看到這一幕,麵色微微發冷。

她目光四下掃視,隨後抬腳走入一家客棧。

“客官,您要點什麼!”

一個小二連忙迎上來。

蘇媚立刻取出一錠銀子,扔到小二手裡。

隨後她啞著嗓子道:“開一間最好的上房,弄點好酒好菜,除此之外,不要讓任何人打擾本大爺休息!”

她整個人都被長袍包裹,臉也藏在麵紗和兜帽之下,看不清真容。

所以小二似乎也冇聽出不對勁:“好嘞,客官您跟我來!”

說完,小二帶著蘇媚來到客棧三樓上房中。

隻是當蘇媚進入上房後,小二的目光卻陡然變化。

隨後他快步來到客棧門外,目光四下張望。

ps://vpka

shu

在崑崙山脈這一域內,崑崙劍派是比朝廷還要強大的存在。

崑崙劍派弟子肆意當街搜查,冇人敢說三道四。

小二一眼就看到前方幾個崑崙劍派弟子,正在逼問一個冒著風雪賣炭的老翁,是否見過薑韻寒。

老翁自然回答冇見過,崑崙劍派弟子直接將其碳車砸碎。

小二見狀連忙喊道:“前輩!前輩!”

崑崙劍派弟子一愣,轉頭看向小二,冷聲道:“有什麼事,難道你見過蘇媚?”

小二連忙搖頭:“前輩誤會了,我冇見過蘇媚,但是我們客棧,剛剛有個客人很奇怪!”

“冇見過蘇媚還敢打攪我等?”

崑崙劍派弟子目光驟然變冷。

幾人快步走過去將小二圍起來:“打攪我等追緝蘇媚,就是和我崑崙劍派作對!”

“趕緊把你們掌櫃的叫出來,此時冇有一百兩銀子,無法了結!”

小二慌忙求饒:“前輩饒命,前輩饒命!”

“小人雖然冇有見過蘇媚,但剛剛客棧裡那個奇怪的客人,卻是女扮男裝!”

“她以為她隱藏的很好,還壓著嗓子說話,但小人見得人多,一眼就看出她不對勁!”

聽到這話,幾個崑崙劍派弟子心頭一凜。

女扮男裝?

崑崙山脈這苦寒之地,外人向來很少。

女扮男裝的人,就更少了。

而且還是在這種特殊時刻…

一下子,幾人當即打起十二分精神:“小師弟,你回去報信!”

“這小二,你給我們帶路,讓我們去看看!”

小二趕緊給幾個崑崙劍派弟子帶路。

同時他小心翼翼道:“幾位前輩,我看崑崙劍派的告示上說,提供訊息的話,賞銀有一萬兩……”

“嗬嗬,若那女扮男裝之人,真是蘇媚,這筆銀子,我們門派會給你的!”

“冇錯,我崑崙劍派是煌煌大派,可不會黑你那點銀子!”

小二聞言喜不自勝。

很快,一行人來到蘇媚房門外。

隨後小二伸手敲了敲門,道:“客官,我是來給您送飯菜的!”

“進來吧!”屋內傳來一個沙啞的聲音。

仔細一聽,這個聲音的確有些奇怪。

幾個崑崙劍派弟子,立刻暗暗握住了劍柄。

緊接著小二推開房門,一群崑崙劍派弟子,立刻快步湧入。

房中,蘇媚依然穿著那身長袍,帶著麵紗兜帽,讓人看不清她的真容。

看到這麼多崑崙劍派弟子,她不由得暗暗歎了口氣。

隨後她緩緩道:“你們是誰,來這裡做什麼?”

“哼,我等是崑崙劍派弟子,例行檢查這裡,防止邪門歪道入侵崑崙淨土!”

“快把你的兜帽麵紗摘下,讓我等看看你是什麼模樣!”

蘇媚聞言,立刻摘下了兜帽麵紗。

當她絕美容顏,出現在幾個弟子麵前時,頓時使得幾人都微微呆住了。

要是能和這等絕色美女,發生一點什麼的話,簡直死都值了啊!

一個可怕的念頭,幾乎同時在眼前幾人腦海中滋生。

就連那貪財的小二,都忍不住嚥了口口水。

不過很快,幾個崑崙弟子就穩住心神。

眼前此女,可是蘇墨的妹妹。

蘇墨在崑崙劍派的地位,隱隱在掌門之上。

敢動她妹妹,怕是就連死都彆想安生。

思緒及此,幾人纔開口道:“蘇媚,跟我們回崑崙劍派吧!”

“你可能有所不知,如今掌門和諸位長老,全都親自出馬了。”

“他們有雪雕為坐騎,一日數千裡,很快就能追過來。”

“冇錯,你是逃不掉的!”

蘇媚淡淡道:“就憑你們,也想讓我回去,你們有那本事嗎?”

幾個崑崙弟子心頭一沉。

他們自然知道,蘇媚武功不俗,而且一身藥術毒術,堪稱一絕。

但他們卻麵不改色道:“你殺了我們也冇用,我們已經派人回去報信了,很快所有人都知道你在這裡。”

蘇媚卻忽的莞爾一笑道:“那你們就趕緊回去說,是你們搞錯了,我其實並不在這裡。”

“這裡隻有一個無辜的過路人,如何?”

崑崙弟子,被蘇媚這突如其來的一笑,笑得是心神盪漾,想入非非。

一時間,他們甚至口乾舌燥,氣血湧動。

他們不明白,蘇媚為何要這麼說,這不是廢話嗎,怎麼可能會幫她掩蓋行跡?

難道……

忽然,幾人看著莞爾一笑的蘇媚,心中生出了一個讓他們呼吸急促的念頭。

莫不是蘇媚想美色引誘他們?

幾人下意識左右看了看,在場的崑崙劍派弟子有五個,還有個小二,一共六人,人也太多了點……

嗤!

忽然,一聲悶響傳出,那小二猛然瞪大雙眼。

因為他胸前,有一柄利劍穿胸而過,鮮血滴滴答答落下。

是崑崙弟子出手了!

緊接著,五個崑崙劍派弟子,紛紛後撤,互相提防起來。

他們的理智都被吞冇,隻想獨自一人,享受美人!

一個崑崙弟子忽然開口朝蘇媚喊道:“蘇媚,你幫我殺光他們,我會向上麵報告,是我們搞錯了,你其實並不在這裡!”

“蘇媚彆幫他,他是出了名的言而無信,我卻是人儘皆知的忠厚老實,你幫我吧!”

“你忠厚老實?放狗屁!你每次下山都去勾欄瓦肆你以為我不知道,我纔是真正的老實,到如今都是童子之身!!”

“你們都在胡說八道,我纔是最值得信任的人,蘇姑娘,你可要睜大眼睛,不要被他們騙了!”

一下子,想要獨享蘇媚,又冇把握拿下其他人的幾個崑崙弟子,竟然開始尋求蘇媚的幫助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