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寶劍出鞘,懾人的寒芒,從劍鋒之上流露而出。

淩厲的殺意比寒風都要明顯。

那些追向蘇媚的崑崙劍派弟子,頓時感覺自己氣機被鎖定,彷彿被一柄利劍,頂住了咽喉,再往前一步,就會被斬下頭顱!

九長老感受到薑韻寒的殺意。

他驚怒不已:“薑韻寒,你瘋了嗎,你想殘害同門?”

“九長老,隻要你們不追蘇媚,我不會出手!”

薑韻寒說話間,抬手輕描淡寫一劍斬出。

霎時間,一道劍氣貫空而去,捲起無數雪花,直直斬在一個崑崙劍派弟子身前的地麵上。

一道深達三尺的劍痕,直接出現在被冰凍的,比鋼鐵還堅硬的地麵上。

那個弟子一個激靈,被嚇得差點癱軟在地。

他知道,這是薑韻寒手下留情了。

ps://m.vp.

若是他再往前,這一劍一定會斬在他身上。

他就算再練五十年,都擋不住這一劍!

其他崑崙劍派弟子也被嚇住了,不敢再往前半步。

九長老目光陰沉:“你到底中了什麼邪,要幫蘇媚逃走!”

薑韻寒道:“九長老你們又中了什麼邪,非要幫蘇墨囚禁蘇媚?”

九長老平靜道:“不是我們中邪了,是蘇墨要求的。”

薑韻寒道:“她要求,你們就要做?”

“她隻是有可能練成雪神劍,又不是已經練成了雪神劍,不至於讓你們對她如此言聽計從吧!”

九長老嗬嗬一聲,道:“你懂什麼?”

“雪神劍是我崑崙劍派無上寶典!”

“其中蘊含的意義,不是你能想象的。”

“彆說蘇墨讓我們囚禁她誤入歧途的妹妹,就算她讓我們殺了她妹妹,我們也不會猶豫!”

“簡而言之,因為蘇墨能練雪神劍,所以她讓我們做什麼,我們都會做!”

薑韻寒手中寶劍,越握越緊:“九長老,你不是我對手!”

九長老怒笑道:“那就試試吧!”

“人人都說你是我崑崙劍派第一高手。”

“但說實話,我第一個不服你!”

說話間,九長老緩緩抽出手中寶劍。

在大雪紛飛之下,蒼老的九長老,竟然也頗有幾分仙風道骨的韻味。

緊接著他腳尖一點,腳下有如裝了彈簧一般,爆射而出:“破風劍!”

這一劍施出,九長老整個人的氣勢,變得無比淩厲,彷彿那呼呼的狂風,都會被他一劍兩段。

絲絲劍氣從九長老身上溢位,竟然變得肉眼可見。

劍氣捲起風雪,割裂地麵,場麵華麗而壯觀!

周圍的崑崙劍派弟子,不由得瞪大了眼睛。

他們平日裡,其實也對各個長老的實力,有過四下的猜測和討論。

在他們看來,九長老其實是諸位長老中,最弱的一個。

但此刻九長老一出劍,他們才發現,他們之前似乎太小瞧九長老。

如此的劍勢,是好多人都從未見過的。

說不定…薑韻寒都不是對手!

一眾弟子不停揣度的時候,目光也不由自主地看向薑韻寒。

他們很好奇,薑韻寒要怎麼應對這一劍。

但誰知,薑韻寒冇有施展任何劍招。

她就那麼站在原地。

甚至,她還緩緩閉上了雙眼。

“這薑韻寒…竟然閉眼接九長老這一劍?”

“她…真的就這麼強?”

“不可能吧,她絕對接不住九長老這一劍,九長老可是出乎我們預料的強!”

就在一眾弟子議論紛紛時,薑韻寒抬手了。

緊接著她一劍輕輕斬下去。

周圍的弟子一眼就認出,這是崑崙劍派普通弟子人人都會的一招,名為落劍!

可讓人驚駭的一幕,也隨之出現。

這簡簡單單一劍落下的瞬間,一股肉眼可見的狂放劍氣,竟油然而生。

這劍氣霸道至極,一出現就將周圍的狂風、空氣、雪花,甚至肉眼可見的一切,全都斬碎。

還冇等九長老回過神來,這一劍就落在了九長老的破風劍上!

九長老自以為所向披靡的破風劍,連片刻的阻擋都做不到。

刹那間,九長老手中的寶劍就發出鐺的一聲脆響,隨後一道裂縫出現在劍身上。

緊接著那裂紋又瘋狂擴散。

嘩啦一聲過後,九長老手中的劍,竟然寸寸崩碎,碎鐵片到處紛飛。

還有一片碎片,直接從九長老麵頰旁飛過,直接將九長老的臉,割出一道長長血口,鮮血馬上沁了出來!

“這…”

“怎麼可能?”

“九長老,竟然連薑韻寒一劍都接不住?”

一眾崑崙劍派弟子瞬間呆若木雞。

九長老則踉蹌後退幾步,一抹臉上的鮮血,滿眼惶恐:“你…”

薑韻寒道:“九長老,勞煩你止步,可好?”

“不好!今日老夫必要留下你!抓回蘇媚!”

九長老怒喝一聲,並指為劍,再次襲殺向薑韻寒。

薑韻寒眉頭緊皺,她身形靈動,實力超群,卻且戰且退:“九長老,你已經敗了!”

九長老怒道:“敗了又如何,難道你還有膽殺我?”

“你殺我就是欺師滅祖!是背信棄義!”

“你敢殺我嗎!你敢殺我嗎!”

九長老越說越快,攻擊也越發淩厲。

甚至他故意往薑韻寒的劍上撞,逼薑韻寒收劍露出破綻,他再趁機欺上。

這種手段,堪稱下作!

薑韻寒且戰且退,明明實力更勝一籌,卻被逼的險象環生。

她忍不住厲喝:“九長老,你不要逼我!”

“老夫就逼你了,如何?”九長老再次故意朝薑韻寒的劍上撞去,想逼薑韻寒收劍。

可就在這時,薑韻寒小腹微微一痛。

是她腹中的孩兒,出了一點問題。

也就是因為這一瞬,她反應變慢,冇來得及收劍。

隻聽到嗤的一聲悶響,九長老的身子,便直直撞在劍尖之上,被刺了一個透心涼。

“九長老!”

周圍的崑崙劍派弟子驚撥出聲。

九長老瞪大了雙眼,眼中儘是不可置信之色:“你…你竟然真的敢殺我?”

薑韻寒眼中也寫滿驚色:“不是,我……”

九長老卻不停她分辨,踉蹌後退兩步,手捂著鮮血直流的傷口,怒喝道:“快…快回去稟報!”

“薑韻寒欺師滅祖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