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媚見狀,冇有猶豫,也施展輕功,緊隨其後。

眨眼後,兩人就消失在茫茫雪夜之中。

與此同時,崑崙劍派門內,幾個普通弟子從溫暖的被窩中爬起來,一邊穿衣服,一邊暗罵外麵的大雪。

很快,幾人穿好禦寒衣服,拿上佩劍走出住處。

可當他們來到巡邏地點,和暗哨地點後,就愣住了。

因為之前巡邏的弟子,全都暈倒在地上,大雪幾乎要將他們覆蓋住!

片刻後,一聲大喊,響徹整個崑崙劍派:“敵襲!”

目光來到蘇媚和薑韻寒這邊。

此刻,兩人不顧內力消耗,將輕功施展到極致。

兩女就彷彿兩隻白色仙鶴一般,在覆蓋著大雪的懸崖峭壁上,輾轉騰挪,飛躍縱橫。

時不時,大塊積雪在她們身後崩塌。

忽然,蘇媚腳下的積雪一鬆,她整個人猝不及防,忽的一聲,朝著一旁的萬丈深淵跌了下去!

但也就在這電光火石間,一隻皓白手腕從旁伸出,將她緊緊抓住。

是薑韻寒!

蘇媚驚魂未定:“多謝!”

薑韻寒目光冷冽,神色平靜:“小心些!”

蘇媚重重點頭:“抱歉,接下來我會更小心!”

薑韻寒冇有多說,稍稍一用力,將蘇媚拉上懸崖。

蘇媚當即準備好繼續逃走。

可薑韻寒卻站在原地,好半天都冇動一下。

蘇媚疑惑不已:“有什麼問題嗎?”

薑韻寒道:“他們發現了!”

她說話間,目光一直望著來路方向。

蘇媚也忍不住轉頭看回去。

在身後的大雪山半山腰上,本來該一片漆黑的地方,此刻竟然有閃閃爍爍的亮光。

那裡,正是崑崙劍派山門所在的地方。

隔著這麼遠,還是在大雪中,卻依然能看到崑崙劍派山門的光亮,那就證明此刻的崑崙劍派上下,一定是一片燈火通明。

換句話說,一定是他們已經發現了巡邏弟子被打暈。

而且,大概率也發現蘇媚逃了。

“彆看了,他們還要一會兒才能追過來,我們快走!”

薑韻寒收回目光,身形一縱,再次飛掠出去。

蘇媚不敢停留,趕緊起身跟上。

兩女再次全速前行。

天,漸漸亮了。

大雪也越下越大。

就在蘇媚差點掉下懸崖的地方,忽然出現一道道穿著崑崙劍派服飾的身影。

正是追尋而來的崑崙劍派弟子!

這些弟子目光四下巡視。

忽然,其中一個弟子指著蘇媚差點摔下懸崖的地方大聲道:“看那裡!”

雖然此刻大雪紛紛,將地上的痕跡全都蓋住了。

但蘇媚差點掉下懸崖的那裡,積雪卻明顯要薄很多。

一個白髮老者緩緩從人群中走出來。

這是崑崙劍派九長老。

他沉聲道:“小風,你回去報信,其他人繼續跟我追!”

隨著一個年紀較小的弟子原路返回,其他人立刻繼續順著路途追尋下去。

但很快,九長老就發現這樣追下去不行。

他一邊疾馳,一邊目光掃視四周。

忽然,他縱身一躍,直接朝著一個雪淵跳下去。

“九長老!”

其他弟子大驚失色,還以為九長老是失足掉下去的。

但很快,雪淵下方就傳來九長老的聲音:“都跳下來,這是一條近路!”

其他弟子見狀,不由得麵麵相覷。

這裡居然有近路,怎麼從未聽人說起過?

九長老自然不會告訴他們,這是一條長老們才知道的路,其他弟子,包括薑韻寒,甚至蘇媚都不知道!

回過神來後,一眾弟子便一咬牙,紛紛縱身跳下雪淵。

隨著一躍而下,落入雪淵後,他們這才發現,這雪淵雖然深,但下麵卻全都是鬆軟的積雪,掉在上麵如同掉在棉花上一樣,根本不會摔傷。

“繼續追!我們一定能追上她們!”

隨後九長老立刻施展輕功,從積雪中爬出來。

其他弟子也紛紛施展輕功,一行人疾馳在鬆軟的積雪之上,不但速度奇快無比,還省下一大段下山的路!

約莫兩個時辰後,九長老等人徹底離開雪山。

眼前是一片莽莽蒼蒼的雪原,一眼看不到頭。

但九長老抬眼四下一掃後,嘴角卻忽然勾起一絲笑意。

因為就在身旁不遠的地方,有兩道身影正在疾馳。

正是不知道近路的蘇媚和薑韻寒。

兩人纔剛剛下山,居然還落在了九長老一行人的後麵。

“攔住他們!”

九長老一聲低喝,縱身躍起,直直朝兩人衝了過去。

蘇媚也發現了追兵。

她麵色一變喊道:“薑姑娘,他們追過來了!”

“這麼快?”薑韻寒明顯也有些意外。

但隨後她便目光一沉道:“你先走!”

說話間,她伸手內力一震,直接將蘇媚掀飛出去。

而她自己,則是直直朝著九長老一行人反衝過去。

“薑姑娘!”蘇媚大聲驚呼。

“你先走!不要拖我後腿!”

薑韻寒一聲嬌喝。

蘇媚銀牙輕咬,最後她猛地大聲開口道:“薑姑娘,你一定要追上我!”

“因為龍公子還冇有死!”

“隻要你追上我,我就告訴你龍公子現在在何處!”

薑韻寒嬌軀微微一顫。

她有些錯愕地回頭看了眼蘇媚。

蘇媚已然轉身繼續逃遁。

很快,薑韻寒收回目光,無奈一笑:“夫君怎麼可能冇死……”

“他留在這世上的,隻有我腹中這一個孩兒了啊!”

說完,她猛地抬眼看向九長老一行人。

此刻,那些普通崑崙劍派弟子,已經分散開來,朝著蘇媚追過去。

薑韻寒見狀立刻厲聲道:“都站住!”

崑崙劍派的弟子們腳步微微一滯。

他們都知道薑韻寒的厲害。

隻要門派中冇人練成雪神劍,她就是當之無愧的第一高手。

“彆聽她的,繼續追!”

九長老也大聲嗬斥。

崑崙劍派的弟子頓了頓,隨後一咬牙,繼續悶頭朝蘇媚追過去。

薑韻寒看到這一幕,不由得深深吸了口氣:“師父,對不起,我要背叛崑崙劍派了!”

下一瞬,她全身內力瘋狂運轉。

一絲恐怖懾人的氣勢,從她身上油然而生。

緊接著,啌的一聲脆響傳出。

薑韻寒手中的寶劍,出鞘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