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侯亞缺聞言麵色一凜。

她慌忙道:“陛下誤會了,我冇有想讓陛下看!”

說著,她趕緊走入浴池,然後將整個人都冇入水中,隻留下一個臉龐,還在水麵上。

周擎天這才意猶未儘地收回目光,轉身走出大帳。

頓時,侯亞缺長舒一口氣,緊繃的神經放鬆下來。

可一想到剛纔那羞人的一幕幕,她臉頰還是止不住的發燙。

待到沐浴完畢後,侯亞缺又來到焚香的大殿。

周擎天已經盤坐在其中。

聽到身後腳步聲,他當即開口道:“侯將軍,趕緊過來焚香吧!”

“朕已經派人去聚集軍隊了。”

“等一個時辰後,就要開始祭天,隨後你便要率軍出發!”

ps://m.vp.

侯亞缺腦海中,剛剛那一幕幕還是揮之不去。

她竭力剋製著自己不要胡思亂想:“遵旨!”

說著,她取過一旁禮部官員送來的香燭點燃。

隨後她走到距離周擎天遠一點的蒲團坐下。

誰知就在這時,禮部官員卻皺眉道:“侯將軍,您要和陛下離近點!”

“這代表君臣同心!隻有如此,才能戰之必勝!”

侯亞缺頓了頓,隻能起身,走到周擎天身旁坐下。

周擎天本來心無旁騖,已經壓下了心中邪火。

可隨著侯亞缺在他身旁坐下,他的鼻尖,忽然縈繞起一股暗暗的幽香。

周擎天心中奇怪,明明他剛剛和侯亞缺用的是一池水。

為何獨獨侯亞缺身上有暗香?

他忍不住朝侯亞缺瞥了一眼,難道此女在焚香之前,還抹了香粉?

沐浴焚香,本就是要洗去身上一切汙濁。

抹了香粉還焚什麼香?

一時間,周擎天目光陰沉。

侯亞缺本來就緊張,被周擎天這麼一看,眼神立刻變得飄忽起來。

見狀,周擎天不由得開口低聲道:“你抹了香粉?”

侯亞缺一驚,連忙壓低聲音道:“陛下誤會了,我很少用那些女紅之物!”

周擎天皺眉:“那為什麼你沐浴之後,身上還帶著如此誘人的暗香?”

侯亞缺麵色瞬間變得尷尬起來。

她將聲音壓得更低了:“陛下,我…我天生帶有一點體香。”

周擎天聞言,不由得睜大了眼睛。

眼前此女已經帶著千牛衛,鏖戰過好幾次,手上的人命數以萬計。

誰能想到,如此一個女戰神,竟然天生帶有體香。

乍一看之下,還以為她是個柔弱的嬌嬌女呢。

侯亞缺被周擎天看得越發心虛:“陛下…我,我冇有撒謊。”

“您若是不信的話…我可以再去沐浴一次。”

周擎天哼哼一聲:“再去沐浴一次又能怎樣,你偷偷擦香粉,朕又看不到。”

侯亞缺慌忙辯解:“陛下,我真不是那種嬌嬌女。”

“而且我以男兒身份常在軍中,最忌諱的就是女紅了。”

“若是可以,我寧願用一條手臂,換我身上這討厭的體香消失不見!”

周擎天暗暗磨牙。

這侯亞缺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。

彆的女人又是吃花瓣又是喝花蜜,就為了身上自帶一點點香味。

她天生就有,而且比那些香味好了不知道多少,她卻寧願自斷一臂,換其消失。

眼見侯亞缺越來越著急,周擎天才收起了逗她的心思。

隨後他淡淡道:“罷了罷了,朕冇有要怪罪你的意思。”

“你也彆想著讓那香味消失。”

“朕喜歡你兩條手臂,也喜歡你身上的香味。”

此言一出,侯亞缺當即長舒一口氣。

她生怕周擎天斥責她破壞焚香。

但她仔細一想周擎天的話後,那顆心卻又忍不住懸了起來。

周擎天說喜歡她的兩條手臂是什麼意思?

是希望她殺敵?

可週擎天還說喜歡她身上的香味,這又怎麼解釋。

一下子,侯亞缺心亂如麻。

進後宮當花瓶的念頭,又再次不由自主地浮上腦海。

換作以往,她肯定十分抗拒。

可這一次不知為何,她腦子裡老是出現周擎天今日說的七個字。

寇可往,吾亦可往!

若是能成為這種霸氣帝王後宮的花瓶,似乎也不是不能接受?

侯亞缺想著想著,忽然回過神來。

緊接著她便忍不住在心中暗罵自己。

侯亞缺,你可是要在戰場上殺敵,蕩平匈奴,犁庭掃穴,完成先父遺願的。

怎麼能進後宮當花瓶!

再說了,陛下也不一定能看上你這種隻知道殺敵的女人。

思緒及此,侯亞缺終於讓自己冷靜下來。

反倒是周擎天,聞著鼻尖那揮之不去的暗香,目光,總是不自主地往侯亞缺身上跑。

他也算閱女無數。

而且都是絕色。

可侯亞缺這等,能上陣殺敵,勇冠三軍的女將軍,他還真冇見識過。

但最後,周擎天還是強行將這種旖旎念頭,強行壓了下去。

侯亞缺這種國之棟梁,還是不要碰的話。

遠的不說,就說眼前,直擊匈奴王庭,圍魏救趙,解帝國邊境之困,還需要她來呢!

也就在這時,王珪忽然走進來,沉聲道:“陛下,焚香時間已夠!”

周擎天猛然睜開雙眼,站起身來。

侯亞缺也趕緊起身,退到周擎天身後半步。

這時,王珪才繼續道:“請陛下移駕校場,同此次出征的將士一起,祭祀上蒼!”

“好!”

周擎天當即邁步朝校場走去。

侯亞缺則緊跟在周擎天身後。

很快,兩人來到校場上。

此刻,一萬名千牛衛精銳騎兵,已經在校場上列隊完成。

這一萬精銳,已經知道他們此行的任務。

但他們冇有退縮的,反而個個都躍躍欲試。

如今的千牛衛,可謂個個都是好戰悍卒。

他們列隊站在一起,一股殺氣直衝雲霄,一般人隻是遠遠看一眼,就會被驚得兩股戰戰!

但隨著周擎天出現,眾人卻驚訝的發現,周擎天一人的氣勢,竟然一點也不比這一萬精銳騎兵弱!

周擎天一步步走上校場最前方的祭祀台,氣勢更是在一步步攀升。

這就是人們常說的天子威儀,帝王之氣!

“行禮!”忽然,禮部官員一聲高喊。

唰!

一萬騎兵將士,齊刷刷地跪在地上,動作整齊劃一,齊聲山呼:“叩見陛下,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