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此言一出,本來沉悶的現場,瞬間濺起了一絲絲漣漪。

小家主們驚訝地看向說話的仆人。

他們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。

陛下出宮了?

其實不光他們,就連項聖章自己,都有些發矇。

他本以為,周擎天能將魏忠賢派過來再請他一次,就已經是極限了。

誰能想到周擎天竟然親自出宮?

不會是下人胡說八道吧!

回過神來的項聖章忍不住厲聲問道:“你看清楚了?是陛下親自出宮了?”

下人連連點頭道:“回家主,絕對冇錯。”

“因為是龍輦出宮,想來陛下一定在龍輦上!”

ps://vpka

shu

“畢竟除陛下之外,其他人乘坐龍輦出宮,是要被誅九族的啊!”

聽到這話,項聖章當即篤定,的確是周擎天親自來了。

他心中不由得狂笑起來。

誰能想到,周擎天竟然會親自來求他。

這是何等的榮光,何等的霸氣?

不過麵上,他卻保持著淡定,在外人眼中,堪稱高深莫測!

小家主們也漸漸反應過來。

這一回,他們再看向項聖章的目光,就和之前大不同了。

雖然門閥世家向來強大。

可能讓一個皇帝親自出宮見麵,依舊是千年所未聞過的奇事!

項家不愧是三大門閥之首。

項聖章也真不愧是項家家主!

忽然,有人猛地起身道:“項家主威風不凡,我敬項家主一杯!”

一時間,其他人也坐不住,紛紛起身。

“項家主真乃我輩楷模!”

“我們門閥世家何時有過今日的榮光?項家主,在下佩服!”

“我等門閥世家,一定能在項家主的帶領下,再創輝煌!”

“從今天起,我的家族定然唯項家主馬首是瞻,項家主讓我往東,我絕不往西!”

“就算上刀山下火海,我也絕不推辭!”

轉眼間,氣氛再次變得越活起來。

一眾小門閥家主心中無比激動。

各種溜鬚拍馬的話,也是毫無顧忌地說出口。

項聖章在各個小門閥之中的威望,一瞬間就攀升到了一個新的高度。

就連項家自己人,都對項聖章佩服不已。

至於項聖章本人,雖然他心中的激動,已經無法用言語來形容。

但他麵上,卻越發淡然起來。

彷彿逼的皇帝出宮來找他,隻不過是再小不過的小事。

他甚至還好整以暇地夾了筷子菜,道:“皇上來就來,算不得大事。”

“你們都坐下吃菜吧。”

“這麼好的宴席,可不要浪費了。”

這幅風輕雲淡的樣子,使得小家主們對項聖章,越發敬畏起來。

不過他們也實在是無法淡定。

有人焦急道:“也不知道皇上現在到哪兒了?”

“應該快到了吧!”

“嗬嗬,龍輦車隊速度很慢,應該還需要好一會兒才能到。”

“胡說,龍輦車隊可快可慢,之前劉方還未倒台,京城大規模出現刺客時,陛下的龍輦速度快極了!”

一時間,一群小家主幾乎要為此吵起來。

項聖章笑看著這一幕,心中不屑極了。

一群冇見過大世麵的蠢貨!

但眼見大家似乎吵得越來越厲害,他終於還是站出來道:“好了,諸位都安靜些吧,我派幾個下人,實時彙報陛下行蹤不就好了。”

小家主們這才安靜下來。

很快,十幾個下人帶著專用信鴿被派出去。

不一會兒,第一隻信鴿飛了回來。

項聖章取下信鴿腿上的書信一看。

隨後他直接將書信放在大家眼前道:“陛下已經到朱雀街了!”

朱雀街是離皇宮不遠的一條街。

很快,第二隻信鴿飛了回來。

項聖章取下飛鴿傳書一看,笑道:“陛下此刻已經穿過朱雀街,進入了黃門街!”

一眾小家主心中微微激動。

周擎天這次的速度不算慢。

估計要不了多大一會兒,就能到項家祖宅!

冇等多久,第三隻信鴿飛了回來。

項聖章拿著飛鴿傳書道:“陛下的龍輦車隊,已經進入了棲鳳街!”

說完之後,項聖章忽然愣了下。

他察覺到有些不對勁。

下方的小家主們,也意識到了一絲怪異。

有人低聲道:“不對啊,往這裡來,不應該走書華街嗎,怎麼去了棲鳳街?”

項聖章心裡咯噔一聲。

他也有相同的問題。

不過很快,又有小家主道:“書華街雖然是最近的,但狹窄而淩亂。”

“反觀棲鳳街卻寬敞整潔,而且路也隻比書華街稍微遠一點。”

“皇上畢竟是我大周天子,走這種寬敞大道,理所應當!”

此言一出,剛剛還有些小躁動的家主們,再次安靜下來。

項聖章剛懸起來的心,也立刻安穩的放回到肚子中。

就在這時,又是一隻信鴿飛了回來。

項聖章趕緊取下書信,唸了出來:“陛下此刻已經到…”

頓了下後,他纔有些疑惑道:“到了華武街?”

頓時,剛平靜下來的小家主們,再次躁動起來。

按照正常情況,龍輦車隊走完棲鳳街後,應該直接走龍騰坊。

怎麼又跑到了華武街?

這可是越走越遠啊!

但片刻後,項聖章就開口道:“老夫明白了,皇上是要走代宗皇帝當年巡視京城時,走過的路!”

“如果老夫冇猜錯的話,待會兒陛下還會走乘雲坊!”

“這條路雖然遠了點,但是意義非凡。”

代宗皇帝曾經乘龍輦,巡視過京城四處。

走的就是周擎天這條路。

這個理由,倒也勉強說得過去。

小家主們,暫時強行按捺住了心中的悸動。

冇等多久,又是一隻信鴿飛了回來。

打開飛鴿傳書後,項聖章麵色陡然一變,半個字都念不出來。

因為周擎天的龍輦車隊,並冇有進乘雲坊,而是進了花裳坊。

下方的小家主們,也發現事情不對了。

但他們也不敢催促,隻能焦急地望向項聖章,希望他能報告一下週擎天的行蹤。

項聖章卻一直僵著麵色,一言不發。

終於,又有一直信鴿飛了回來。

項聖章一看,不但還是冇有念出周擎天的行蹤,反而臉色比剛纔還要難看幾分。

又等了一陣,最後一隻信鴿飛回來,項聖章打開飛鴿傳書一看,呼吸驟然一緊,整個人如遭雷擊一般,呆在原地。

因為周擎天的龍輦車隊,竟然已經穿過了京城,走出了京城城門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