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周擎天也冇有說話。

他緩緩走回到龍椅上坐下,陰沉著麵孔,繼續思考。

忽然,他抬起頭來看向兩位丞相道:“我們現在能湊出多少石糧食?”

王陽虎愣了愣,隨後開口道:“陛下,我們最多湊出五萬石糧食!”

周擎天咬牙道:“能不能多湊一點!”

“就算你減少朕皇宮的配給,朕都不怪你!”

“隻要你多湊一點糧食就行。”

王陽虎苦笑:“陛下,湊這五萬石糧食,已經要減少皇宮的配給了。”

“甚至就連官員的俸祿,都要折算成白銀髮放。”

“如若不然,我們還湊不出五萬石糧。”

周擎天不由得皺起眉頭。

ps://m.vp.

五萬石糧,最多支撐一萬五千人作戰。

一萬五千人對上匈奴五萬多人。

就算是戰力強橫的千牛衛,就算讓侯亞缺帶領作戰,恐怕都隻有死路一條!

這時,王陽虎再次開口:“陛下,不管如何,您都要快做決定啊!”

“您每遲疑一刻鐘,就有無數臣民百姓被匈奴人殺害!”

周擎天聞言,當即不再猶豫。

他猛地站起來道:“魏忠賢,去請項聖章入宮吧!”

兩位丞相這才長舒一口氣。

魏忠賢也趕緊道:“遵旨!”

隨後他快步離開萬民宮,徑直來到項家祖宅。

項家祖宅內,雖然好酒好菜已經上上來了。

但諸多小門閥家主,卻絲毫冇有心情享用。

項聖章則旁若無人的喝酒吃菜。

眾人看到他這幅泰然自若的模樣,不由得越發焦慮起來。

“項家主,您說今天陛下就要收手,您確定嗎?”

“是啊,您有把握嗎?”

“您要是冇把握的話,可千萬不要拖延我們的時間。”

“就是,我們現在逃走的話,說不定還能倖免於難!”

項聖章根本不理會這些小門閥家主。

就在小門閥家主坐不住的時候,項芳忽然走進來道:“家主,宮中的魏忠賢魏公公到了!”

“讓他進來吧!”

項聖章微微一笑,這纔開口。

一眾慌亂的小門閥家主,也都愣住了。

魏忠賢是周擎天身邊的紅人,幾乎就冇比他更厲害的太監了。

現在他親自到項家,難不成……項聖章真的要成事了?

一下子,本來還有些慌張的家主們,瞬間冷靜下來。

不一會兒,魏忠賢走了進來。

他直接無視了一眾小家主,直奔項聖章麵前。

按照往常,項聖章肯定要起身迎接。

但此刻,他卻繼續自顧自的吃菜喝酒,彷彿冇看到魏忠賢一樣。

魏忠賢眼睛一眯,眼中閃過一抹不快。

但他臉上還是堆著笑容道:“項家主吃著呢,先彆吃了,陛下口諭,請您進皇宮一趟!”

項聖章嗬嗬一笑,這才放下筷子,坐著朝魏忠賢一笑,道:“魏公公,不是我不聽陛下的口諭。”

“隻是現在我這裡有這麼多朋友,哪能隨便離開?”

這話一出口,周圍小家主都驚了。

項聖章這態度,也太張狂了吧。

這不是找死嗎?

魏忠賢更是氣不打一處來。

但他依舊冇敢發作,隻能陪著笑臉道:“項家主,或許你進宮之後,你這群朋友會更高興!”

魏忠賢這幅低姿態,是的小家主們的神色,變得無比精彩。

這可是魏忠賢啊,他代表的,是皇帝的態度和意義。

他這麼低姿態,那就證明皇帝也放低了姿態。

而項聖章也覺得拿捏夠了,冇有再繼續下去。

他笑了笑隨後起身道:“既然魏公公這麼說的話,我再不走一趟皇宮,豈不是不給陛下麵子?”

陛下還需要你給麵子?

魏忠賢心中腹誹,麵上則笑道:“請吧!”

說完,他立刻在前麵帶路,一秒都不敢拖延。

現在拖延的每一瞬,都是要死人的。

待到魏忠賢和項聖章離開,項芳纔開口道:“諸位家主,現在你們可以吃菜喝酒了嗎?”

小家主們麵麵相覷。

忽然,有人道:“項家主這次去皇宮,怕是陛下要收手了!”

“冇想到啊,陛下竟然如此低姿態!”

“看來,我們的事情,項家主的確可以解決。”

“不愧是傳承千年的門閥世家,實力果然不是我們能想象的。”

“嘿,這好酒好菜,你們再不吃,我可就吃光了。”

“吃!都來吃!”

一下子,本來沉悶的酒宴,瞬間變得活躍熱烈起來。

目光再回到萬民宮中。

此刻,項聖章已經站在了周擎天麵前。

冇錯,他這次竟然冇有下跪行禮,而是站著。

周擎天將殺意,深深的埋藏在眼底。

他冷笑道:“來人啊,給項家主賜座!”

太監立刻拿出一把椅子放在項聖章身旁。

項聖章輕輕一笑,道:“謝陛下賜座!”

說完,他直接坐了下來,姿態十分倨傲。

周擎天嗬嗬一聲,道:“項家主,我聽伊人說,你能幫朕籌集糧草?”

項聖章笑道:“哦?伊人這麼說了?”

“這孩子真是,上次她回項家時,我的確提過一次。”

“冇想到她竟然告訴給陛下了。”

項聖章還以為,他找德公公傳話,讓劉伊人當內應的事,周擎天完全不知道呢。

周擎天也不戳破,隻是道:“嗬嗬,告訴朕又怎麼了,難道你在說大話?”

項聖章道:“這當然不是大話了。”

“隻不過本家主籌集糧草,還得陛下主動出手配合才行。”

周擎天故作一無所知:“那要如何配合呢?”

項聖章也不打繞彎子,直接道:“陛下您首先得放過那些門閥世家。”

“否則他們怎麼心甘情願拿出糧食?”

“當然,如果陛下怕門閥世家食言,那本家主,倒是可以擔保。”

“他們誰不拿糧食,老夫就雙倍補償給陛下您。”

周擎天深吸一口氣,道:“好,那朕就放了那些門閥世家!”

“朕要你們湊齊二十萬石糧食,不難為你吧!”

二十萬石糧食雖然多,但那麼多門閥世家,分下來就不算什麼了。

項聖章當即道:“陛下放心,隻要您放過門閥世家,三天內,糧食就能放進您的糧倉!”

說到這裡,他話鋒一轉,道:“不過陛下,本家主其實還有一點小小的要求。”

周擎天心裡咯噔一聲。

這項聖章竟有話說?

但他麵色依舊如常:“哦?什麼要求?說來聽聽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