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王瀚東今天可謂是呼風喚雨。

想治皇上的罪,居然還冇死。

所以此刻他已經囂張到極點,打定主意要好好噁心一下週擎天。

日後劉方登臨大位,他纔有資本更上一層樓。

而隨著王瀚東將矛頭對準田無雙,朝中其他大臣,也紛紛跪下高呼起來。

“臣以為王尚書所言極是!”

“百騎司早已被廢除,如今重啟,實屬不該!”

“這等妖女,怎麼能登朝堂,讓天下恥笑,臣看彆發配了,直接斬了更好!”

滿朝文武,群情激奮,對著田無雙指指點點,破口大罵。

周擎天麵色鐵青。

他死死地盯著王瀚東。

ps://vpka

shu

這個混賬東西,必殺之而後快。

不過現在還不是時候,得想個辦法。

思緒及此,周擎天直接開口冷聲道:“退朝!”

“皇上,不殺此妖女,臣不走!”

王瀚東態度異常堅決,竟然朝都不退了。

“臣等也不退!”

其他大臣紛紛附和。

劉方臉上,不禁流露出一絲笑意。

還以為今天出不了一口惡氣了,冇想到王瀚東表現如此神勇,日後一定要想辦法好好嘉獎一下王瀚東。

龍椅上,周擎天看著鬨得跟菜市場一樣的朝堂,怒意遏製不住。

他嘭的一拍扶手,站起來怒吼道:“你們不退朝是吧,那就在這裡等著吧,朕自己走,最後,王瀚東王尚書,朕送你一句話,天讓你滅亡,必先讓你猖狂!”

說完,他憤然轉身離去。

朝堂上,文武百官根本不在乎周擎天放的狠話。

會咬人的狗不叫!

他們都露出了得意的笑容。

更有幾個官員圍到王瀚東麵前,朝其拱手道:“王尚書果然是一代名臣,讓在下佩服啊!”

“王尚書今天說的實在是太好了,皇上最近總以為他能呼風喚雨,王尚書這回,算是將他打回原形了!”

“王尚書,日後飛黃騰達,還請在鎮國候麵前,多多為我美言幾句啊!”

王瀚東被誇得都飄飄然了。

但忽然,他瞥到走過來的劉方,便趕緊收起驕傲神色,換上了一副諂媚笑容:“下官見過鎮國候!”

劉方滿意地拍了拍王瀚東的肩膀:“做的不錯!”

“多謝鎮國候誇獎!”

王瀚東忍不住激動起來,被劉方誇獎可不容易。

劉方笑著道:“最近,我會想辦法把左丞相王珪,給拉下來,我看空缺出來的左丞相位置,你可以坐一坐。”

“鎮國候大恩大德,王瀚東冇齒難忘!”

聽到這話,王瀚東禁不住的一陣激動,直接跪在了劉方麵前謝恩。

劉方哈哈一笑,將其扶起來,並肩朝太極殿外走去。

而與此同時,在承乾殿中。

回到承乾殿中的周擎天,依舊怒不可遏,他一把將桌上的奏摺,全部推翻在地。

“王瀚東這個混賬,他以為我殺不了他嗎!”

“朕發誓,必殺王瀚東這個王八蛋!”

“混賬!”

就在周擎天怒不可遏時,一直冇說話的田無雙,忽然走到了周擎天麵前。

“你想說什麼?”

周擎天眉頭一皺,看向田無雙。

田無雙的麵孔依然冷豔,絕美,那雙眸子更是彷彿星空般深邃,讓人看不透她的內心。

但她冇有說話,她隻是緩緩拿起手中的青虹寶劍,雙手奉到周擎天麵前。

周擎天心頭一沉。

田無雙這意思是要把青虹寶劍還給他,然後離開,避免朝堂上的人,以田無雙為目標,攻擊周擎天。

周擎天咬牙切齒:“你想走?你想離開朕?”

“皇上,莫要意氣用事!”

忽然,殿外傳來聲音。

正是王珪的。

王珪弓著身走進承乾殿,一看滿地的奏摺,還有將寶劍雙手奉還的田無雙,忍不住道:“皇上,田姑娘捨生取義感天動地,老臣都為之汗顏感動,為何皇上不成全了她這份忠心呢?”

“混賬!你也跟那**臣是一夥的嗎!朕看錯你了!”

周擎天聞言勃然變色,言語之間,已經不多加思索了。

王珪慌忙跪地,顫抖著聲音,苦苦勸說道:“皇上,老臣決計是劉方那奸賊的人,隻是皇上,此刻他們以此為目標攻擊皇上您,皇上您必須捨棄田姑娘,否則,他們一定會死死抓住這一點不放過,於皇上,於大周江山,多有不利啊!”

王珪話剛說完,一直站在暗處的田橫,也幽幽然走出來,跪在了王珪身旁。

“田橫,你也想讓朕趕走田無雙?她可是你的義女!”

周擎天的聲調猛然拔高,眼中的憤怒,無以複加。

田橫臉上帶著一絲黯然,緩緩道:“皇上,無雙是老奴的義女,老奴最心疼她不過了,不過比起大周江山,比起皇上您,她比不了,如果因為她,對皇上和大周江山造成威脅,那就得不償失了。”

周擎天狠狠抽了一口氣,牙齒幾乎咬碎。

難道真如這群人說的那樣,他一個皇帝,竟然連一個女人都保不住?

旁邊,傳來腳步聲。

轉頭看去,隻見到田無雙,緩緩走到當初掛青虹寶劍的那麵牆前,輕輕將其重新掛了回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