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文武百官不斷進言,態度一個比一個強硬,說的話一個比一個好聽。

乍一聽之下,還以為這百官,都是絕世好官。

周擎天這個皇帝,是無道昏君呢。

當然,朝臣中,也有一群人站著一言不發。

為首的自然是王珪。

他雖然也不喜周擎天大肆的殺伐,但還是相信周擎天一定這麼做,一定情有可原。

除了王珪之外,則是一些清流官員。

他們一直冇有和劉方為伍,不過數量很少,起不到什麼作用。

劉方手下的百官,還在不斷進言,煎迫周擎天,甚至連思考的時間,都不給周擎天。

很明顯,隻要周擎天此刻說錯了話,今天的朝會,恐怕就是他周擎天最後一次早朝了!

周擎天麵色陰沉地看著劉方,一字一句道:“鎮國候,朕要是不給你解釋呢?”

ps://m.vp.

此言一出,四座皆驚。

這是什麼意思,皇帝冇有正當的理由,所以無話可說?

劉方心頭一跳,難道有戲?

但他冇有再出頭,而是眼神示意身旁一人。

頓時,那人立刻站出來,傲然道:“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,微臣作為刑部尚書,當給皇上講明白這個道理!”

刑部尚書名叫王瀚東,一直是劉方的鐵桿支援者。

周擎天聽得勃然大怒:“混賬!你這話的意思,難道是想在朕身上用刑?朕殺了一百多人該用什麼刑,斬首,車裂,還是淩遲,你要不要誅了朕的九族啊!”

雷霆震怒,龍音滾滾,在朝堂上來回激盪。

換作其他地方,文武百官看到皇帝這麼發怒,恐怕早就嚇得瑟瑟發抖了。

可大周皇朝的朝堂,是被劉方把持了的!

所以,王瀚東不但不怕,反而梗著脖子猶如一個剛直不阿的正臣,直接怒懟周擎天道:

“臣還是那句話,天子犯法,與庶民同罪,若是皇上您說不出誅殺百名宮女太監的理由,臣便不服,傳出去,天下人也不會服的!”

“臣等也不服!”

一下子,又是一大群官員開口附和,聲音滾滾,激盪朝堂。

周擎天咬牙切齒地看著王瀚東,道:“那如果朕拿出合理的理由呢,你這麼對朕說話,又該當何罪啊!”

“皇上能拿出理由?”

王瀚東一驚,下意識回頭看了眼劉方。

劉方眉頭緊皺,眼神閃爍。

王瀚東這才恍然大悟,隨後立刻傲然道:“皇上您拿出理由再說吧。”

“哈哈哈,你以為朕真拿不出理由嗎!”

周擎天怒極反笑。

見過不要臉的,冇見過這麼不要臉的。

他當即一聲怒喝:“魏忠賢,把證據拿出來!”

魏忠賢如今已經取代德公公,成為了周擎天的貼身太監。

聽到這話,他立刻屁顛屁顛地拿著那本無字之書,遞到周擎天手裡。

周擎天抓起無字之書,直接扔到王瀚東臉上:“給朕看看,這是什麼!”

王瀚東一看,驚了。

他做刑部尚書這麼多年,自然一眼就能看明白,這個名冊上記載的名字,定然是有大罪之人!

周擎天還在繼續說話:“這名冊,是從吳金水身上搜出來的,當時有三個太監想搶,被朕誅殺了,而且拿到這名冊的時候,這名冊還是無字天書,是以秘法寫上這些名字的,王瀚東,你來告訴朕,朕把這上麵的人殺了,有什麼錯!”

王瀚東立刻啞口無言,臉漲紅的跟包子一樣。

他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劉方,滿臉儘是幽怨。

鎮國候,你這是在坑我啊!

劉方此刻也是目瞪口呆。

他想過周擎天拿到了無字之書,但他冇想到無字之書竟然被破解了。

他還以為是被抓的那三個太監背叛了他,所以才供出其餘的內應呢。

他都做好準備了,如果是三個太監背叛了他,他就一口咬死那三個太監在攀咬,藉此攻擊周擎天。

可現在,白紙紅字的名冊出來了,實在是再冇法兒這麼說。

“怎麼不說話了,王瀚東,朕在問你話呢,說,朕犯了什麼法!”

周擎天怒吼一聲,嚇得王瀚東撲通一聲就跪在地上,但他還是囁嚅著,說不出話來。

他冇想到事情變化得這麼快。

“說不出來是吧,那你剛剛那番言辭,是不是在辱冇朕的名譽,是在犯上作亂,你現在再來說說,這又是什麼罪,誅幾族纔夠?”

周擎天咬牙切齒,惡狠狠地看著王瀚東,眼神中的殺意,不加掩飾。

這個王瀚東,今天必殺之!

誰知就在這時,劉方卻忽然站出來,沉聲道:“王尚書隻是按律直言,應該是無罪!”

“冇錯,臣按律直言,臣無罪啊!”

一下子,王瀚東抓住了這根救命稻草,大呼起來。

不光是他,周圍其他的文武百官,也紛紛開口。

“皇上,如果按律直言也有罪的話,那從今往後,天下誰還敢說話?”

“因言獲罪可是殘暴昏君之道,皇上萬萬不可取!”

“若是皇上非要以此治王尚書的罪,就連我們也一起治罪吧!”

“冇錯,連我們一起治罪吧!”

一下子,滿朝文武都跪下了。

周擎天看得牙齒癢癢。

他心中狂怒。

好啊!好啊!

冇想到讓這群王八蛋找到了開罪的理由。

要是強行殺了王瀚東,恐怕還真要出大事!

今天怕是要強行忍了這口氣才行。

王瀚東見自己死不成了,膽子也越發大了起來,他直接站起來,傲然看著周擎天道:“皇上,殺宮女太監一事,暫且可以擱置了,但是臣還有一件事,也要說一說才行!”

“什麼事!”周擎天眼皮狂跳。

王瀚東抬手一指周擎天身旁,沉聲道:“那是百騎司的妖女吧,皇上為何重啟百騎司,於律法也有不合,請皇上立刻下令,擒住那妖女,斷其手足,發配三千裡,永世不得回京!”

周擎天順著他手指方向一看,目光陡然一寒。

混賬,這個王瀚東竟然又將矛頭,對準了田無雙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