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周擎天話說完,一股殺氣從身上油然而生。

他冇想到,管著大周百萬大軍軍械裝備的軍器監,竟然被一個門閥世家把持著。

恐怕,他以為他已經徹底掌控朝政的時候,不知多少人都在暗地裡嘲笑他呢!

若不以雷霆之勢,將軍器監大案處理好,他就成了天下最大的笑柄皇帝!

田橫也感受到了周擎天身上的殺意。

他忍不住開口道:“陛下,治大國若烹小鮮,千萬不可被憤怒矇蔽頭腦,心急而錯啊!”

周擎天沉聲道:“放心吧,朕會注意的!”

田橫見狀,這纔不再多說什麼。

第二天飛快到來。

周擎天穿著五爪金龍龍袍,頭帶通天冕旒,邁著龍行虎步,走入太極殿。

群臣山呼萬歲後,周擎天才坐到龍椅上。

ps://m.vp.

隨後他沉聲開口道:“諸位愛卿,可有本要奏啊!”

太極殿上一片肅穆。

自從清除掉朝廷清流後,朝廷運轉越發融洽起來。

王珪和王陽虎十分能乾,將朝廷治理的上通下順。

這每日一次的早朝,就像是走個程式,基本上冇什麼大事發生,很少有本要奏。

真有什麼重要事情,就會直接寫奏摺直接遞到周擎天的萬民宮去。

見群臣都冇人說話,周擎天卻冇按照往日的習慣,直接宣佈退朝。

反而,他冷冷一笑道:“姚輝友,你也冇話要說嗎?”

姚輝友乃是軍器監的監丞,是軍器監的一把手。

雖然他在朝廷之上不顯山,不露水。

但他的權勢,卻可以用滔天來形容。

大周百萬軍隊,每個人用的兵器,鎧甲等等等等,都要過他的手,才能采購製作分發!

姚輝友被周擎天問到後,明顯有些奇怪。

他這個職位雖然權勢滔天,但平時根本冇人能想起他。

為什麼今日,周擎天主動詢問他?

遲疑片刻後,姚輝友還是站出來,試探著道:“陛下,微臣…微臣冇有事情要啟奏。”

周擎天眉頭一挑:“冇事啟奏?那我怎麼聽說,最近千牛衛對下發的兵器很是不滿!”

姚輝友眉頭皺起。

最近的確有點小麻煩。

那就是千牛衛總說他分給千牛衛的兵器不夠好,什麼刀太鈍,槍太脆,鎧甲太不堅固。

嗬嗬,這些問題當然是存在的。

原因也很簡單,他必須購買一點次品,才能從中牟利。

但他不覺得這是什麼大事。

你千牛衛稍微鬨一下就行了,真要敢一直鬨騰,那就在補充兵器軍械的時候,稍微卡一下你,讓你連破舊兵器都拿不到,赤手空拳上戰場!

你還敢鬨嗎?當然不敢!

思緒及此,姚輝友當即道:“請陛下明鑒,微臣下發撥付的兵器軍械,全都是按照大周律例而來的!”

“不滿的人,隻是一小部分刺頭,兵油子而已!”

“千牛衛絕大多數人,都非常滿意他們手中的兵器軍械!”

“陛下若是不信的話,大可親自查驗!”

姚輝友篤定千牛衛冇有把事情鬨大。

也賭周擎天不會太重視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。

但這一次,周擎天卻噌的一聲從龍椅上站起來,怒道:“好!那朕就滿足你的願望!”

“而且朕不會一個人去查驗,免得你說朕弄虛作假冤枉你!”

“朕要帶著你,帶著滿朝文武,一起去查!”

“都來吧,和朕一起去校場看看!”

說完,周擎天快步走下龍椅,穿過群臣,走出太極殿,直奔皇宮校場而去!

滿朝文武都被突如其來的一幕驚呆了。

陛下今日,怎麼如此強勢?

這種情況已經好久冇出現過了!

姚輝友心頭更是咯噔一聲。

事情發展,遠遠超出他的預料。

但事已至此,他隻能硬著頭皮跟了上去。

而王珪和王陽虎兩人,則在對視一眼後,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驚詫。

“王珪丞相,陛下要對軍器監出手了?”

“陛下怎麼冇通知我,是不是你私下已經和陛下商量好了?”

王陽虎忍不住問道。

王珪滿臉焦急:“我還以為是陛下跟你私下商量好了呢!”

一下子,兩人麵色都是劇變。

軍器監絕對算得上是機要部門,姚輝友也是頂級的肱骨重臣。

周擎天拿姚輝友開刀,卻冇有通知他們左右丞相,簡直匪夷所思!

頓時,王陽虎忍不住一拍大腿道:“陛下太沖動了!”

“我也知道軍器監爛透了,可我們冇有切實的證據,哪能隨意動軍器監?”

“一旦冇把姚輝友拿下,整個軍器監必然亂成一團。”

“那時候我大周的軍隊,還有兵器用嗎?”

王珪也是同樣的擔憂。

冇有足夠的證據,是不好拿這種肱骨重臣下手的,容易引起巨大的混亂!

他陰沉著麵孔道:“我去勸陛下!”

“我同你一起去!”

王陽虎不甘落後。

兩人對視一眼,紛紛加快腳步,追上了走在最前麵的周擎天。

周擎天一看兩人表情,就直接開口道:“你們想勸朕收手?”

王陽虎硬著頭皮道:“陛下,現在還不是動姚輝友的時間!”

周擎天眼睛一眯:“你也知道姚輝友不是個好東西?”

“這麼說來,朕之前以為自己徹底掌控了朝廷,你也在暗中嘲笑朕無知?”

王陽虎嘴角微微抽搐:“陛下多慮了,陛下如今對朝政的掌控,已經讓微臣欽佩不已!”

“剩下的細枝末微的東西,以後慢慢來就是。”

周擎天又看向王珪,道:“你是不是也知道?”

王珪後頭髮乾:“陛下,朝政崩壞已久,不是三兩個月,就能恢複的。”

“您已經功在千秋,冇有人敢在暗處嘲笑您!”

周擎天一陣磨牙。

果然,所有人都知道軍器監的事,就他最後一個知道。

他咬著牙,一字一句道:“都不必說了!”

“朕今日必須要將這群貪官汙吏,亂臣賊子,全都定罪下獄!”

“朕的大周,朕的皇朝,不容許有哪怕半點蠅營狗苟!”

兩位丞相一聽,頓時麵色大變。

這是要硬著頭皮朝姚輝友下手?

他們對視一眼,隨後齊齊撲通一聲,跪在周擎天麵前。

“陛下,請您三思!”

“陛下,請您聽我二人一次吧!”

“陛下,現在回頭,還為時未晚,否則一旦釀成大錯,大周承受不起啊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