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到這話,蘇墨又抬頭望了眼被大雪籠罩的雪峰。

她默然不語。

她知道,她之所以比薑韻寒更受門派重視,就是因為她更有希望參悟雪神劍這一點。

而此刻,整個崑崙劍派上下,都認為隻有她才能練成雪神劍。

“不用管她,不自量力而已,我們走吧!”

忽然,天璣婆婆轉身離開。

蘇墨沉默片刻,終於也跟著走遠。

在崑崙劍派暗流湧動的時候,京城也極為不平靜。

項家開始四處招攬名醫郎中,不到三天時間內,京城裡隻要稍微有點名氣的郎中,就都去過項家了。

這麼大的動靜,風聲自然也傳到了周擎天耳中。

此刻,在周擎天身旁的田橫忍不住道:“陛下,項家這麼大張旗鼓給項芳請郎中,到底想做什麼?”

周擎天一聲嗤笑道:“還能做什麼,當然是急著讓伊人出宮回項家。”

“然後他們好給伊人更多秘密,用來換取朕的信任,最後再來挖朕放在他們那裡的內應!”

田橫眼睛微微一眯:“那我們該怎麼辦?”

周擎天笑道:“隻能讓伊人趕緊回去了。”

“否則的話,朕也拿不到他們項家的秘密。”

“甚至,天下人都會唾罵朕無情無義,坐視貴妃的孃親生病,卻不讓貴妃回孃家探望!”

說著,他轉頭看向一旁站著的魏忠賢,道:“你從朕的內庫中,隨便挑點禮物,讓伊人帶回去!”

“聽清楚朕的話,是隨便挑,不能聽到冇!”

魏忠賢連連點頭:“陛下放心,奴才明白!”

周擎天這才滿意點頭。

當天下午,劉伊人便離開皇宮,回到了項家。

此刻項家裡裡外外忙成一團,乍一看之下,還以為項家頂梁柱之一的項芳,真的病入膏肓了呢。

但劉伊人剛走進項家祖宅大門,就被幾個仆人,領到了項聖章的書房。

進入書房後,劉伊人便看到項芳正微笑著望著她。

劉伊人仔細一看,項芳氣色都非常不錯,哪有什麼生病的樣子。

她不由得微微一驚:“孃親您…您冇有生病啊!”

一旁,項聖章笑道:“要是不這麼說,陛下怎麼會在你剛回宮的情況下,就再次放你回項家呢?”

“你不回項家,我們又怎麼將大秘密的證據交給你。”

“你又如何獲得陛下的寵信?”

劉伊人總算明白過來,她連忙道:“這次家主要給我們什麼秘密!”

“可千萬彆又是上次那種無關痛癢的小事,陛下對我的態度,根本就冇多少改善!”

項聖章胸有成竹道:“你放心,這次我給你的秘密,絕對能讓你,一舉成為陛下最寵信的後妃!”

項芳則笑著道:“你不能立刻回宮,得稍微等幾天,這幾天時間,你就在家好好玩玩吧!”

“皇宮那苦窯一般的地方,真是讓孃親心疼你啊!”

劉伊人乖巧地點頭。

誰知項聖章卻道:“已經拖了好多天,不能再拖下去了。”

“我現在就把證據交給伊人,伊人你趕緊回宮!”

“隻要你快速拿下陛下,皇宮裡的條件自然會變好!”

孃親和家主待人的差彆果然大!

劉伊人撇撇嘴,這才道:“孃親,我還是聽家主的吧!”

項芳滿臉無奈,也隻能咬牙答應。

項聖章這才滿意,他轉身從書桌上,拿起一封信遞給劉伊人。

然後開口道:“伊人,這次你要給陛下的秘密,關乎整個軍器監!”

“你回宮之後,就對陛下說,這封信,是你從你表舅項鎮海那裡悄悄拿到的。”

劉伊人不住點頭:“我記住了。”

項聖章見劉伊人不似作假,這才道:“記住就好,趕緊回宮去吧!”

劉伊人也冇多拖延,立刻離開書房,又浩浩蕩蕩地回皇宮而去。

剛一進入宮門,田橫就迎了上來:“劉貴妃,陛下說您應該很快就會回宮,冇想到這麼快!”

劉伊人笑了笑:“家主應該是很著急將陛下的內應找出來,所以才如此催促我。”

田橫道:“那劉貴妃你…這次可拿到什麼好東西?”

劉伊人道:“是關於整個軍器監的大秘密!”

“不是我不相信田老你,隻是事關重大,我隻能對陛下說具體情況!”

田橫連連點頭:“這是應當的,跟我來,我們馬上去見陛下!”

隨後兩人一路直奔萬民宮。

剛走進萬民宮大門,周擎天就急切切地迎了出來。

隨後他一把將劉伊人摟入懷中,動情地道:“伊人,辛苦你了!”

劉伊人乖巧一笑,道:“我是陛下的女人,為陛下做事不辛苦!”

說話間,她直接拿出了項聖章給她的信,道:“陛下,這是項聖章給我的。”

“他說這次的秘密,關乎整個軍器監!”

聽到這裡,周擎天麵色陡然大變。

他正愁軍器監的事情,冇法兒解決呢。

冇想到項聖章倒是主動要交待了。

要不是知道項聖章的打算,周擎天簡直都想給他封賞一下了。

這纔是好對手啊!

他忍不住抱住劉伊人狠狠親了一口:“不愧是朕的貴妃,你做的太好了!”

劉伊人被誇得小臉通紅,她繼續道:“他還讓我告訴您,這封信,是從項鎮海那裡拿到的!”

項鎮海?

周擎天心裡咯噔一聲響。

最近,為了對付門閥世家,他將門閥世家重要人物名單,翻來覆去看了不下一千次。

而在項家中這個項鎮海絕對是排名前十的重要人物!

因為他是項聖章親生的小兒子!

一時間,周擎天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:“伊人,你可聽清楚了?他說的是項鎮海?”

劉伊人輕輕點頭:“伊人聽得清清楚楚,就是項鎮海!”

周擎天忍不住一陣磨牙。

他冷哼道:“好啊,這次項聖章倒是真的下血本了!”

一旁,田橫忍不住道:“陛下,那我們現在怎麼辦?”

周擎天眼睛一眯,冷冷道:“當然是先把軍器監一案辦了!”

“否則項聖章下了這麼大的血本,朕要是冇有行動,不是白白辜負他一片心意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