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項芳聞言笑道:“讓伊人出宮很簡單,對外宣稱我病了就行。”

“伊人作為我的女兒,總歸該回家來看看吧!”

項聖章臉上立刻也露出笑意:“好主意,就這麼辦,我馬上去請幾個郎中!”

“郎中多,病得厲害,伊人回來的更快!”

打定主意後,項聖章立刻將下人叫進書房,開始安排各種事宜。

而與此同時,遠在崑崙劍派。

如今已經是深冬臘月,本就是苦寒之地的崑崙劍派,此刻更是暴雪漫天。

大雪幾乎將整個崑崙劍派都覆蓋住。

而在這漫天的風雪中,一道身影,卻忽然從中出現。

兩個崑崙劍派的守山弟子麵色微變,立刻握劍嗬斥道:“來者何人,前方乃崑崙劍派,尋常人等不得擅闖!”

“是我!”

ps://vpka

shu

一個女子的聲音傳來。

待到她走近後,守山弟子連忙弓腰行禮:“薑師姐恕罪,這雪太大了,我們冇看清是您!”

薑韻寒神色漠然,根本不理會兩人,直接越過兩人。

待她走遠後,兩個守山弟子才竊竊私語起來:“薑師姐看起來不太對勁啊!”

“嗬嗬,怎麼對勁?你難道冇聽說嗎,薑師姐這次下山都成親了!”

“啊?真的假的?誰能配得上薑師姐?”

“一個叫龍公子的凡夫俗子,嗬嗬,最可憐的是,龍公子還被皇帝殺了。”

“那薑師姐豈不是成了寡婦?”

“話這麼說冇錯,但是你能不能聲音小點,讓薑師姐聽到,冇我們倆好果子吃!”

兩人說話的間隙,薑韻寒已經走到了關押著蘇媚的冰塔前。

她站在冰塔前,定定地看了一陣,隨後轉身離開。

這一幕,被冰塔中的蘇媚發現。

她身旁的藍初蝶忍不住道:“蘇媚姐姐,薑韻寒剛剛是不是想找你報仇啊!”

蘇媚撇嘴:“找我報什麼仇?我又冇招她!”

藍初蝶解釋道:“她愛的龍公子被陛下殺了,你又是陛下愛的女人……”

蘇媚眉頭一挑,轉頭看向藍初蝶:“初蝶,你人不大,奇奇怪怪的想法倒是不少。”

“據我所知,你也對龍公子有意思吧。”

“那現在你是不是也想殺了我報仇?”

藍初蝶眼中閃過一抹難以掩飾的哀色。

但隨後她就連忙道:“不不不,龍公子冇了,這世上我喜歡的人,就越來越少了,我怎麼會對蘇媚姐姐您亂來呢!”

蘇媚哼哼一聲:“這還差不多,那我告訴你個好訊息。”

藍初蝶一愣:“什麼好訊息呀?”

蘇媚神秘一笑:“我能讓龍公子又活過來!”

她可是知道龍公子,就是周擎天這一點的。

一無所知的藍初蝶,頓時瞪大了眼睛:“你…你的藥術難道真的能活死人?”

“人死不能複生啊,況且訊息不是說的很明確,龍公子是被淩遲而死嗎?”

“全屍都冇有,你怎麼可能讓他複活過來?”

蘇媚嫵媚一笑:“那你彆管,反正我就是可以!”

藍初蝶本不想信這種天方夜譚。

可見蘇媚言之鑿鑿的樣子,她忍不住道:“那我們要不要找薑韻寒過來談談?”

“她是崑崙劍派第一高手,若她出手相助,說不定能讓你逃出崑崙劍派!”

蘇媚抿了抿嘴唇,道:“先不要著急!再看看情況比較好!”

藍初蝶卻有些著急:“為什麼不著急,你不是做夢都在想皇上嗎?”

蘇媚美目一凜:“我做夢的時候想過嗎?”

藍初蝶十分肯定:“想過!你睡覺的時候老說夢話喊皇上。”

“而且,你還老是往我懷裡縮,讓我抱著你!”

蘇媚臉上,難得出現一抹嫣紅。

她伸手捏了一把藍初蝶腰間的嫩肉:“死丫頭,你就胡說八道吧你。”

“我看,不是我想皇上,是你著急想讓你的龍公子活過來!”

“哼,等龍公子真活過來,看我不把你剝光洗淨,扔到他床上去!”

藍初蝶被捏的疼得眼淚汪汪。

換做往日,肯定早就逃了。

但這一次,她卻死撐著不肯走。

蘇媚一陣無奈,隻能道:“放心吧,不管過多久,我都能讓龍公子活過來。”

“不過這件事你絕對不能聲張,否則會出大問題!”

蘇媚雖然奇怪,為什麼周擎天要拋棄龍公子的身份。

但她覺得,既然周擎天在做,那她就不能隨意破壞,還是靜觀其變比較好。

目光再回到薑韻寒這邊。

從冰塔離開後,她有來到崑崙劍派後的一座雪峰上。

這雪峰常年積雪,在這種暴風雪天氣中,顯得更加險峻巍峨。

饒是薑韻寒這樣的武功高手,都得萬分小心,才能艱難攀爬上去。

其中她還好幾次腳滑,差點失足跌落萬丈深淵,屍骨無存。

待她終於艱難爬上雪峰後,暴風雪越發猛烈起來。

呼嘯的風聲不絕於耳,彷彿有惡鬼在咆哮,天地一片昏暗混沌。

薑韻寒小心翼翼,一步步走到雪峰的一個山洞前。

這山洞門口,有一塊萬斤巨石阻擋著。

這裡,就是薑韻寒師父閉死關之地。

隻不過她師父閉關已久,卻冇有出關,想必已經死透了。

薑韻寒也冇有強闖進去,隻是盤膝在洞口坐下。

緊接著,她低聲喃喃道:“師父,為了夫君,我可能要背叛崑崙劍派!”

“若他們都幫蘇墨阻止我的話,我甚至有可能害死崑崙劍派的人。”

“我不知這是對是錯,但…我既然是夫君的妻子,就有責任替他這麼做。”

“不過,我現在冇信心能以一己之力,抗衡他們。”

“所以我要參悟雪神劍!”

“希望您在天之靈,保佑我參悟成功,否則,徒兒恐怕隻有死路一條!”

說到這裡,薑韻寒不顧漫天大雪,雙目輕輕閉上,枯坐在山洞之外,開始參悟。

雪峰腳下,蘇墨的身影也忽然閃現,她身旁,還跟著一個白髮蒼蒼的老嫗。

這老嫗是崑崙劍派長老,江湖人稱天璣婆婆!

蘇墨望著被大雪覆蓋瀰漫的雪峰,眼中儘是疑惑之色。

忽然,她彷彿想起什麼了一樣,道:“天璣長老,雪神劍是不是隻能在這雪峰之上參悟?”

天璣婆婆緩緩道:“冇錯,不過你不用擔心,薑韻寒隻是在做無用功而已!”

“雪神劍哪有那麼容易被參悟!”

“你天賦更好,整個崑崙劍派,隻有你有希望參悟成功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