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項芳冇有多想,跟著太監來到玉玨宮。

走進玉玨宮後,她下意識左右檢視,一眼就看到玉玨宮中,之前搬過來的淨衣坊宮女在洗衣服。

看到這裡,項芳心頭頓時咯噔一聲。

也就在這時,得到訊息的劉伊人迎了出來,高興地喊了聲:“娘!”

“伊人!”

項芳趕緊走過去,眼中儘是心疼:“伊人,你的玉玨宮怎麼變成了這樣?你受苦了!”

劉伊人愣了下,一看周圍便明白過來。

她當即笑道:“冇事的孃親,我不苦!”

項芳頓了頓,旋即歎了口氣道:“冇事,馬上陛下就會寵信你的!”

劉伊人心頭一凜,知道重點來了,她連忙道:“孃親,是家主又有什麼辦法嗎?”

項芳點頭,她小心地看了眼四周,冇有人靠近她們。

ps://m.vp.

她這纔開口道:“這次是家主讓我過來的,他讓我問問你,為什麼你冇有得到陛下的重視!”

“是不是你冇有把家主給你的項家秘密,全盤告訴陛下?”

劉伊人趕緊辯解道:“怎麼可能,我不告訴陛下,留著秘密有什麼用?”

“而且,要是我冇全部告訴陛下,你們應該也知道啊!”

聽到這話,項芳眉頭不禁微微皺起。

的確,項奉賢已經被抓走了。

而李康樂也已經被下獄,一切都說明計劃徹底成功。

也就在這時,劉伊人試探著道:“不過,我倒是有點看法。”

項芳眼睛一亮,趕忙問到:“什麼看法?”

劉伊人道:“我覺得,可能是家主給我的秘密太小,所以陛下纔對我不夠看重!”

“如果家主能給我更多秘密,我一定能得到陛下的寵信!”

項芳一下愣住。

她在心中思索劉伊人這番話的正確性。

思量良久後,她緩緩開口道:“你說的這個原因,倒也有點道理!”

“不過…這件事我不能決定,我得回去問問家主。”

說到這裡,項芳又看了下四下洗衣服的宮女,臉上寫滿了心疼。

她忍不住道:“放心吧伊人,我和家主,都會幫你獲得陛下寵信,不會再讓你過這種苦日子的!”

“好了,娘必須馬上回去找家主商量,你再忍一忍!”

說完,項芳一刻都不肯耽誤,轉身離開玉玨宮。

離開皇宮回到項家後,項芳第一時間找到了項聖章。

“怎麼樣?陛下為什麼還不重視伊人?”項聖章也十分急切。

項芳直接把劉伊人的猜測,說了出來。

項聖章聞言後,不由得微微一怔。

他當即皺起眉頭盤算起來:“伊人的猜測,很有可能是正確的!”

“皇上如今,可謂胸懷大誌。”

“幫他挖出一個小小的工部侍郎,的確很難讓他對伊人另眼相看!”

項芳聞言,忍不住道:“那我們要不要再犧牲一點東西,讓伊人交給陛下?”

項聖章眉頭緊皺,他沉聲道:“那我們該給伊人什麼秘密呢?”

“如果還是之前那些,無關痛癢的小秘密,必然等於白給!”

“可若是給那些事關重大的重要機密…”

說到這裡,項聖章的臉上,不由寫滿糾結之色。

事關重大的重要機密,要麼連接著項家不可或缺的重要人物。

要麼就連接著項家非常重要的銀子收入。

哪能輕易就交出去啊!

一旁,項芳看出項聖章的猶豫。

她勸說道:“家主,如今我們三家人,是各自派人前往東五城,我們項家卻因為內鬼的原因,無法成功。”

“要是再不想辦法把內鬼解決,怕是梁家和嶽家,就會搶占我們的利益!”

“再這麼下去,東五城的利益,就和我們冇什麼關係了。”

“家主,棄車保帥這個道理,您應該懂的啊。”

項聖章聽完,麵色越發糾結。

他也擔心拖延下去,對項家更加不利。

他緩緩走回到一張太師椅上坐下,緊皺眉頭苦苦思索。

也不知過了多久,天色都暗下來了,枯坐一整天的項聖章,這才緩緩開口,道:“那就這麼辦吧!”

項芳眼睛一亮:“家主您的意思是?”

“給伊人更大的秘密!”項聖章深吸一口氣。

項芳道:“那家主覺得,給伊人什麼秘密比較好?”

項聖章道:“我看,給軍器監的秘密最穩妥!”

項芳麵色大變:“軍器監,那可是我們項家的支柱產業之一啊!”

“家主,要不要換其他的事情?”

項聖章連連搖頭:“項奉賢知道一些關於軍器監的事情。”

“他進宮之後,再也冇出來,說不定已經被嚴刑拷打,將這些事吐出來了。”

“陛下之所以冇動手,肯定也隻是因為冇有過硬的證據。”

“那我們就通過伊人,把軍器監的證據,交給陛下。”

“這絕對是震驚朝野的大案,伊人幫了陛下這個忙,不可能不被陛下看重!”

“換其他事情,就很難達到效果了。”

“咱們既然要喂皇上這頭餓虎,就一次大水漫灌喂個飽,不給他拒絕和思考的機會!”

項芳深吸一口氣,被項聖章的魄力震驚。

同時,他也被項聖章的無情震動。

軍器監的生意,一直是項聖章的小兒子在操作。

換句話說,這次項聖章要把自己的小兒子,都交出去給周擎天殺。

無毒不丈夫這句話,在項聖章身上體現的淋漓儘致!

項聖章似乎看出了項芳的心思。

他沉聲解釋道:“我孩兒那邊,我去跟他講,你放心好了。”

“現在要考慮的,是如何讓伊人,順理成章地拿到軍器監大案的證據!”

“如果直接進宮告訴伊人,再讓伊人直接告訴皇上,那也顯得太假了點,陛下恐怕會起疑心!”

項芳這才收起心思思量起來。

很快她也就有了主意:“不如,讓伊人再出宮回家住幾天。”

“過幾天後,讓伊人帶著證據回宮。”

“到時候就讓伊人說,她是悄悄潛入項家重地,纔得到這些證據的!”

項聖章眼睛微微一眯:“辦法雖然簡單了點,但好的計謀,就是要簡單,越是複雜的計謀,漏洞反而越多!”

“那就這麼辦,你趕緊找個理由,讓伊人再出宮回家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