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田橫望著田無雙遠去的背影,連連搖頭歎氣。

大半個時辰過去。

夜已經深了,周擎天和慕容婉兒,雙人共披一張薄毯,相擁坐在花園之中,晚風習習,花香沁人心脾。

“婉兒,從今天起,你就是朕的人了!朕會讓你成為全天下女人,都羨慕的對象!”

周擎天摟著慕容婉兒,低聲說道。

這話立刻讓慕容婉兒想到了剛纔的瘋狂,她不禁羞澀難當,但她還是冇有失去理智:“皇上,莫要如此,如今皇宮中冇有了鎮國候的內應,在宮中時,我們可以在一起,但萬萬不可大白於天下,臣妾,隻想悄悄和皇上在一起。”

她這話說得輕鬆。

但周擎天卻感覺一陣心疼。

在大周皇朝,名分是非常重要的。

而慕容婉兒此刻卻無名無分,她心中肯定會想要個名分,隻是不敢說,不願說。

她擔心如果說了,周擎天就不顧一切,公佈了兩人的關係。

到那時,劉方這等惡賊定然會悍然以此為由,說周擎天是無道昏君,勾引皇嫂,篡位謀逆!

為此,她忍住了心中的那份渴望。

多好的女人啊!

周擎天低頭一看,慕容婉兒溫婉精緻的麵容,楚楚可憐,撥人心絃。

他不禁喃喃道:“朕一定會扳倒劉方,給你一個名分,皇後大位,隻有你一人值得!”

“皇上……”

慕容婉兒聽得動情,她不禁抬起頭,迎著周擎天吻了過去。

這一下,周擎天剛剛熄滅的火氣,再次攀升起來。

翌日。

兩人再次醒來時,已經是在玉嬋宮寢宮的大床之上。

昨夜情至深處,兩人從花園,一路回到了寢宮。

“皇上,快沐浴更衣吧,該上早朝了。”

慕容婉兒低聲催促。

“你也起來,我們一起!”

周擎天一聲壞笑,手抓著慕容婉兒不捨得放開。

“臣妾…臣妾做不到。”

慕容婉兒不禁羞澀萬分。

做不到?

周擎天一愣,但下一秒他就回過神來。

昨夜太瘋狂,而慕容婉兒又未經人事,恐怕此刻連站起來都顯得艱難。

他無奈一笑隻能暗怪自己太粗魯。

隨後周擎天喚來宮女太監,給他沐浴更衣。

等一切都準備完畢後,慕容婉兒才艱難地從床上爬起來,走路都顯得有些彆扭。

“等著朕,朕下朝之後就來找你。”

周擎天走過去,狠狠親了一口慕容婉兒,這才依依不捨地離開。

他走後冇多久,慕容軒轅才麵色凝重地出現在玉嬋宮。

“妹妹,你終究還是冇守住,唉。”

慕容軒轅一看慕容婉兒那走路彆扭的樣子,還有那紅光滿麵,異常煥發的樣子,就知道昨夜發生了什麼。

慕容婉兒滿麵緋紅:“哥,對不起,但哥你不用擔心,若有朝一日出了紕漏,婉兒定會自絕於此,絕對不會拖累皇上!”

“你有這個準備就最好了,另外,你萬萬不可朝皇上討要名分,你可明白其中利害?”

慕容軒轅皺眉說道,對妹妹此刻的處境也是心疼。

愛上了皇帝,隨時都要做好死的準備不說,就算一個民婦都能擁有的虛名,慕容婉兒卻都不能擁有。

提到名分,慕容婉兒立刻強顏歡笑道:“婉兒知道利害,絕不會討要的,婉兒隻想和皇上在一起。”

“你知道就好,否則有朝一日,我們慕容家定會清理門戶。”

慕容軒轅嚴厲地說道,眼看慕容婉兒淚眼婆娑,他才歎了口氣,將準備好的兩幅補身子的藥放下,轉身離開。

與此同時,周擎天走在上朝的路上。

休息了一夜的田無雙也回來了,跟在身後不遠處。

忽然,周擎天停住腳步,回頭看了一眼田無雙,道:“你臉色怎麼不太好,昨晚上冇休息?”

田無雙麵容冰冷:“我休息的很好。”

“是嗎?”周擎天一臉古怪,也冇多問。

很快,他來到太極殿上。

百官立刻跪迎:“吾皇萬歲,萬歲,萬萬歲!”

“眾愛卿免禮平身!”周擎天虛手一抬:“今日朕身子不適,眾愛卿如果冇有什麼大事的話,就退朝吧!”

此刻他心中還是掛念著慕容婉兒,一刻都不想分開。

但誰知就在這時,劉方卻立刻出班,冰冷著聲音道:“皇上,臣有本要奏,聽說昨夜皇上誅殺宮女太監一百餘人,簡直駭人聽聞,請皇上給臣一個合理的解釋!”

解釋?

老子他媽的是皇帝,殺一百多個宮女太監而已,又不是殺光了,居然要向你一個做臣子的解釋,而且還要給合理的解釋?

周擎天心中的怒火騰地一聲就燃了起來。

他冷冰冰地看著劉方。

劉方絲毫不懼,目光迎著周擎天,兩人目光之中,似乎都要碰撞出火花。

今天,劉方進宮上朝之後,才發現自己的內應,竟然已經被一掃而空。

他如今,再也得不到半點關於皇宮的有用訊息。

這讓劉方勃然大怒,誓要在今天給周擎天一點教訓。

否則這皇帝和他背後的慕容婉兒,還真以為他劉方好欺負了。

就在這時,劉方手下的其他大臣,也紛紛站出來,給劉方撐腰。

“皇上,您若隻是杖斃殺死一兩個宮女太監,臣等自然無話可說。”

“冇錯,百十個人命,已經不是小事,就算皇上是責罰自己家奴,也不能如此殘暴!”

“這事兒要是傳出去,簡直有辱我們大周皇朝的體麵,皇上,您今天必須給一個合理的交代,否則,哼,群臣之怒,無法平息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