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渡厄麵色平靜如斯。

但他心中卻已經打起了鼓。

周擎天此刻的強勢,遠遠出乎他的預料。

莫不是周擎天真的掌握了什麼訊息?

渡厄目光不停閃爍。

但最後,他還是深吸一口氣,故作平靜道:“陛下,您在說什麼,貧僧聽不懂!”

周擎天忍不住冷笑:“好好好,渡厄大師聽不懂我的話沒關係!”

“隻要這位慈恩大師,能聽懂朕的話就行!”

說話間,周擎天將目光,落到替身的身上。

這替身也是厲害,麵對周擎天,卻依舊有泰山崩於眼前而不驚的態勢。

目光上下掃視過後,周擎天才道:“慈恩大師,你作為出家人,應該是冇有兒孫後代的吧!”

ps://vpka

shu

替身微笑開口,聲音沉穩而充滿親和力:“陛下說的冇錯!”

周擎天一笑,道:“嗬嗬,那你聽說過一個年輕人,叫陳阿牛嗎?”

陳阿牛?

渡厄雖然知道替身的身份,但對替身的背景,不算太瞭解。

這些事情,都是交給項聖章辦的。

所以聽到這個名字後,渡厄隻是微微一愣,隨後便抬頭看向替身。

替身臉上微笑依舊。

但冇人知道,他心中已經掀起驚濤駭浪。

這替身名叫陳六斤,他的兒子,就叫陳阿牛!

此刻替身心中驚呼不已,陛下怎麼知道我兒子的名字?

不等替身再說話,周擎天又道:“陳桃花,你肯定也不認識吧!”

替身心頭一顫。

陳桃花,那是他女兒的名字!

周擎天的聲音再次響起:“陳小飛,陳小山,這兩個小孩兒你認識嗎?”

聽到這裡,替身心態幾乎崩潰。

那是他兩個親孫子的名字。

周擎天還在說話:“唉,都是一些凡塵俗人,慈恩大師你應該不認識他們!”

“這些俗人觸犯了大周律例,朕要將他們全都斬了!”

“到時候,請慈恩大師你,為他們做個水陸道場超度一下,冇問題吧!”

什麼?

替身雙腿一軟,幾乎癱倒。

他是為什麼來當替身的?

還不是於為了項聖章許諾的錢財,那些錢纔是用來乾嘛的?當然是留給兒子孫子的。

現在,周擎天竟然要殺他兒孫。

這…這哪兒行啊!

一下子,替身再裝不下去了。

他毫無征兆撲通一聲,直接跪在了周擎天麵前:“陛下!陛下,草民錯了!草民錯了!”

“草民全都承認,我不是慈恩大師,我隻是個農夫,我叫陳六斤,我是替身!”

“錯全都在我,禍不及妻兒,求陛下殺我就行,放了我的兒孫們吧!”

這忽如其來的一幕,讓渡厄徹底呆住。

他不可思議地看著替身,眼中儘是不解。

好端端的,乾嘛就自曝身份?

周擎天則笑嗬嗬地看向渡厄:“渡厄大師,這是怎麼回事?”

“你給我找來的,怎麼是個替身啊!”

渡厄心臟狂跳,麵色直接變得一片煞白。

這一瞬,他彷彿已經看到大慈悲這千年古刹,崩塌在周擎天的刀兵之下。

一股寒意,瞬間爬滿全身。

但也就在此刻,渡厄的腦子,反倒變得異常清晰起來。

忽然,他深吸一口氣道:“陛下,貧僧認為,走火入魔不僅僅影響了慈恩師叔的記憶,還影響了他的神誌!”

“他現在說的話,都是胡言亂語,不足以為信!”

“陛下大可不必多想!”

周擎天一愣,眼中露出一絲詫異之色。

他冇想到渡厄竟然如此能言巧辯。

這都可以找到理由讓他推脫!

不過很快,周擎天也就冷靜下來。

他一聲冷笑道:“渡厄,冇想到在這種地步,你還想狡辯!”

渡厄平靜道:“陛下,貧僧不是狡辯,隻不過是實話實說!”

周擎天嗬嗬一聲,直接道:“來人啊,把他們都帶上來!”

渡厄聽得心裡咯噔一聲。

他連忙抬頭朝萬民宮門口看去。

隻見到幾個穿著破爛的男子,被金吾衛推搡著帶了進來。

替身一看到這幾人就急了。

因為這正是他的兒子和孫子們!

他拚了老命,就是想給兒孫攢一筆錢。

現在錢攢不到,命都要冇了,他哪能接受?

於是替身慌忙道:“皇上,我全都說了啊,您不能遷怒我的兒孫啊!”

“渡厄禿驢,你還狡辯什麼,我就是個老農,我不是你的師叔!”

替身大叫連連的時候,他的兒孫也急了。

他們紛紛開口喊了起來:“爺爺救我,爺爺!”

“爺爺,我想回家!”

“爹,你做了什麼啊,快認罪吧,你害死我沒關係,你不要害死你的孫兒啊!”

看著這祖孫三代相認的場麵,周擎天暗暗歎氣。

他本不想用這種下作手段的。

隨後他看向渡厄,道:“你說慈恩是走火入魔昏了頭。”

“那現在,這幾個人也是走火入魔,纔會亂認彆人為父親和祖父嗎?”

渡厄麵色微微一沉。

情況越發危機了!

但他的腦子,卻也轉得越來越快了:“陛下,可能是這幾個人的親人,和貧僧的慈恩師叔,長得太像了,所以他們也認錯了吧!”

周擎天不由得眉頭一揚。

雖然他此刻恨不得,立刻將渡厄置於死地。

但見到渡厄如此超常發揮,見招拆招,還是忍不住見獵心喜。

頓時,周擎天忍不住道:“渡厄大師,之前朕說過,隻給你最後一次機會!”

“所以按理說,朕不該再來勸你認輸了!”

“但此刻,朕還是起了愛才之心!”

“若你……”

不等周擎天說完,渡厄再次開口打斷道:“陛下請不要胡言亂語,貧僧不知道什麼輸贏,也不明白陛下在給貧僧什麼機會!”

“在陛下眼前的人,就是慈恩大師!”

“隻不過他因為走火入魔,冇了武功,亂了神誌,僅此而已!”

說完,渡厄抬頭看向周擎天,眼中竟然燃燒著希望之火。

他還以為,周擎天的後手,已經用光了。

所以他斷然不會認輸,還想掙紮!

周擎天定定地看了渡厄一陣,見渡厄絲毫冇有悔改之心後,他纔開口道:“渡厄,你有冇有想過,朕是如何知道假慈恩身份的?”

渡厄眼睛一眯。

他當然想過了,他敢確定,門閥世家中,一定出了內奸!

不過渡厄依舊不怕。

區區一個內奸,就算知道有找替身這件事又如何,根本拿不出什麼鐵證!

鐵證,都在家主們的手中掌握著呢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