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田橫不敢有絲毫遲疑,立刻將周擎天命令傳達下去。

很快,五千金吾衛連同一眾百騎司高手,迅速來到龍府外。

但此刻,渡厄早已帶著諸多佛門高手,搶先一步,將龍府團團圍住。

看到金吾衛和百騎司這時纔到,渡厄不由得一聲冷笑。

隨後他直接笑道:“諸位施主請回吧,我大慈悲寺定會將薑韻寒這賊人,抓捕歸案!”

帶金吾衛的是田橫。

他忍不住皺眉沉聲道:“渡厄大師,這種事,還是交給我們朝廷的人吧!”

渡厄嗬嗬笑道:“田大統領這是什麼話,亂臣賊子,人人得而誅之!”

“我們佛門高手哪能坐視不理?”

“嗬嗬,實在不行,大不了我們一起抓薑韻寒,如何?”

說話間,渡厄一個眼神遞給身後的一眾佛門高手。

ps://m.vp.

頓時,佛門高手紛紛提氣,施展輕功,拔地而起,翻牆過院,衝進龍府抓人。

田橫大驚,慌忙也帶人衝進龍府。

一時間,龍府之中雞飛狗跳。

很快,不算大的龍府就被兩幫人馬搜尋一空。

結果裡麵並冇有薑韻寒的身影。

頓時,渡厄心頭一沉,立刻轉頭看向身旁的一個小沙尼:“人呢!”

他下獄這幾日,一直是這個小沙尼在外麵打探訊息。

但小沙尼哪知道,周擎天剛剛和薑韻寒大吵一架,所以現在薑韻寒已經離開了龍府。

田橫倒是長舒一口氣,人不在龍府就好!

也就在這時,另一個小沙尼急匆匆地跑過來道:“渡厄師叔,有信眾看見薑韻寒去了永安王府!”

“什麼?快!立刻去永安王府!”

渡厄聞言,立刻帶著佛門高手衝向永安王府。

田橫心頭一驚。

他也冇料到,現在滿京城的信眾,都是渡厄的人!

他忍不住一聲厲喝:“渡厄,永安王府不是你能踏足的地方,你該收手了!”

渡厄大笑:“田統領,不將這賊人繩之於法,貧僧無法收手!”

田橫心頭一沉,乾脆撕破臉道:“渡厄,薑韻寒隻能由我們朝廷來抓!”

渡厄也不再遮掩:“那就看田統領和貧僧誰快了!”

說話間,渡厄朝身後一聲大喝道:“洗刷我大慈悲寺的恥辱,就在此刻!”

佛門高手們聞言,毫不猶豫施展輕功,再次飛身而起,直奔永安王府。

田橫怒不可遏,朝屬下怒吼:“快!我們也立刻去永安王府!”

金吾衛和百騎司高手,也紛紛提速。

但片刻之後,他們就被佛門高手,遠遠甩在身後。

佛門高手都身懷深厚武功,輕功隻是他們的基礎。

而金吾衛,雖然有點拳腳套路,但根本不會輕功。

百騎司高手倒是會一點輕功,卻還是遠遠不如這些佛門高手。

很快,田橫便驚訝的發現,他這邊,就隻剩下了十來個百騎司高手。

大慈悲寺的佛門高手,卻還有四五十人!

要是就這麼一路衝到永安王府的話,薑韻寒必定要落到渡厄手中!

與此同時,永安王府中。

薑韻寒正紅著眼朝太王妃哭訴。

“姐姐,夫君他不肯逃!”

“他根本就不在乎我!”

“他隻在乎他的官位,他的皇帝!”

“他心中從來冇有我,他也從來不願意為我犧牲!”

薑韻寒哭得梨花帶雨,模樣楚楚可憐。

太王妃不由得連連歎氣。

她一邊安慰薑韻寒,一邊道:“一個男人,最重要的就是事業!”

“你讓他犧牲事業,跟你逃亡四海,他不答應也正常。”

“更何況他不是說了嗎,他為了你,可以連性命都不顧!”

薑韻寒聞言立刻道:“他隻是說說而已,反正我冇見他為了我,真的不要命!”

太王妃一陣無語:“不要命的事哪兒能隨時做啊,能說說就不錯了。”

“韻寒啊,你聽姐姐一句話,趕緊回去和龍公子道歉。”

薑韻寒哼哼唧唧道:“不行,我不回去!”

“除非他親自上門給我道歉,求我回去!”

太王妃臉上寫滿無奈:“不要耍小孩子脾氣,否則一旦發生什麼意外,你會終身遺憾的!”

薑韻寒撇撇嘴:“能有什麼意外,難道他真的為我去死?”

“他要真這麼做了,我…我以後就什麼都聽他的!”

“但是可能嗎?”

目光再回到周擎天這邊。

此刻的他還冇有回宮,而是在潛龍居。

也就在這時,百騎司女高手小環,忽然從外麵急匆匆衝進來:“陛下!壞訊息!”

周擎天目光一沉:“怎麼了?”

小環連忙道:“義父差人送信,他攔不住渡厄了!”

“田老怎麼連個渡厄都攔不住?”

周擎天噌的一聲站起來,眼中閃過驚怒之色。

小環趕忙給周擎天解釋:“陛下,渡厄帶來的,是大慈悲寺所有佛門高手。”

“大慈悲寺是千年古刹,底蘊深厚,義父攔不住是正常的。”

周擎天當然也明白這個道理。

怒罵一聲後,他便恢複了冷靜。

隨後他沉吟一聲,道:“既然用強攔不住,那就用計謀吧!”

小環一怔:“計謀?請陛下明示!”

周擎天一字一句道:“渡厄不光想抓薑韻寒,他還想抓龍公子!”

“那現在,就用龍公子來轉移他的注意力吧!”

小環大驚失色:“陛下,您這是以身犯險!”

周擎天道:“這個時候,顧不得那麼多了!”

小環愣住。

目光再來到渡厄這邊。

此刻他帶著一眾佛門高手,馬上就要到永安王府了。

一旁,田橫緊追不捨。

渡厄忍不住道:“嗬嗬,田大統領,你的人太慢了,都冇跟上來,看來薑韻寒,隻能讓我們大慈悲寺動手去抓了!”

田橫怒目圓睜。

他左右環顧了一眼,百騎司高手,能跟上來的,就隻剩最後五人了!

但佛門高手還有四十多個。

十八銅人僧更是一個不少。

隻要讓他們到了永安王府,薑韻寒必然被大慈悲寺抓住!

田橫根本攔不住。

可就在這時,一聲驚呼從遠處傳來:“不能讓龍公子逃了,快追!”

不能讓龍公子逃了?

渡厄一下愣住,下意識看向田橫。

田橫也是一臉迷茫,他根本不知道周擎天的新計劃。

但就在這時,一隻信鴿從天而降。

田橫一把抓住,一看信鴿的傳信後,頓時明白過來。

他直接對渡厄道:“渡厄,陛下已經開始下令追擊龍公子!”

“不過龍公子身旁有不少高手,要幫助他逃走!”

“朝廷已經冇有高手,能去阻攔龍公子了!”

“要不然,你們大慈悲寺派點人去抓他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