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周擎天臉色陰沉如水。

他本來還想強行熬過今夜。

冇想到事情惡化這麼快。

再拖下去,怕是明天一早起來,京城處處是狼煙。

雖然有千牛衛在,朝廷的安危不會受到影響。

可一旦動用千牛衛強力彈壓,定然會讓京城的百姓死傷慘重。

這時,一旁一直冇說話的王陽虎,都忍不住開口:“陛下,快下決斷吧!”

周擎天眯起眼睛看著王陽虎:“王丞相,朕記得你和龍公子是至交好友!”

“還是他舉薦你入朝為官的。”

“現在就連你也催朕殺了他嗎?”

王陽虎臉上儘是痛苦之色:“微臣和龍公子,的確是摯友!”

“但這一次,是為了天下,為了百姓啊!”

“彆說是此次問題出在龍公子身上,就算出在我自己身上,我也隻會以死謝罪!”

周擎天聽得一陣無奈。

他知道,王陽虎不是說說而已。

此人心中隻有百姓。

深吸一口氣後,周擎天終於無奈道:“好,朕立刻下令放了大慈悲寺所有僧人,平息信眾暴亂!”

“陛下,您最好親自去放人,避免又有人陽奉陰違!”王陽虎和王珪異口同聲道。

周擎天暗暗磨了磨牙,道:“好,那朕就親自去放人!”

事出緊急,一切從快。

不到一炷香的時間,周擎天就在八千金吾衛,和全體百騎司高手的簇擁下,乘著龍輦,離開皇宮,來到京城大牢外。

此刻京城大牢外,是將近三十萬信眾!

他們將京城大牢圍得水泄不通,甚至就聯周邊的街道,都被他們完全占領。

前麵的信眾已經開始衝擊京城大牢。

幸虧之前大牢中,已經有金吾衛增援防守,所以纔沒有被拿下。

不過饒是如此,京城大牢的防守也搖搖欲墜。

但當週擎天的龍輦出現,瘋狂的信眾終於冷靜了一些。

他們紛紛朝周擎天這邊圍過來。

隨後就有人為大慈悲寺的僧人叫屈了:“陛下,大慈悲寺的佛爺,都是出家人,他們怎麼會犯罪呢?”

“是啊陛下,他們都是高僧,絕不會謀反的!”

“他們已經被關了快十天,按照律法,早該釋放了,一定是有人在陷害他們!”

“皇上,快把他們放出來吧!”

這些信眾不斷朝周擎天湧來,雖然嘴上在求饒,但氣勢和神情,卻帶著一股戾氣和凶惡。

周擎天目光冷冽地看著這一幕,心中對大慈悲寺的殺意,越發旺盛。

而前方的田橫,則大聲喊道:“各位父老鄉親,陛下這次是親自來放大慈悲寺的諸位高僧,你們不要攔路!”

一聽周擎天是來放人的,信眾們當即不再阻攔,紛紛讓開路。

很快,周擎天順利來到京城大牢。

走進去後,他一眼就看到囚室中的渡厄等人。

這些僧人臉上都帶著掩飾不住的笑意。

此刻,渡厄更是感覺自己到達人生巔峰。

周擎天親自來大牢釋放他出獄啊。

問世間,還有誰有這種待遇?

所以,他的話語,下意識帶上了一絲古怪味道。

隻見他雙手合十,吟誦一聲佛號:“阿彌陀佛!”

“陛下今日怎麼有時間,來京城大牢這種醃臢之地?”

“還請陛下趕緊回去吧,臟了陛下您的鞋就不好了!”

周擎天目光一掃渡厄和那些僧人,隨後淡淡道:“鞋子就是往臟了踩的,渡厄大師不用擔心朕!”

“現在,請諸位大師,跟著朕一起離開京城大牢吧!”

渡厄聞言不由得一聲冷哼:“陛下,當初是龍公子把我們關進來的!”

“貧僧認為,解鈴還須繫鈴人,讓他來親自放我們出去更好!”

這渡厄居然還拿起姿態了?

若是往常,周擎天定不會給渡厄好臉色。

可眼下,外麵還有二三十萬信眾鬨事,需要他們去解決!

周擎天眼睛一眯,深吸一口氣才道:“龍公子抗旨不尊,現在朕已經下令去追捕他了,所以他來不了!”

“哦?還有此事?”

渡厄眼睛一亮,他忍不住道:“陛下,既然您在追捕龍公子,那若是我等也碰巧遇到龍公子,是否也可以抓捕他!”

周擎天眼中寒光一閃,沉沉道:“可以!”

渡厄又道:“那抓捕他的時候,不小心將其誤殺,應該也沒關係吧!”

周擎天無聲冷笑,渡厄真是狂得冇邊了。

什麼不小心誤殺。

這分明就是為直接殺做準備!

不過周擎天也冇點透。

他笑了笑,繼續道:“當然沒關係!”

原本渡厄還想多拿捏一下姿態,畢竟這次無緣無故,被關在大牢這麼多天,實在是讓他狠狠憋了口氣。

可聽到周擎天的話後,他再也按捺不住報仇的念頭。

他當即道:“既然如此,那貧僧這就同陛下一起離開大牢!”

“請!”

周擎天道。

很快,周擎天便帶著渡厄等一眾佛門高手,離開了京城大牢。

渡厄也不敢放任信眾將事情鬨大!

他立刻站在信眾麵前,大聲道:“各位施主,這次的事情,就是個誤會!”

“請各位施主放心,我們大慈悲寺的佛法道場,還是會如期舉行!”

“各位施主就先散去吧!”

渡厄說話的同時,佛門諸多高手,也紛紛開口,重複渡厄的話。

這些佛門高手的聲音,夾雜著內力,猶如雷聲滾滾而出,每一個信眾都能聽得清清楚楚。

信眾見狀,終於冷靜下來,隨後漸漸散去。

控製住局麵後,渡厄一刻都不等,立刻朝佛門高手們道:“諸位,不能再拖延時間了,我們得趕緊抓住薑韻寒,拿回蘭若經!”

佛門高手紛紛點頭。

但就在這時,周擎天卻忽然開口:“渡厄大師,朕在最後給你一個機會!”

“放棄那本就不屬於你們的蘭若經,放過薑韻寒!”

“否則明日…”

不等周擎天把話說完,渡厄直接打斷道:“明日?嗬嗬!”

“陛下,明日貧僧自會帶著慈恩師叔來見您!”

“至於薑韻寒和蘭若經,我們大慈悲寺絕不可能放過!”

說完,渡厄不再停留,帶著一眾佛門高手,快步離開。

而且,他們竟然還是直奔龍府而去的!

看到這裡,周擎天目光陡然一沉。

明天纔是見慈恩的最後期限,那時,他才能治大慈悲寺的欺君之罪。

所以此刻就算是他,也無法強留渡厄。

沉吟片刻後,周擎天立刻轉頭對田橫道:“立刻調集金吾衛大軍和百騎司高手前往龍府!”

“絕對不能讓他們傷害到薑韻寒!”

“隻要再擋渡厄等人一晚上,明日一早,朕就能光明正大,將大慈悲寺抹除!”

“到時候,一切就都結束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