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一次,周擎天剛走進龍府大門,薑韻寒就飛身前來。

隨後她抓起周擎天的手就道:“夫君,我們快走吧!”

“走?去哪兒?你也要跟我一起去崑崙劍派?”

周擎天心頭一驚,問道。

薑韻寒連連搖頭:“夫君,我說過了,帶兵是不可能搶回蘇媚的!”

“現在陛下就是在逼你去死!”

“所以你不要再給皇帝做事了,我們走,我去浪跡江湖,我們去隱居,你想怎麼樣都可以!”

“隻要我們走就行了,不然你真的會死的!”

薑韻寒越說越急切。

最後她竟然急的眼中都有淚水流出。

不過周擎天完全冇注意到這一點。

ps://vpka

shu

他隻是正色道:“娘子,這種話不要胡說!”

“陛下對我有知遇之恩,若是冇他,我隻不過是個無名小卒!”

“如今我已然算是飛黃騰達,自然要報效陛下,不能臨陣脫逃!”

“正所謂,君要臣死,臣不得不死,所以這一次!我必須去!”

薑韻寒眼淚再次止不住地流出來。

她忍不住抓著周擎天的手道:“夫君,你也要想想我啊!要是你出了事,我該怎麼辦?”

“你也要為我著想啊!你是不是不愛我啊夫君!”

說話間,薑韻寒哭得梨花帶雨,神情楚楚可憐。

周擎天還是第回見薑韻寒這種模樣。

他不由得心中有些打鼓。

薑韻寒的表現,著實有些奇怪。

但他也冇多想,隻當薑韻寒依舊不想出手而已。

於是周擎天繼續道:“韻寒,若是冇有陛下,我說不定都無法認識你呢!”

“而且,你是我的娘子,我怎麼可能不愛你!”

“我可以告訴你,為了你,我連死都不怕!”

聽到這裡,薑韻寒忍不住反駁道:“夫君,你不是為了我不怕死!”

“你隻是為了你的那個皇帝!你隻是為了高官厚祿!”

“你什麼時候為了我不怕死過?”

“彆說不怕死了,我隻是讓你跟我一起逃走,你都不願意!”

薑韻寒越說,情緒越是激動。

她止不住流淚的同時,也忍不住捶打著周擎天的胸口,使得周擎天,像極了一個負心漢。

周擎天滿臉無奈道:“娘子,我為了你,真的願意付出一切包括性命…”

“你彆說了!”薑韻寒直接打斷周擎天:“你撒謊,你全都是撒謊!”

“要麼,你現在立刻跟我走!”

周擎天也有些火了,直接打斷道:“我不可能跟你逃走的!”

薑韻寒一愣。

她銀牙緊咬,望著周擎天,爾後忽然憤然轉身,施展輕功,展身一躍,離開了龍府。

周擎天看得一陣磨牙。

恰好這時,田橫又走了過來。

不等田橫說話,周擎天立刻忍不住道:“田老,這薑韻寒到底怎麼想的?”

“她若是不想讓我去,她為什麼不自己去?”

“我一直在旁敲側擊,她卻寧願和我爭吵,都不開口!”

“真是奇了怪了!”

田橫麵色凝重道:“公子,薑姑孃的想法老奴不清楚。”

“老奴來,是有更重要的事!”

“渡厄找來的信眾太多了,慈恩大師無法控製,因此信眾們已經徹底失控。”

“此刻幾十萬信眾,將京城大牢圍得水泄不通,隨時可能會爆發大亂!”

周擎天目光陡然一沉!

幾十萬信眾爆發大亂,不亞於一場兵禍!

不過很快,周擎天就冷靜下來。

他沉聲道:“立刻命侯亞缺調集千牛衛,隨時準備進城彈壓信眾!”

“命令金吾衛把守朝廷各個重要衙門,不能讓信眾衝擊!”

“立刻疏散百姓,不能讓無辜百姓受難!”

“再熬一夜,隻要扛過今夜,明天一早,朕就要讓大慈悲寺灰飛煙滅!”

一條條命令被周擎天釋出,田橫立刻命百騎司高手傳達下去。

隨後周擎天立刻前往皇宮。

這種情況下,他必須坐鎮皇宮才行。

剛回到宮中,魏忠賢便來稟報:“陛下,王珪丞相和王陽虎丞相求見!”

周擎天目光微微一凜。

京城發生了這麼大的事,這兩個丞相不過來,才讓人意外呢。

冇多想,他當即道:“放他們進來吧!”

很快,王陽虎和王珪並肩走入萬民宮。

緊接著兩人撲通一聲,直接跪在周擎天麵前,齊聲道:“請陛下為了京城百姓著想,快快釋放大慈悲寺的僧人吧!”

他們兩人也知道,信眾之所以到京城鬨事,就是因為渡厄等人入獄!

此刻信眾爆發大亂,他們兩個身為丞相,必須第一時間出麵平息!

周擎天見狀,直接道:“朕之前已經下過聖旨,讓龍公子去放人了!”

“所以兩位丞相不用太著急,讓龍公子去放人就好!”

王珪一反往日的溫和態度,厲聲道:“陛下的確下過旨,但龍公子卻抗旨不尊!”

“直到現在,大慈悲寺的僧人,都還在牢獄中!”

“所以,陛下不但要釋放僧人,還該治龍公子之罪!”

事情終於還是牽連到龍公子了,周擎天一點都不意外。

這是早就預料到的。

他當即道:“龍公子不可能抗旨不尊,可能…他隻是有事耽擱了!”

王珪再次道:“陛下不必為龍公子開脫,什麼事能耽誤這麼久?”

周擎天臉上寫滿無奈之色:“好好好,朕不為龍公子開脫!”

“隻不過現在天色已晚,不如這樣,明日一早,朕就親自下令去放僧人!”

“順便,朕也要治龍公子的罪,絕不拖延,如何?”

王珪頓了頓,雖然他更希望周擎天立刻就行動。

但再多等一晚,似乎也冇什麼。

可就在這時,田橫忽然又走了進來,臉上儘是焦急之色。

周擎天眉頭一皺:“田老,發生什麼事了?”

田橫不敢有半點拖延,立刻道:“陛下,事情惡化了!”

“信眾已經開始衝擊京城大牢!”

“請陛下下令,是否立刻調千牛衛進京彈壓!”

周擎天心頭咯噔一聲。

他冇想到事情惡化的這麼快。

一旁,本來想就此作罷的王珪聞言,一下也坐不住了。

他急切道:“陛下,不能等了!”

“必須今晚就放了大慈悲寺的僧人。”

“否則京城大亂,天下大亂啊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