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薑韻寒前腳剛走,後腳周擎天就回到了龍府。

他深吸一口氣調整情緒後,才笑著喊道:“娘子,我回來了!”

以往,薑韻寒會立出現迎接。

但今天,周擎天喊了好幾聲都不見有人出來。

也就在這時,田橫急匆匆地從門外走進來,沉聲道:“公子,不好了,薑姑娘進宮了!”

“什麼?”

周擎天麵色陡然一變。

田橫道:“此刻薑姑娘,已經被金吾衛發現蹤跡。”

“雖然此刻兩方還保持著剋製。”

“但薑姑娘情緒十分激動,她很有可能會大開殺戒!”

周擎天大驚失色,他來不及多思考:“走,立刻回宮見她!”

ps://m.vp.

田橫卻連忙攔住周擎天道:“陛下,你要想清楚,要以陛下的身份見薑姑娘,還是以龍公子身份見她!”

周擎天頓時沉默。

隨後他緩緩道:“先用皇帝身份去見她吧,否則搞不清她為何忽然發難!”

田橫這才點頭答應。

卸下易容後,兩人迅速回到皇宮。

此刻皇宮內外一片戒嚴,百騎司高手在房頂閃轉騰挪,金吾衛頻頻調動,每個人身上都帶著一股肅殺之氣。

在皇宮深處,靠近萬民宮的一個廣場上。

數千金吾衛,已經將這個廣場裡三層外三層地圍了起來。

廣場正中間站著的,真是薑韻寒。

此刻,薑韻寒握著手中寶劍的劍柄,卻並冇有拔劍。

她用少有的平靜語氣,一字一句道:“諸位,我此次進宮,隻是想和陛下談點事!”

“你們攔不住我的,把路讓開吧!”

“否則,彆怪我不客氣!”

金吾衛們哪兒敢聽這話。

他們豎起長槍,對準薑韻寒,沉聲嗬斥道:“擅闖皇宮者,死!”

薑韻寒雙目一凜。

緊接著她玉足猛地一跺。

轟!

一聲巨響傳出,一股強橫氣浪,立刻以薑韻寒為中心,呼的一下朝四周擴散而開。

廣場的青石地麵,也寸寸龜裂,席捲向周圍的金吾衛。

霎時間,上百個金吾衛就被氣浪直接掀翻。

金吾衛的隊形也因此大亂。

薑韻寒立刻施展輕功,身形一展衝上天空!

“放箭!放箭!”

下方金吾衛慌忙大喊。

遠處的弓箭手趕緊放箭。

咻咻咻!

霎時間,漫天箭雨朝薑韻寒飛去。

薑韻寒深吸一口氣,手中寶劍終於出鞘。

下一秒,一道劍光在空中亮起,劍氣呼嘯縱橫而出,形成一道肉眼可見的劍氣屏障。

那諸多箭矢撞在劍氣屏障之上,瞬間就被滾滾劍氣斬得粉碎。

“繼續放箭!繼續放箭!”

“八牛弩呢!上八牛弩!”

弓箭手繼續放箭,金吾衛們,則推著八牛弩車瞄準了薑韻寒。

八牛弩的箭矢猶如標槍般大小,能一箭射進石頭打造的城牆之中,是頂級的殺器。

薑韻寒察覺到這一點,她不敢大意,身形立刻飛掠向八牛弩車。

眨眼間,她就衝到八牛弩車麵前,揮劍一斬。

哢嚓兩聲,兩台八牛弩車立刻被斬斷損毀。

可再抬眼一看,其他地方,也推出了不少八牛弩!

薑韻寒美目一寒,嬌喝道:“看在夫君的麵子上,我已經處處留手,你們不要逼我!”

說話間,她抬手一劍淩空斬出。

一道劍氣貫空而去,再次斬碎一輛八牛弩車!

但金吾衛絲毫不退:“擅闖皇宮者死!”

說話間,越來越多的金吾衛朝這邊彙聚。

並且八牛弩車以及弓箭手,也越來越多。

薑韻寒深吸一口氣,眼中殺意終於不再掩飾。

可就在這時,一個聲音突兀響起:“陛下有旨,放薑韻寒麵聖!”

金吾衛們都是一驚,陛下怎麼要見這個刺客?

多危險啊!

但他們不敢質疑,紛紛收起兵器,給薑韻寒讓開了一條路。

薑韻寒暗暗鬆了口氣。

隨後她順著讓出來的路,快步走到了萬民宮。

走進金碧輝煌的大殿後,薑韻寒卻冇心思去多看兩眼。

她目光立刻落到了坐在龍椅上的周擎天身上。

緊接著她立刻道:“皇上,我想請你收回聖旨!”

周擎天故作不知情:“什麼聖旨?”

薑韻寒一字一句道:“你讓我夫君龍公子,帶兵去救蘇媚的聖旨!”

周擎天冷笑連連。

他站起身,指著依舊是亂糟糟一片的萬民宮外,道:“且不說朕乃天子,一言九鼎,絕無收回之理!”

“就說你今日擅闖皇宮,還打傷那麼多金吾衛,朕也不能聽你的!”

“否則天下人豈不是都以為,朕怕了你?”

“要是以後,其他人想讓朕做什麼,也學你殺進皇宮怎麼辦?”

薑韻寒瞬間語塞,她思維簡單而直接,根本冇想這麼多彎彎繞。

一下子,她有話都說不出來。

周擎天看得心中一陣暗自發笑。

麵上,他則繼續道:“這一次,看在龍公子忠心耿耿為朕做事的份上,朕就饒你闖宮之罪!”

“快回去吧,朕還有很多事要忙呢!”

薑韻寒頓了頓,卻不願意走。

她銀牙輕咬:“陛下,我知道我做得不對!”

“但…你讓我夫君帶兵搶蘇媚的事,根本就不可能成功!”

“所以我還是想求您收回成命!”

周擎天眉頭一皺,聲音中帶著一絲不耐:“你是不是覺得朕好說話?”

“嗬嗬,你若不想讓龍公子去,那你大可自己去!”

“朕聽說,

你還是崑崙劍派第一高手,想必你出手的話,不會太難!”

說完,周擎天忍不住暗暗觀察薑韻寒的反應。

但此刻的薑韻寒,隻是呆立在原地,一動不動,看不出她心中有什麼想法。

就在周擎天有些著急的時候,她終於緩緩開口。

“既然陛下堅持,那我就不再叨擾陛下了!”

說完,薑韻寒一刻也不停留,轉身施展輕功,飛掠不見。

倒是周擎天愣了好久。

什麼意思,這薑韻寒難道這就要放棄了?這就捨得讓她夫君去送死了?

周擎天心中打鼓的同時,又趕緊叫來田橫:“田老,我得趕緊再回龍府去看看薑韻寒,快給朕易容!”

“遵旨!”

田橫趕緊出手,將周擎天易容。

隨後兩人快速悄悄出宮。

不一會兒,周擎天就以龍公子的身份,再次回到了龍府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