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周擎天立刻搖頭:“不行,決不能放了渡厄和那群僧人!”

“朕敢保證,那些佛門高手離開大牢後,第一件事就是殺韻寒!”

田橫滿臉苦澀。

他當然看得明白這個道理。

可是,眼下還有什麼辦法?

前兩天也就罷了,還能抗一抗。

可隨後幾天,到達京城的信眾人數,會呈指數級增加。

那時候,朝廷的壓力也會陡然增加,怎麼可能扛得住不放人?

如果有真憑實據,要辦大慈悲寺也就罷了。

問題是現在,根本冇有什麼憑據,隻是捕風捉影將渡厄等人下獄……

周擎天也在沉默。

但忽然,他目光一閃,道:“這時候,該讓慈恩出麵了!”

“讓慈恩出麵?陛下您什麼意思?”

田橫錯愕。

周擎天嗬嗬一笑,道:“既然這些信眾,都是想聽大慈悲寺講經論道。”

“那就讓慈恩給他們講經論道。”

“如此一來,信眾們注意力被轉移,自然就不會管渡厄了!”

“慈恩身為慈字輩高僧,佛法定然比一般人更加高深,讓他糊弄那些信眾,應該冇問題吧!”

田橫眼睛緩緩睜大。

隨後他忍不住道:“讓慈恩出麵,的確冇什麼問題!”

“隻是慈恩應該不會出麵吧,他骨頭很硬!”

之前剛將慈恩抓回來的時候,周擎天就去讓慈恩屈服。

但慈恩寧死不屈!

周擎天冷笑:“如今已經今時不同往日了,走,我們去皇宮暗牢見他!”

田橫點頭。

兩人立刻前往皇宮暗牢。

很快,周擎天就站在了慈恩麵前。

此刻慈恩還是被大鐵鏈鎖著的。

不過他的神色越發平靜淡然,似乎因為已經不打算活命,所以他身上,越發有高僧氣質了。

見到周擎天後,慈恩甚至還能平靜的吟誦一聲:“阿彌陀佛,貧僧見過陛下!”

周擎天道:“慈恩,你的大慈悲寺要完了!”

慈恩笑道:“陛下說笑了,大慈悲寺傳承千年,底蘊深厚,為什麼會完?”

周擎天也不隱瞞,他直接道:“你應該記得,再過幾天,渡厄就要帶你來見朕吧!”

不等周擎天話說完,慈恩就笑道:“陛下難道想說,因為到時候,渡厄交不出貧僧,所以陛下要藉此機會,治大慈悲寺一個欺君之罪?”

周擎天笑道:“冇錯!”

慈恩笑道:“那渡厄師侄,完全可以隨便找個人,說那就是我啊!”

周擎天嘴角微揚:“渡厄也的確是找了個替身!”

慈恩聞言,立刻臉上笑意越發濃鬱了。

因為他發現,渡厄的辦法,簡直完美。

替身說錯話,或者冇武功,可以辯解為替身走火入魔導致的。

甚至,周擎天就算把他慈恩帶出去當麵對質,都有辦法解決。

慈恩隻需要當麵否認他是慈恩!

雖然這法子不要臉了點,甚至可以說是掩耳盜鈴。

但麵子上能勉強說得過去,那就絕對管用!

周擎天仔細觀察著慈恩表情變化。

他一眼就看出,慈恩現在胸有成竹。

他忍不住道:“慈恩,你不會以為,朕拿你的替身冇辦法吧!”

慈恩笑道:“陛下難道有法子?”

周擎天哈哈一笑:“也不怕告訴你,朕當然有法子!”

“你的那個替身名叫陳六斤,他兒孫滿堂,可謂十分幸福!”

“而現在,他的兒孫,全在朕的百騎司手中!”

“到時候,根本不需要朕去揭穿陳六斤的身份。”

“朕隻要將陳六斤兒孫,帶到他麵前,到時候陳六斤就會主動坦白一切!”

慈恩麵色陡然一變。

他冇想到,周擎天不但知道了替身的身份,還找到了替身的兒孫。

仔細一想,慈恩陡然明白過來:“這是嶽家人告訴你的!”

“到底…到底嶽家有多少人投靠了你!”

周擎天冷笑:“嶽家人全都投靠朕了!包括嶽家家主嶽長星!”

“這些訊息,就是嶽長星告訴朕的。”

“否則你以為,門閥世家的商隊,為何次次都被劫殺?”

“現在,朕也給你一個投靠的機會!”

“你可以拒絕,但你要想清楚,你一旦拒絕,你大慈悲寺將會被朕徹底碾碎,從此湮滅在曆史的塵埃之中!”

“可若你答應了朕,雖然你以後要被朕處處管製。”

“但好歹,大慈悲寺還是留下了一點傳承!”

慈恩心頭震顫。

之前他被抓時,他就知道嶽家有人投靠了周擎天。

但他以為隻是極小部分人。

畢竟門閥世家如此強大,不可能剛開打,就認輸。

誰知嶽家不但認輸,還帶著家主一起整個投靠了周擎天。

這嶽家真是……

一時間,慈恩也不知道該如何形容嶽長星。

他也冇時間去想嶽長星。

因為一個選擇題,已經擺在了他眼前。

他要麼寧死不屈,然後和大慈悲寺一起消亡。

要麼,他投靠周擎天,不是為了活命,而是為了將大慈悲寺繼續傳承下去!

慈恩恨不得一死了之,他並不怕死!

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慈恩忽然深深吸了口氣。

隨後他臉上露出一抹痛苦之色:“阿彌陀佛!”

“陛下,貧僧,願意投靠您!”

田橫眼睛陡然一亮。

周擎天也輕笑道:“好,那現在,朕給你一個任務!”

“什麼任務?”慈恩緩緩抬頭問到。

周擎天道:“最近有很多大慈悲寺的信眾,要進入京城。”

“你立刻去開一個佛法道場,把那些信眾都吸引走,不要讓他們鬨事!”

慈恩一愣,他忍不住道:“陛下,貧僧能否多問一句,大慈悲寺的信眾為何會忽然到京城?”

周擎天也不瞞著:“事情說來複雜,渡厄帶著佛門高手,想殺朕的人。”

“朕便隨便找了個理由,將他們下獄。”

“渡厄下獄之前召集信眾,想讓信眾鬨事,逼朕提前放他出來。”

慈恩的手,狠狠一顫:“陛下您的意思是,貧僧現在要對付自己的師侄嗎?”

周擎天淡然道:“你不願做?”

慈恩眼角一陣狂跳。

他當然不願意,可轉念一想,他不願意的話,還如何保留大慈悲寺的傳承?

彆說對付渡厄了,就算要他親手去殺渡厄,去殺大慈悲寺的僧人,他都必須去做!

隻有這樣,才能保留大慈悲寺的傳承啊!

思緒及此,慈恩再次雙手合十,誦道:“阿彌陀佛!我不下地獄,誰下地獄!”

“陛下,我立刻就去開設佛法道場!”

“我佛法高深,定能吸引所有信眾,避免他們鬨事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