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田橫不再賣關子。

他直接道:“陛下,您大可直接下聖旨,立刻放了所有僧人!”

“您還可以下旨,讓人全力追捕薑韻寒!”

“但您不能隨便找人。”

“您必須將這些事,全都交給‘龍公子’做!”

“畢竟龍公子就是陛下您自己,您在做事的時候,便可以隨意拖延時間。”

“等朝野震怒,天下不滿,實在拖不住的時候,陛下您直接賜死龍公子就行!”

周擎天聞言,不由得愣住。

這個法子,其實中心意思,就是推一個替死鬼出來!

隻不過這次的替死鬼,不是真人,而是周擎天那層龍公子身份!

是個好主意!

思緒及此,周擎天想也不想就道:“好,那就這麼辦了!”

“陛下!”

忽然,一旁魏忠賢又走過來,低聲道:“渡厄大師求見!”

周擎天眼睛一眯:“他又來做什麼?”

轉念一想後,他還是道:“罷了,讓他來見朕吧,朕正好要給他上演一場好戲呢!”

很快,渡厄快步走進萬民宮。

看到周擎天後,渡厄立刻跪地山呼道:“阿彌陀佛,貧僧叩見陛下!”

周擎天冇讓渡厄站起來:“渡厄大師,你又來找朕做什麼?”

渡厄跪在地上,平靜道:“陛下,貧僧見皇上有兩件事!”

“第一,龍公子執法不公,胡亂抓捕僧人!”

“第二,陛下您並未真的追捕薑韻寒!”

周擎天聞言,不由得心中冷笑。

王陽虎說的果然冇錯。

處事不公,會引人不滿。

這不,渡厄現在就來找事了。

可以想象,若今天不給他個完美的答覆,他回頭定然會肆意傳播這件事。

到時候,大週上下都會掀起一場風浪!

回過神來後,周擎天當即道:“這兩件事,朕已經注意到了!朕也想好瞭解決辦法!”

“朕馬上就下旨,立刻讓人放了那些僧人!”

“同時,朕會再次下旨,抓捕薑韻寒!”

渡厄愣住。

他心中有些打鼓。

事情好像順利的過分了!

頓時,他忍不住催促道:“那請陛下下旨吧!”

他懷疑周擎天是說話話糊弄他,是緩兵之計。

誰知周擎天聞言後立刻道:“來人,給朕擬聖旨!”

魏忠賢連忙取來聖旨玉璽筆墨等等。

緊接著周擎天口述擬旨道:“傳朕聖旨,命欽差龍公子,立刻去釋放僧人!”

聽到這裡,渡厄眼中充滿不可思議之色。

自從他認識周擎天以來,就冇這麼順利的辦過事!

周擎天的聲音繼續響起:“另外,再命欽差龍公子,帶金吾衛一千,百騎司高手一百,衙役武侯若乾,去抓捕薑韻寒!”

聽到這裡,渡厄慌忙喊道:“陛下,薑韻寒是龍公子的妻子,您讓他抓捕薑韻寒,那不是……”

不等他話說完,周擎天就一聲冷哼道:“舉人不避嫌這句話,渡厄大師應該聽過吧!”

“朕相信,龍公子對朕忠心耿耿,必然不會徇私舞弊!”

渡厄嘴角一抽:“陛下,您這麼說,也並不能服眾!”

他的態度,早在周擎天預料中。

周擎天當即道:“那這樣吧,若是十天之內,抓不到薑韻寒,龍公子也要同罪論處!”

渡厄再次愣住。

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同罪論處…那不就是死?

這種重壓之下,彆說抓的是妻子,就算抓的是老爹,怕是很多人都毫不留情!

太順利吧!今天陛下也太好說話了吧!

一時間,渡厄忍不住重新審視起周擎天。

這等為了法度,對自己信任的心腹欽差,都絲毫不留情麵的帝王,實在是太恐怖!

以後行事,一定要更加小心。

否則一旦落到周擎天手中,怕是隻有死路一條!

萬千思緒一閃而過,隨後渡厄才道:“阿彌陀佛,陛下大公無私,實乃千古聖君,小僧佩服!”

他是真佩服,都自稱小僧了。

周擎天冷笑連連:“好了,渡厄大師要是冇其他事,就回去吧,朕還有其他事要辦!”

渡厄連忙叩首:“陛下萬歲,小僧告退了!”

說完,他起身離開。

不過走出皇宮後,他並冇有急著離開,而是站在皇宮門口,暗暗等待。

萬民宮中,渡厄的一舉一動,都在田橫的監視下。

聽到下屬傳回來的訊息,田橫當即彙報給周擎天:“陛下,渡厄還在皇宮門口等呢!”

周擎天嗤笑:“罷了,做戲做全套,就再給他演一演!”

“田老,給朕易容!”

很快,周擎天就易容成了龍公子模樣。

隨後他悄悄離開皇宮,又大張旗鼓地來到皇宮正門口。

正在宮門口暗暗等待的渡厄,看到龍公子模樣的周擎天後,頓時眼睛一亮。

也恰好就在這時,魏忠賢手持聖旨走出宮門,對龍公子大聲道:“龍公子接旨!”

“奉天承運皇帝詔曰,一命龍公子釋放胡亂抓捕的僧侶,二命龍公子立刻率人抓捕薑韻寒,十日之內抓捕不到,同罪論處!”

周擎天麵色淡然道:“微臣領旨!”

說完,他上前接過聖旨,轉身離開。

看到這一幕的渡厄大喜過望!

他很擔心周擎天之前還是糊弄他的。

但現在龍公子在大庭廣眾之下接了聖旨,一切就定死了!

見周擎天要離開,他趕緊追上去喊道:“龍公子請留步!”

周擎天腳步一頓,回頭冷哼一聲道:“渡厄?有什麼事嗎?”

渡厄臉上儘是得意的笑容:“本來以為,龍公子要關那些僧人五天。”

“冇想到這纔不到半天,龍公子就要去釋放他們了!”

“真是世事難料啊,阿彌陀佛!”

周擎天看著渡厄那小人得誌的模樣,暗笑不已。

不過麵上,他還是道:“確實世事難料,若你冇其他事的話,就請讓開,我還要去放人呢!”

渡厄滿臉喜色,順勢給周擎天讓開了一條路:“龍公子,請!”

周擎天立刻抬腳向前。

可很快,渡厄就愣住了。

那些僧人,全被關在了京城大牢,在京城西邊!

可週擎天現在走的方向,分明是京城西邊。

渡厄愣了下,冇有察覺到不對,他下意識提醒道:“龍公子,你走錯方向了,京城大牢冇在那邊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