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時間,渡厄心臟狂跳,一顆顆汗珠,都從額頭滑落。

如今劉方倒台,清流也被清空,朝廷空前強勢,大慈恩寺也不複當年榮光。

為了重新崛起,大慈恩寺暗暗加強了和門閥世家的聯絡,想藉助他們的力量,重回巔峰。

若這種事被周擎天抓住把柄,就麻煩大了!

佛門勾結世俗的門閥大族,一向是死罪。

幾百年前,就有好幾次滅佛的行動,就是因為佛門和世俗門閥牽扯太深!

思緒及此,渡厄不敢拒絕,他連忙道:“陛下想見慈恩師叔冇問題。”

“不過我聽說,慈恩師叔如今正在閉關。”

“所以恐怕得等一段時間,才能見得到!”

周擎天暗暗磨牙。

慈恩明明就是被派出去給門閥世家做事,這渡厄卻偏偏說在閉關。

ps://m.vp.

他森然一笑道:“哦?那朕要等多久才行?”

渡厄腦海飛速旋轉:“大概…大概要等十日吧!”

按照他的估計,十日之內,慈恩就能抓住那個司空摘星。

到時候再來見周擎天就行了。

聽到這話,周擎天立刻道:“好,那朕就等十日!”

“十日之後,你若不能帶慈恩和尚來見朕,就是你們大慈恩寺欺君,你可明白!”

渡厄連連點頭:“明白!貧僧明白!”

周擎天這才一笑:“既然明白,那就退下吧!”

“遵旨!”

渡厄弓著腰慢慢退出萬民宮。

此刻他臉色異常難看。

他陰沉著臉,回頭望了一眼恢弘大氣的皇宮後,才抬腳回到京城的佛堂。

待到夜色纔剛剛降臨,正在禪房中獨自誦經的渡厄,忽然聽到一陣腳步聲。

他回頭一看,隻見到一個滿頭白髮,手持禪杖的僧人走了進來。

這僧人雖是滿頭白髮,滿臉溝壑縱橫的皺紋。

但他步履輕快,氣息沉穩,似乎身體比健壯都中年人都要好!

看到來人,渡厄忍不住輕喚了一聲:“慈恩師叔,你怎麼這麼快就到了!”

慈恩點頭:“我早就想下山轉轉了,所以剛收到飛鴿傳書,我就立刻出發了!”

“這一路上,我不惜內力損耗,一路施展輕功,來得快一些也正常!”

“你去給門閥世家打個招呼吧,就說我到了,趕緊出發,最近武學到了瓶頸,需要契機突破!”

“抓那個勞什子的司空摘星,可能就是我的契機!”

渡厄聞言趕忙道:“好,我立刻通知門閥世家!”

“不過師叔你必須易容打扮一下,才能跟著他們出發!”

慈恩一愣:“為什麼?”

渡厄趕緊解釋:“因為皇帝好像察覺到我們和門閥世家的聯絡!”

“他甚至還開口欽點要見你一麵!”

“因為您要幫忙抓司空摘星,所以我推辭說您在閉關!”

“若您不易容隱藏行跡,被外人認出來了,很是麻煩!”

慈恩聞言心頭也是一驚:“皇帝知道我們和門閥世家的聯絡了?”

渡厄搖頭:“應該隻是有所察覺!但冇有確鑿的證據!”

“所以他的態度也不算強硬,也冇想撕破臉的意思。”

“我估計,隻要您十日之內回來,然後再去見他一眼,應該就冇有什麼事了!”

慈恩皺眉:“若我有事耽誤了呢?”

“那就是我大慈恩寺欺君!”渡厄麵色再次難看起來:“皇帝肯定會對我們下狠手!”

慈恩深吸一口氣:“我知道了,我會儘量快的趕回來的!”

渡厄也道:“慈恩師叔你也不用太過擔心。”

“畢竟那個司空摘星,絕不是師叔你的對手。”

“您出馬,必然手到擒來,花不了多少時間!”

慈恩輕輕點頭,神情頗為自信:“這倒也是,當年神劍山莊的莊主,也被我一杖打殺!”

“如今區區一個餘孽,又算得了什麼?”

說到這裡,兩人不禁對視一眼,笑容浮上麵龐。

第二天一早,周擎天忽然被人從夢中叫醒:“陛下!”

周擎天一陣皺眉,艱難地睜開眼。

看到來人是田橫,才深吸一口氣,讓自己清醒一些,道:“什麼事?”

田橫立刻道:“陛下,嶽長星傳來訊息,門閥世家的商隊又出發了!”

“而且慈恩大師也加入了商隊。”

“所以老奴來請示陛下,是否立刻出發,去截殺這次的商隊!”

周擎天當即坐起來道:“好,立刻出發,記住,千萬要將慈恩活著抓回來!”

“朕要以他為突破口,將大慈悲寺和門閥世家,一起拿下!”

田橫當即拱手:“遵旨!”

隨後,他快速離開皇宮,找到薑韻寒的住處,輕輕一叩院落門:“薑姑娘!”

“我來了!”

片刻後,院子裡就傳來薑韻寒的聲音。

緊接著一陣呼呼風聲傳來,抬頭一看,薑韻寒直接翻牆而出。

田橫站在門口愣了下,隨後不由得一陣無奈。

這種有門不走的跳脫性子,以後萬一進了後宮,後宮怕是要翻天。

這時,薑韻寒也開口:“咦,龍公子怎麼冇來?”

說話間,她忍不住四下張望,很希望看到周擎天的身影。

田橫這才道:“我家公子不懂武功,此行長途奔波,多有不便,所以…”

薑韻寒恍然大悟,眼中的失落一閃而過。

不過很快,她就打起精神:“沒關係,等我們抓住了慈恩禿驢再去找他,快,我們出發吧!”

田橫拱手:“好,請薑姑娘隨我來!”

旁邊,兩個百騎司高手出現,牽著日行千裡的汗血寶馬!

與此同時,在京城外的一片樹林中。

三大家門閥世家家主,齊聚於此。

在他們麵前,是五百多人的商隊。

比平時多出來的一二百人,是他們府中的武功高手。

若是遇到一般馬賊,就算對方有五六百人,甚至上千人,就靠著這一二百高手,都能將其殺穿!

但在今日,這一二百人都不算什麼。

更重量級的是此刻站在最前方的慈恩大師。

慈恩穿著一身黑袍,將自己光頭都籠罩在其中,讓人看不穿他的容貌。

項聖章臉上掛著微笑,道:“慈恩大師,這次就麻煩你了!”

“若是不方便的話,你就將那司空摘星殺了,將神劍山莊餘孽斬草除根。”

“若是方便的話,你將他生擒回來,如何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