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嶽長星聞言滿嘴發苦。

他看了眼兒子嶽成緣的模樣,終於還是忍不住道:“陛下…不然,給他換個好點的監牢吧!”

“這皇宮的暗牢,我怕他待下去會瘋的。”

“求陛下看在微臣忠心耿耿的份上,答應微臣這個要求。”

一旁的嶽成緣也不住叩頭求饒:“求陛下了!求求陛下了!”

周擎天眼睛一眯,目光在兩人身上掃過。

沉吟片刻後,他才道:“田老,將嶽成緣轉移到你們百騎司的秘密據點,嚴加看管吧!”

百騎司的秘密據點,是處在宮外的各種雅緻院落,經常被用來當監牢。

雖然還是坐牢,不過條件的確好了許多。

聽到這話,嶽長星忍不住再次跪地磕頭:“多謝陛下!多謝陛下!”

周擎天冷冷一哼:“好了,你回去派遣人手吧,彆動作慢了,讓其他兩家看出端倪!”

ps://vpka

shu

“遵旨!”

嶽長星依依不捨地看了眼兒子嶽成緣,這才離開。

很快,三大門閥世家組成的最新商隊,再次悄悄出發。

為了保密,他們甚至不敢在京城內部集結,而是從京城各個城門分彆出去,再在京城外圍,悄然彙合。

最後一行三百來人,朝著容平州的方向趕路。

百騎司高手也換上了便裝,暗中行動。

他們輕裝簡從,快馬加鞭,走在了三大門閥世家商隊的前麵。

一天時間飛快過去。

三大門閥世家商隊,輪番休息,半刻都不停歇,竟已經走出了三百多裡,進入了容平州的地界,速度之快,讓人咋舌!

進入容平州後,商隊的成員們,總算鬆了口氣。

“聽說我們之前的商隊,居然被馬賊劫殺了。”

“也不知道是哪兒的蟊賊,竟然敢對我們三大門閥世家的商隊出手。”

“話說,咱們不會也遇到路匪馬賊吧!”

“絕對不會,我們已經到容平州了,容平州一向安定富足!”

“對,我在容平州走商很多年了,聽都冇聽說過這裡也有劫道的事!”

商隊眾人說說笑笑,神情輕鬆。

可就在這時,一陣急促的馬蹄聲驟然從前方響起。

抬頭一看,前方竟忽然出現了上百騎著高頭駿馬,手持兵刃,蒙著麵,渾身帶著淩冽殺氣的不明人士。

“這…這是什麼!”

商隊中的眾人麵色驟然一變。

有人趕忙向後麵看去,想檢視退路。

結果一回頭他們就發現,在後路上,也出現了好幾十個人,手中拿著森然兵刃,正朝著他們發笑。

前有狼,後有虎!

一下子,整個商隊都變得慌亂起來:“完了,我們也遇到劫道馬賊了!”

“怎麼會這樣,容平州可從來冇出現過馬賊。”

“我怎麼這麼倒黴,本來這商隊中冇有我的位置,是我專門找家主求來的,早知如此,就不去求了!”

但也有人壯著膽子站出來厲喝道:“你們是哪個山頭的,你們知道我們的身份嗎,敢動我們,你們不怕被秋後算賬嗎!”

“我們是哪個山頭的?”麵前的‘馬賊’們對視一眼,都露出了嗤笑。

隨後一麵大旗,忽然被他們綻開。

隻見到一麵黑旗之上,四個大字龍飛鳳舞:司空摘星!

“哼,我家首領司空摘星,和你們三大門閥是世仇!”

“且不說我家首領不怕你們秋後算賬,即便怕,也要殺光你們這群門閥世家之人!”

“兄弟們,隨我上!”

霎時間,一兩百個高手縱馬直直朝著商隊中殺去!

與此同時,在薑韻寒的住處。

此刻她正在閉關練功,隻是一天一夜過去了,她卻絲毫冇有進入閉關狀態。

因為她隻要一閉上眼,和龍公子的一幕幕,就不由自主地出現在眼前,擾亂她的心智。

她已經竭力不去想,可卻總是壓製不住。

又是一次入定失敗,薑韻寒終於放棄閉關的念頭。

隨後她走出房間,施展輕功,一路飛掠,來到永安王府。

此刻太王妃正在永安王府的花園中散步。

薑韻寒從天而降,落到太王妃麵前。

太王妃一驚:“啊…韻寒,是你啊,嚇死我了,你怎麼來了,不是說要閉關嗎?”

薑韻寒小嘴微微撅起:“我師父給我的心法有問題,我冇法兒閉關!”

太王妃不懂武功:“那…那你以前是冇閉過關嗎?”

薑韻寒道:“以前是閉關過又怎樣,心法就是有問題,讓我冇法兒入定!”

說話間,她玉足使勁跺腳,像極了小女孩。

一看到薑韻寒這幅怪天怪地怪空氣的樣子,太王妃就明白過來。

她臉上露出微笑:“好了好了,你是不是忍不住,想見你說的那個人了?”

薑韻寒嘴巴撅得更高了:“我冇有!”

太王妃也不反駁,隻是道:“你把那人帶過來,讓姐姐看看。”

“你年紀也不小了,該找個人嫁了!”

“爹孃已經不在世,就讓姐姐幫你把關,怎麼樣?”

薑韻寒臉蛋一下變得通紅:“姐姐你胡說什麼!我…我什麼時候要嫁人了!”

“我師父給我算過命,說我要是嫁人的話,會死的!”

“我纔不嫁人呢!”

太王妃無奈道:“好好好,不嫁人,那你就當姐姐我,想結識一下你的朋友,怎麼樣?”

薑韻寒這才道:“好!我現在就找他!”

說話間,她順手從自己的袖袍中,拿出了一隻信鴿。

是剛纔出門時,就準備好了的。

太王妃見薑韻寒做足了功課,不由得苦笑。

她看出來了,薑韻寒絕對動了春心,隻是麪皮薄,不好說出口。

於是她心中暗暗打算,若是那人來了,又不差的話,就撮合一下兩人。

實在不行,請周擎天幫兩人賜婚,都不在話下。

目光回到皇宮中。

周擎天正在檢視奏章,如今東五城已經徹底拿下。

慕容軒轅帶兵,要長期駐守在那裡,防止雲州王或柳生雪姬偷襲。

忽然,田橫快步走進來,道:“陛下,剛剛老奴收到了薑姑孃的飛鴿傳書!”

周擎天頭也不抬,繼續看奏章:“哦,她有什麼事嗎?又催朕救周長安?”

“不是,她想和您見麵!”田橫道。

說完,他又補充道:“而且是在永安王府見麵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