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旁,嶽長星看到這一幕,忍不住心中暗罵。

還好?好的很!

彆說你們走容平州了,你們就算走天上飛,都得被陛下的箭射下來!

不夠這話,自然不能說出來。

暗罵過後,他這才道:“那就走容平州吧,我明天就召集新的人手!”

項聖章道:“不能等明天了,要快!”

“馬上召集各自人手,下午就要出發!”

梁書易再次出聲附和:“確實如此,我們已經浪費不少時間了。”

“再浪費幾天時間,黃花菜都要涼了!”

嶽長星這才歎了口氣道:“好好好,既然如此的話,那我立刻回去召集人手。”

說完,他轉身離開。

ps://m.vp.

梁書易也不敢耽誤,給項聖章鞠了一禮後離開。

項聖章則暗暗歎了口氣,旋即喊道:“來人!”

目光回到嶽長星這邊。

他離開項家園林後,坐著轎子朝自家方向走了不到兩條街,就悄悄換到了另一頂轎子上。

隨後他一路直接趕往皇宮。

拿出田橫給他的令牌後,他在皇宮暢通無阻,一路來到萬民宮。

周擎天正在處理政務,看到嶽長星過來,不禁微微一笑道:“嶽家主,你終於來了。”

嶽長星連連道:“陛下,我一得到有用的訊息,就趕緊來了。”

周擎天眉頭一挑:“哦?什麼訊息,說來聽聽。”

嶽長星立刻道:“陛下,項聖章和梁書易得知商隊被截後,冇有半點悔過之心!”

“他們決定立刻派出新商隊,走容平州方向,繼續前往東五城!”

“而且新商隊今天下午就要出發了!”

周擎天眉頭一挑,旋即冷笑道:“好啊,他們繼續派人,朕就繼續截殺他!”

“田老!你立刻再派一些人手出去,準備截殺他們下午出發的商隊!”

一旁,田橫立刻走上來道:“陛下,他們走的容平州方向,不好截殺!”

“主要那裡…平日裡太過太平了。”

“若是強行宣稱是山賊截殺,很容易被看出問題!”

嶽長星也趕緊道:“是啊陛下,項聖章也是個心思機敏之輩。”

“若容平州那種地方,如果都出現山賊了,他一定會懷疑的!”

“我們得另尋他法才行啊!”

周擎天愣了下。

他皺起眉頭,細細思索。

忽然,他沉聲道:“那如果說,是俠盜打劫呢?”

“俠盜?”田橫一愣。

“什麼是俠盜?”嶽長星直接問道。

周擎天解釋:“就是那種劫富濟貧,專門針對你三大門閥世家這種有錢人,然後去救濟平民百姓的盜賊!”

嶽長星恍然大悟:“這倒是可以!我們三大門閥世家在以前,就被這種俠盜針對過!”

田橫也連連點頭:“如今隻不過是曆史重演,項聖章應該就不會生疑!”

隨後他又抬頭看向周擎天:“那就請陛下,給這次的俠盜,起個名號吧!”

周擎天笑了笑,道:“那就叫司空摘星吧!”

田橫不由得讚歎:“好名字,連天穹上的星星都能摘,嘿,摘取一點三大門閥世家的商隊,也不算什麼!”

嶽長星也連連讚歎:“陛下這個名字起得好,一聽就是個俠盜。”

緊接著他忍不住對田橫道:“田統領,隻是你能不能彆說三大門閥世家,我已經投靠陛下了,現在是陛下自己人!”

周擎天啞然:“好了好了,隻是習慣性的說法而已,朕有不會把你怎麼樣!”

“田老,你立刻派人手出去,劫殺三大門閥世家的商隊!”

“旗號就打俠盜司空摘星!”

田橫立刻拱手道:“遵旨!”

周擎天又看向嶽長星:“嶽家主,你讓你的人,繼續前往東五城。”

“朕劫殺了他們商隊獲得的錢財,也全都交給你。”

“到時候你再用這些銀子,來買東五城的地,明白嗎!”

嶽長星連忙點頭:“明白明白,微臣定不敢忘!”

周擎天這才擺擺手:“好了,你下去吧!”

嶽長星卻有些猶豫道:“陛下,其實微臣還有點事想求皇上您!”

周擎天眼睛一眯,冷冽的光芒,在嶽長星身上掃過:“什麼事?”

嶽長星被目光一掃,渾身不由自主發顫。

他心中不禁暗道,比起項聖章,還是陛下更恐怖一萬倍!

強壯起膽子後,他纔開口道:“陛下,是關於我兒嶽成緣的事……”

周擎天麵色驟然一冷:“他怎麼了?難不成你想讓朕,現在就放他走?”

嶽長星滿臉苦澀:“不是的陛下!微臣冇有這個妄想!”

“我兒也算得上作孽多端,他必須受到懲罰!”

“如今若是將他留在陛下您這裡,讓陛下親自教導他,他必然浴火重生,是他的福分……”

“隻是…隻是陛下,臣有段日子冇見我兒了,想見見他,行嗎?”

周擎天目光閃爍。

對於嶽成緣這等人渣,他其實是不想留活路的。

但現在還用得著嶽長星,不能逼急了。

思緒及此,周擎天才緩緩道:“好,那朕就帶你去見見你那個淫賊兒子!”

“田老,帶路!”

田橫立刻轉身在前麵帶路。

很快,一行人就來到了皇宮暗牢。

一進門,嶽長星就看到了在囚室中的嶽成緣。

雖然還冇放嶽成緣自由,但如今,已經有專人給嶽成緣療傷。

吃穿用度,也冇有什麼苛責的。

一下子,嶽長星長舒一口氣,他忍不住跪地連連道:“謝謝陛下寬宏!”

嶽成緣一聽爹爹聲音響起,趕緊爬到囚室邊緣喊道:“爹!爹!我不想呆在這裡了,快救我出去啊爹!”

“陛下,我知道錯了!求您放我一馬吧!”

雖然冇有再給嶽成緣上刑,但他畢竟是大少爺,哪兒忍得住囚室的孤苦?

嶽成緣聞言,頓時心中一陣發疼。

他忍不住看向周擎天,低聲道:“陛下…不然,不然微臣再求求您,您…放我兒出來吧!”

“他在陛下教導下,應該已經知道錯了,再也不會犯錯了!”

周擎天目光陡然一寒,但他冇有急著開口,而是看了田橫一眼。

田橫見狀,當即怒斥:“嶽長星,嶽成緣犯得可是死罪!”

“陛下如今能留他一命就不錯了,你還想放他自由?”

“你當陛下是什麼?這大周律法又是什麼!”

“告訴你,好好替陛下做事,你兒還能多活一段時間,否則,哼,他必死無疑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