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薑韻寒下意識道:“什麼方法?”

太王妃這才笑道:“當一個女人喜歡上一個男人時,會無時無刻,想和他在一起。”

“所以接下來,你就不再去找你說的那個人!”

“若你能忍得住不見他,那就證明你不喜歡他。”

“若是你忍不住…”

薑韻寒立刻站起來道:“我一定能忍得住,我三天不見他,能不能證明我不喜歡他?”

太王妃微微撇嘴:“三天太短了。”

“那就十天!不!三十天!”薑韻寒粉拳緊攥:“我現在就回去閉關,我閉關一個月,絕對不見他!”

說著,薑韻寒轉身就走,一刻都不耽誤!

太王妃無奈地搖搖頭。

她感覺,問題似乎已經有了答案。

如果是不喜歡,又怎麼可能用閉關這種方法來逃避?

但她也冇多說,隻是目送著薑韻寒離開。

目光來到周擎天這邊。

離開永安王府的他,立刻進入百騎司的一個據點易容換裝。

打扮成龍公子模樣後,他直奔薑韻寒住處而去。

今天讓薑韻寒抓了個他和太王妃同床的現行,不知為何,心中總是有些發虛。

得趕緊以龍公子的身份,和薑韻寒見一麵,看看情況,才能安心。

“陛下,老奴看您這是喜歡上薑姑娘了!”

一旁,田橫低聲說道。

周擎天嘴角微微一抽:“朕隻是怕露餡了,所以過去探探口風!”

“畢竟接下來,朕還要和薑韻寒加深聯絡。”

“日後,還得靠她才能救媚兒!”

田橫輕輕一笑,道:“薑姑娘武功高強,性子活潑,人又是傾城絕世,陛下您喜歡也無可厚非…”

聽到這話,周擎天立刻瞪了田橫一眼。

田橫連忙閉上嘴。

也就在這時,兩人來到了薑韻寒的住處。

周擎天道:“薑姑娘估計還在永安王府,咱們就在這外麵等等吧!”

“遵旨!”田橫微笑。

也就在這時,一陣破空風聲從上空傳來。

抬頭一看,隻見到薑韻寒施展輕功,橫空飛掠而過。

那曼妙身姿淩空飛掠,驚若翩鴻,美麗到極致,讓人不禁神迷!

周擎天當即喊道:“薑姑娘!”

“龍公子你怎麼來啦!”薑韻寒驚喜,下意識要落到周擎天身旁。

但猛然間,她想起自己要做的事。

於是她連忙道:“龍公子,我要閉關一個月,有什麼事,一個月後再說吧!”

說完,她趕緊進入住處,怎麼喊都不再出現。

周擎天一臉茫然:“她這是…看穿我身份了?”

田橫搖頭:“以薑姑孃的性格,看穿您的身份,怕是會直接大打出手。”

“想來,她應該隻是武功到了緊要關頭,所以需閉關。”

周擎天輕輕點頭:“既然如此,咱們就走吧!”

說話間,他忍不住望了眼薑韻寒剛剛消失的方向,有些失落。

田橫微笑:“遵旨!”

兩人一路回到皇宮,剛到萬民宮,一直信鴿從天而降,落到田橫肩頭。

田橫取下信鴿腿上的密信一看,臉上立刻露出了笑意:“陛下!好訊息!”

“昨夜老奴連夜派出百騎司高手,以及嶽家人馬。”

“他們騎千裡馬日夜兼程,已經追上了三大門閥世家的商隊!”

“而且,他們也成功以山賊的身份,將三大門閥世家的商隊,全部劫掠一空!”

“其中項家和梁家的錢財,也儘數被咱們的人拿到手了!”

周擎天眼睛一亮:“這麼快?快,讓朕看看!”

他連忙起身,接過田橫手中的密信,仔細檢視。

看完之後,他忍不住一聲大笑:“好!劫掠的好!”

田橫則道:“陛下,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?”

周擎天笑道:“朕能得到訊息,項家和梁家,肯定也能得到訊息。”

“接下來自然是等嶽長星,把他們三家內部的情況送過來。”

“朕再看情況,作出應對手段!”

與此同時,在項家的園林之中。

此刻,三大門閥世家的家主,再次在這裡聚首。

隻不過這一次,就冇有上一次那麼輕鬆的氣氛了。

三位家主都陰沉著臉,彷彿發生了什麼不好的事。

最後還是嶽長星開口:“這口氣我咽不下!區區山賊,竟然也敢對我們三大門閥世家動手!”

“我這次派出去的六十個人,帶著的兩百多萬兩銀子,全都冇了!”

“我要立刻調集人馬,去乾掉那群山賊!”

嶽長星怒髮衝冠,眼睛都紅了。

梁書易卻忍不住道:“嶽家主,你急什麼急,你才損失了六十個人,兩百多萬兩銀子而已!”

“我可是損失了超過三百萬兩銀子,八十多個人!”

說話間,梁書易看向項聖章。

他梁家一向以項家為首,梁書易也一直彷彿是項聖章的下屬。

項聖章深吸一口氣,這纔開口道:“換做平日,區區山賊敢動我們三大門閥世家的商隊,的確該殺!”

“可如今不一樣,最近陛下一直緊緊盯著我們。”

“若我們大動乾戈,必然會讓陛下發現,我們在暗中派人!”

嶽長星咬牙切齒:“難道就嚥下這口氣?”

“忍忍吧!”項聖章麵色平靜:“我損失的人手和錢財,是你們兩人之和!”

“我都能忍得住,你們應該也能忍得住!”

“隻要我們順利拿下東五城,這點小損失,完全不在話下!”

嶽長星故作憤怒,來來回回踱步好久,才恨恨道:“算那群狗賊走運,那我們接下來怎麼辦?”

“當然是繼續派商隊了!”

“不能因為這點小事,就斷了東五城的利益!”

項聖章淡然道。

嶽長星一聽就驚了:“還派商隊?萬一又被搶了怎麼辦?”

梁書易撇嘴:“哪有那麼巧的事情?如今我大周總體上也算國泰平安,山賊冇有那麼多!”

項聖章點頭:“冇錯,大概率不會再碰到山賊了!”

“大不了,我們換一條更安全的路線。”

“這回,我們讓商隊走容平州那條路!”

容平州相對於之前的原州那條路線,要遠了大概三成。

不過容平州更加富庶,官道四通八達,沿途治安也很好,就算是亂世,都很少出現山賊。

聽到這話,梁書易忍不住連連點頭讚同:“好,就走容平州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