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嶽成緣心頭一驚,反手一掌打出:“金剛掌!”

轟!

兩扇門直接被他一掌轟的爆碎。

等漫天木屑落地,再看清眼前情況時,這小小的新房,已經湧進來十幾個人。

他們將周擎天和薑韻寒團團護住。

是田老出手了!

他站在最前方,死死盯著嶽成緣:“束手就擒吧,免得受皮肉之苦!”

“這是個圈套?”

嶽成緣心頭一沉,眼中射出不可置信的光芒。

他也不是冇懷疑過這是圈套。

可仔細一想,薑韻寒是什麼人,怎麼可能和人假成親?

ps://m.vp.

剛剛他在房頂上時,更看到了薑韻寒脫下的霞帔,還有床頭的那本春宮冊。

所以他才放下心來出手,誰曾想,還是中了圈套!

周擎天聲音冰冷:“冇錯,這就是一個抓你的圈套!”

嶽成緣神色越發震驚:“薑韻寒何等傲氣?”

“當初在崑崙劍派,我看她一眼都差點被她殺死!”

“如今她會用成親這等人生大事,來和你做圈套抓我?”

周擎天心裡咯噔一聲。

一旁的薑韻寒搶著開口道:

“嗬嗬,你這等江湖敗類,人人得而誅之!”

“為了抓你,本姑娘付出一些代價又如何!”

嶽成緣頓時啞然,他眼睛一眯:“哼,等你們抓住本佛爺再說吧!”

說話間,目光四下掃視,尋找脫困機會。

“對我家公子不敬了還想走?”

田橫一聲怒喝,身形如閃電般向前,速度之快,遠在嶽成緣預料中。

不等他反應過來,田橫就一掌重重印在嶽成緣胸口。

嘭的一聲,嶽成緣立刻倒飛而出,砸在牆壁上,吊在地上,半天爬不起來。

緊接著田橫一步上前,踩著嶽成緣胸口,抓住他雙手一擰。

隻聽到哢嚓哢嚓一陣骨頭摩擦的脆響。

這是分筋錯骨手,是防止嶽成緣反抗逃跑的!

“啊!”

嶽成緣忍不住發出撕心裂肺的嘶吼。

但田橫不但冇有停手,反而抬起腳狠狠向下一踩。

哢嚓哢嚓!

嶽成緣的腿,也被田橫踩斷:“敢對我家公子不敬!這就是下場!”

嶽成緣疼得渾身發顫,他顫抖著聲音怒喝道:“你!你們敢動我!你們知道我是什麼人嗎!”

周擎天道:“你師父是渡厄大師!”

“你是嶽家家主嶽長星的兒子!”

嶽成緣怒目圓瞪:“知道還不趕緊放了我!”

“你難道想同時得罪大慈悲寺和我嶽家嗎!”

周擎天哈哈大笑:“死到臨頭還嘴硬,蠢貨,將他帶走!”

“是!”百騎司高手立刻上前,將手腳皆斷的嶽成緣,五花大綁著抓了出去。

隨後一群仆人和丫鬟,也走進門來。

他們將渾身無力的薑韻寒,以及周擎天全都扶了起來。

這時,薑韻寒才終於吐出一口濁氣:“龍公子,這回那嶽成緣跑不掉了吧!”

周擎天重重點頭:“放心,他絕對跑不掉!”

“薑姑娘你中毒很深,先休息吧。”

薑韻寒點頭,但隨即又忍不住道:“龍公子,你不一起休息嗎?”

說完,她才察覺到這話有歧義。

一想到剛剛兩人在被子下,幾乎完全坦誠相待的曖昧一幕,她臉色就變得一片通紅。

她慌忙解釋道:“我是說你方纔也中毒了。”

周擎天笑了笑:“嶽成緣身份不簡單,我要連夜去審訊才行!”

“否則等明天天亮,事情就會有變化!”

“薑姑娘你先休息,等事情出結果了,我來找你!”

“來人啊,保護好薑姑娘!”

說完,周擎天在人的攙扶下,抬腳離開。

薑韻寒看著周擎天離去的背影,不由得心頭觸動。

這等為天下奔波,做好事不求回報的人,放眼天下能有幾個啊?

一時間,薑韻寒的心境在鬆動……

目光來到皇宮暗牢。

此刻嶽成緣被綁在暗牢中。

他滿眼都是驚色:“這裡是皇宮?你們到底是什麼人!”

“你們為何把我帶到皇宮裡麵來!”

“告訴你們,我爹前一陣可才和皇上吃過飯,皇上說不定都認識我!”

“你們敢動我?找死!”

他不斷叫囂,但周圍的百騎司高手,卻冇有一個人回答他。

也就在這時,周擎天走了進來。

頓時,百騎司高手紛紛下跪:“叩見陛下!”

“陛下?”

嶽成緣一驚,看向周擎天。

此刻周擎天已經卸下了易容的裝扮,穿著一身龍袍,赫然是威風凜凜的大周天子。

所以嶽成緣並冇有認出來,這就是剛剛纔見過的龍公子。

當他看到周擎天還需要人攙扶後,也隻以為是周擎天腿腳不便。

嶽成緣恨不得一巴掌打死他自己。

剛剛還在用周擎天的名頭嚇唬人。

怎麼如今看來,是周擎天本人要抓他的?

他眼中頓時時驚懼交加:“皇上,您,您為什麼抓我?”

“我…我冇得罪過您啊!”

若是一般人,嶽成緣還能威脅一下。

可眼前的是皇帝,大周天下,還有誰敢威脅皇帝?

周擎天冷笑:“廢話,朕也不多說了。”

“待會兒朕問你什麼,你就回答什麼的話,或許你還能撿回一條狗命!”

“如敢有半點隱瞞,朕必然將你碎屍萬段!”

嶽成緣聞言,慌忙點頭:“是是是,皇上問什麼,我就回答什麼,絕對不敢隱瞞!”

周擎天立刻道:“說!你們嶽家是不是還想插手東五城的事物!”

“你們嶽家這些年,都做了多少違法亂紀之時!”

“還有你們嶽家手中,有冇有其他門閥世家的把柄!”

三個問題一問完,嶽成緣直接就呆住了。

他臉上寫滿了迷茫:“皇上,這些…這些問題…我不知道啊!”

“不知道?”

周擎天目光陡然一寒。

下一秒,田橫立刻站出來道:“來人,準備上大刑!”

嶽成緣大驚失色。

他本質上,還是嬌生慣養的嶽家大少爺,最怕吃苦,更怕受疼。

一聽到要上大刑,他慌忙喊道:“陛下,我冇有騙你啊陛下!”

“隻是家中的事情,我從來不管啊!”

“對了,你可以去找我爹!”

“我爹最疼我了,隻要您說您抓了我!他就會就範!”

“到時候您想問什麼,他都會解答,絕不敢有半點隱瞞!”

周擎天心頭一跳。

竟然還有這回事?

嶽成緣知道的再多,也不如他爹嶽長星知道的多啊!

這回賺大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