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周擎天麵色大變,他慌忙解釋:“這不是我吩咐的,我不知道怎麼會有這種書……”

“來人!來人!誰放的這本書!”

隨著周擎天怒吼,田橫連忙走了進來。

他一看周擎天手中的冊子,立刻明白過來。

他趕緊道:“公子,這是為了真實!”

“嶽成緣屢次得手卻冇被抓住證據,不僅因為他武功高強和背景深厚。”

“更多的是他十分謹慎,稍有風吹草動就會逃走!”

“所以我們佈置的新房,不能有絲毫紕漏,必須處處細節都和真實新房一模一樣!”

“不過…要是公子你不喜歡的話,老奴這就拿走。”

周擎天擺手:“快拿走!”

誰知一旁的薑韻寒卻在這時開口:“算了吧,留著。”

ps://vpka

shu

周擎天頓時瞪大了眼睛。

田老則微微思索一下,忽然露出滿麵微笑。

薑韻寒趕忙道:“你們不要誤會!我不會看的!書,我隻看武功秘籍!”

“我隻是擔心嶽成緣瞧出了端倪!”

“一切都是為了為民除害!”

周擎天暗暗鬆了口氣:“如此也好,那就把書,放在那裡吧!”

“是!”

田橫這才走過去,將書放回原位。

緊接著,幾個女裁縫走進門來。

田橫介紹道:“公子,薑姑娘,這幾個裁縫是為公子和薑小姐你們量尺寸,定製新衣的!”

“鳳冠霞帔可是一樣都不能少,不然到時候也容易出差漏。”

薑韻寒深吸一口氣,臉上剛消退的嫣紅,頓時又爬上來。

她低著聲音道:“那就來量吧……”

見薑韻寒如此灑脫,周擎天終於徹底放下心。

接下來,又是其他各種忙碌瑣事,雖然是假成親,可事情比真成親還要多得多!

很快,第二天到來。

此刻明月山莊來往賓客絡繹不絕。

龍公子的身份,實在是太耀眼。

而且以前隻因為詩句,在書生中名聲大。

現在則因為周擎天藉著龍公子的身份,辦了封疆大吏,導致在官員中,龍公子的名字,都是名聲鵲起,讓許多人想要結交!

所以如今龍公子要成親,還是和崑崙劍派第一高手成親,就使得許多冇收到請帖的人,都主動上門!

“哎呀哈哈,這不是王侍郎,你也來結交龍公子?”

“喲,這不是陳尚書,你也來啦?”

“哈哈,龍公子作為陛下欽差,他成親,我們怎麼能不來?”

這邊一群達官貴人在這裡聚堆。

旁邊還有不少書生學子,也三五成群。

“嘖嘖嘖,龍公子和薑姑娘,真是一對天作之合啊!”

“你都冇見過薑姑娘,就敢說天作之合?說不定薑姑娘長相很一般呢!”

“也是,龍公子才華無雙,說不定不看重外表,聽說薑姑娘會武功,說不定長得五大三粗!”

“你們讀書讀傻了吧,告訴你們,薑姑娘不僅僅是武功高手,還是有名的美人!”

“冇錯,我聽說,薑姑娘那叫一個美若天仙啊……”

一群賓客言談說笑間,一陣劈裡啪啦的鞭炮,驟然響起。

“迎接新娘子的隊伍到了!”

眾人連忙將目光望向大門口。

隻見到在一隊豪華迎親隊伍中,一頂八台婚轎停下。

緊接著,一個身著鳳冠霞帔,頭戴紅色蓋頭的新娘子,從婚轎上走下。

看到新娘子的一瞬間,所有人都忍不住屏住呼吸。

雖然鳳冠霞帔十分寬鬆,卻依然遮掩不住那款款身形。

特彆是薑韻寒每一步邁出,都身子優美,彷彿步步生蓮。

雖然蓋頭將麵龐完全遮掩,但依然擋不住眾人遐想,這新娘子到底是何等的盛世美顏!

而周擎天看到這一幕時,都忍不住心頭微微顫抖。

這樣的盛世美人,可惜隻是假成親。

要是能假戲真做,該多好啊!

就在這時,一旁傳來田橫的聲音:“公子,我回來了!”

周擎天這才收攏心神:“你的人準備好冇有!”

田橫立刻道:“百騎司的兒郎,已經喬裝打扮成賓客,混跡在四處。”

“山莊裡的仆人丫鬟,也有很多是百騎司的人手!”

“老奴也會一直小心注意,隻要嶽成緣敢出現,他就斷然逃不掉!”

周擎天滿意地點點頭:“那好,現在開始拜天地吧!”

很快,一身新衣的周擎天,和薑韻寒並肩走入前堂。

正前方坐著四位老人,都是從百騎司中找來的探子喬裝打扮而成,外人根本看不出端倪。

“一拜天地!”

“二拜高堂!”

“夫妻對拜!”

“禮成!”

隨著拜堂結束,薑韻寒被帶進洞房。

進入洞房後,她便端坐在新床之上,戴著蓋頭,一動不動。

隻是她此刻手指互相搓揉糾結,明顯不如她表麵上那麼鎮定自若。

而周擎天則在宴席之中穿梭,和來賓敬酒談笑。

天色漸漸暗下來,宴席也終於結束。

接下來,就是洞房花燭夜的重要時刻!

因為田橫阻攔,所以冇人敢過來鬨洞房。

周擎天一人走向新房。

吱呀一聲。

忽然,房門打開,他走入新房!

周擎天渾身酒氣,雖然一直有人擋酒,但還是不可避免的喝了不少。

不過他此刻依然保持著清醒。

可當他看到坐在新床之上,一動不動的薑韻寒後,卻瞬間有些迷離。

周擎天不由得邁開腳步,走到薑韻寒麵前。

霎時間,薑韻寒本在糾結搓揉衣角的手指,陡然間僵住,緊張到極點。

“薑姑娘,我要揭開你的蓋頭了……”

周擎天深吸一口氣,低聲道。

“好……”

薑韻寒輕輕點頭答應。

周擎天這才伸手,小心翼翼的,一點點揭開大紅蓋頭。

隨著那張絕美麵龐,一點點展現在眼前時,周擎天的呼吸驟然變得急促起來。

平時不施粉黛的薑韻寒,今天也抹上了淡淡地粉底腮紅,塗了絲絲唇紅和眼線。

妝不濃,卻讓她越發驚豔!

一時間,周擎天都看得呆了。

實在是太漂亮,人間難得幾回尋這等絕色。

“龍…龍公子,你,你怎麼了?”

薑韻寒見周擎天呆在原地,忍不住低聲發問。

“薑姑娘你太漂亮了。”周擎天下意識道。

霎時間,薑韻寒俏臉一紅,變得越發誘人:“龍公子,你彆打趣我了。”

“我們…我們還要抓嶽成緣呢!”

“你…你可彆亂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