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嶽成緣說話時,滿臉真誠,看不出一點虛假。

劉伊人倒是冇多懷疑,她身份特殊,哪有人敢隨意動她?

項芳目光一閃,也有一絲意動:“你那定顏丹在哪兒?”

哪有女人不想青春永駐?

嶽成緣眼中閃過一抹狡黠:“這次我出門匆忙,冇帶在身上。”

“我立刻去回家去取,待會兒就拿過來。”

“你們在這裡等我一下就行。”

劉伊人搖頭:“今天不必了,我還要和孃親多說說話,冇時間等你。”

“過幾天吧,等我有空的時候再說。”

“冇問題!”嶽成緣滿臉微笑。

隨後他果斷轉身離開。

ps://m.vp.

他離開項家園林,回到嶽家大宅後,一個仆人忽然迎上來道:“少爺!”

“有屁快放,本少爺現在忙的很!”

嶽成緣哼哼一聲,鑽進他的房間中。

緊接著他便拿出一大堆瓶瓶罐罐,是各種藥物。

隨後他將其中幾種藥物混合配置起來。

作為大慈悲寺第一醫僧渡厄的徒弟,嶽成緣的毒藥之術,堪稱絕頂!

仆人已經習慣了嶽成緣配藥的動作。

他趕緊道:“少爺,您冇聽說嗎,龍公子要成親了!”

“他的新娘子,是崑崙劍派第一高手,薑韻寒!”

頓時,嶽成緣手上動作一僵。

他臉上儘是不可思議:“薑韻寒?她什麼時候到京城的?”

仆人連連搖頭:“這小的就不清楚了……”

“不過龍公子的確要和薑韻寒成親,這件事在京城都傳開了。”

“小的知道少爺您,一直對薑韻寒心存愛慕!”

嶽成緣抬手就是一耳光,打得仆人暈頭轉向。

“愛慕你媽啊,本少爺是出家人,能談情說愛嗎?”

“老子隻是以自己肉身,渡那些女菩薩成佛成聖罷了!”

“你立刻去給本少爺打聽清楚,這勞什子的龍公子和薑韻寒,到底什麼時候成親,又要在哪兒成親!”

仆人滿臉委屈,但絲毫不敢反抗:“是是是,小的這就去!”

等仆人離開後,嶽成緣才按捺不住心中激動,一拳重重砸在牆壁上。

隻聽嘭的一聲,牆壁震顫,上麵頓時破了個大洞。

嶽成緣滿臉都是興奮的淫邪光芒:“薑韻寒啊!你居然離開崑崙劍派了!”

“媽的,上次在崑崙劍派看到你,我不過是多看了你兩眼,你居然想拔劍殺我!”

“要不是師父拚死相救,現在我墳頭的草都有三丈高了!”

“想來,說不定你都忘記我了,你太傲了,冇有把任何人放在眼裡!”

“但是這回,你要落到老子手上了!”

“這次老子不但要使勁看你,還要把你扒個乾淨再看……哈哈哈!”

一陣放肆大笑後,嶽成緣猛地收起之前的藥。

雖然他對劉伊人也垂涎已久。

但對付劉伊人在他看來,是十拿九穩,根本不用著急。

眼下,還是將重點放在薑韻寒身上才行。

“薑韻寒啊,為了你,我可是專門蒐集了好久的藥材呢!”

嶽成緣喃喃著,打開一個隱秘的暗格。

然後,他從暗格之中,取出了三個晶瑩碧玉的小瓶子。

就在這時,仆人敲門進來:“少爺,打聽清楚了!”

“他們明日就要成親!”

“婚宴會在明月山莊舉行!”

明月山莊是京城外的一個莊園,十分奢華堂皇。

嶽成緣眼中笑意越發濃鬱:“好啊!好地方!本少爺就要在那裡,幫那勞什子龍公子洞房花燭!”

此刻,明月山莊仆人丫鬟臉上,全都洋溢著笑容。

莊子裡四處都掛著紅色絲綢紅燈籠。

一個個紅色的囍字,貼在幾乎每一個能看見的地方。

整個莊子上下都一片喜氣洋洋。

此刻,薑韻寒和周擎天並肩漫步其中。

看到這幾乎已經佈置完的一幕,薑韻寒不由得驚奇:“龍公子,這裡佈置得好快啊!”

周擎天一聲輕笑道:“這是一個皇莊,皇上也支援我們這次行動,所以他派人來佈置,自然十分迅速。”

提到皇上,薑韻寒小瓊鼻不由自主一抽:“哼,他做再多好事,也是個昏君!”

周擎天一陣磨牙:“薑姑娘,你是錯看皇上了。”

薑韻寒十分堅持:“他那麼欺負我的侄兒,怎麼叫錯看?”

周擎天十分無奈。

他深吸一口氣,道:“永安王之前私下畜養了十萬精兵,想要謀逆。”

“皇上能留他一命,已經不錯了。”

薑韻寒眨了眨眼睛。

她在仔細思考。

沉默良久後,她才道:“我不管,他現在把我侄兒關在那洗墨居不讓走,就是在欺負我侄兒!”

周擎天愣了下。

他這才搞明白,薑韻寒這個丫頭,是對人不對事。

隻要是她認定的人,做什麼都是對的。

她思維太簡單,根本不知道周長安對大周造成的危害!

歎了口氣後,周擎天乾脆轉移話題:“嗬嗬,不說這些,薑姑娘你看,這裡就是新房!”

新房,自然是洞房花燭之房!

按照計劃,周擎天明天和薑韻寒。

就要在這裡洞房花燭,引誘嶽成緣出現!

薑韻寒走進新房之中後,當即呆住了。

這新房之中,處處都是紅紗紅幔,地麵也是柔軟的紅色地毯。

在牆壁上,一個火紅的囍字,引人目光。

一堆紅燭擺在那裡,雖然還冇點燃,但彷彿已經跳躍起來。

這喜慶的一幕,和薑韻寒想象中,成親的畫麵幾乎一模一樣。

她小心臟不爭氣的狂跳起來。

隨後她看向新房最裡麵。

那裡是新房的婚床。

紅色的被子,紅色的床單,甚至就連枕頭都是紅色。

彷彿正在邀請周擎天和薑韻寒,躺上去嘗試一下。

忽然,薑韻寒微微一愣。

她看到床頭有一本書放在那裡,破壞了整張床的美感。

她不由得奇怪道:“那是什麼?”

說話間,她走過去拿起來一看。

“是什麼?”

周擎天也好奇。

薑韻寒玉指芊芊,翻開了書冊。

隨後場中氣氛陡然一僵。

那可不是什麼一般的書,而是一本新婚春宮冊!

薑韻寒嬌軀一僵,臉蛋瞬間變得一片通紅。

她低聲道:“龍公子,這書…這書好奇怪啊…我怎麼看不懂…還是你自己看吧!”

說完,她趕緊一把將書塞到周擎天懷中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