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周長安臉上笑容更勝剛纔。

他抿了口茶杯中的清水,然後才道:“龍公子太心急了。”

“如今陛下和門閥世家的鬥爭纔剛開始。”

“等合適的時候,我自會將一切,都告訴龍公子你!”

周擎天眼睛一眯:“那敢問什麼時候纔是合適的時候?”

周長安無聲咧嘴一笑,道:“等到了那一天,我自會讓小姨媽來通知龍公子的。”

周擎天還想多問,但周長安卻放下手中茶杯,起身離開,不願再多說一個字。

無奈,周擎天也隻能起身道:“好,那在下就等著那天了!”

說完,他轉身離開。

薑韻寒也跟著周擎天離開。

到了外麵時,她還有些不好意思道:“對不起啊龍公子,我以為長安會直接幫你呢…冇想到要等。”

ps://vpka

shu

周擎天淡然一笑:“無妨,很多事本來就是需要時機。”

“待會兒我會讓家仆給你幾隻信鴿。”

“若是那天到了,你將信鴿放出,我得知之後,就會立刻來找你!”

薑韻寒連忙點頭。

隨後她彷彿是想起什麼一樣,道:“對了,龍公子你今天找我,是不是也有事情?”

周擎天點頭:“的確有一件事,需要你幫忙。”

薑韻寒一聽,頓時睜大了眼睛,眼中儘是欣喜。

終於!終於該她幫龍公子一次了。

這一陣,一直都是她在麻煩龍公子!

強壓下心中喜悅,她連忙道:“龍公子你直說吧,我一定幫你!”

周擎天道:“此事…可能有一定的危險性。”

薑韻寒眼中的喜悅就快要跳出來了。

越危險,就越能還龍公子這一陣,連續幫助她的情誼啊!

她下意識道:“危險?太好了!龍公子你快說吧,我都等不及了!”

周擎天麪皮微微抽搐。

薑韻寒連忙不好意思地低下頭去:“我的意思是,我不怕危險…”

周擎天一想這女人的武功,也就坦然了。

他當即道:“薑姑娘可曾聽過邪花僧?”

薑韻寒茫然搖頭:“不曾聽過,我…我不怎麼在江湖上行走。”

周擎天也不意外。

他當即詳細解釋道:“這邪花僧名叫嶽成緣。”

“他武功過人,生性淫邪,經常對絕色女子下黑手。”

“被她害過的女子有好幾十人,是個人人得而誅之的邪僧!”

“我今日找薑姑娘,就是希望能和薑姑娘聯手,將此人抓捕歸案!”

薑韻寒雖然護短,對親人有一股執念。

但她骨子裡卻擁有一股俠氣。

聽到這話,她當即正色道:“竟然還有這種邪僧,哼!”

“龍公子,這事不算我幫你,我和這種邪僧本就不共戴天。”

“你說吧,這個嶽成緣在哪兒,我這就去找他!”

周擎天抿了抿有些發乾的嘴唇,這才道:“他現在就在京城。”

“但具體位置,我們還不知道。”

“我的計策是,用薑姑娘你,把他引誘出來!”

薑韻寒一愣,她俏臉一陣通紅。

緊接著她忍不住低下頭去:“龍公子你…你胡說什麼,我怎麼能去引誘邪僧呢?”

周擎天心頭一跳。

難道薑韻寒不想幫忙?

那就麻煩了,雖然周擎天身旁,倒是還有其他不少傾城絕色。

比如劉伊人,慕容婉兒和太王妃等…

可是,她們都不會武功,太容易出危險。

田無雙又在煉化毒素,不可能出手。

至於侯亞缺,她現在已經成了當世名將,名聲遠播,哪兒能隨意為了一個嶽成緣就出動。

萬一有個閃失,大周都會震動。

想來想去,也就隻有薑韻寒最合適。

無奈,周擎天隻能硬著頭皮勸說道:“薑姑娘,以你的武功,危險性應該會大大降低。”

“到時候我再派我的家奴暗中守護你。”

“定然能做到萬無一失!”

薑韻寒輕咬紅唇,低著頭,玉足逗弄著地麵上一隻螞蟻,道:“不是。”

“我是說,人家嶽成緣不一定看得上我……”

周擎天一愣。

隨後他瞪大了眼睛。

他忍不住上上下下掃視起薑韻寒。

此女身姿高挑,一雙修長大腿,幾乎達到完美比例,其胸前規模雖然不算龐大,但卻極為貼合她的身材曲線,讓人一看就由心有一股舒服感覺。

而她穿著的一身晶藍長袍,更是將她襯托的傾城脫俗!

嶽成緣要是連她都看不上,怕就不會有邪花僧的名號了!

周擎天深吸一口氣,這才道:“薑姑娘你…正是傾國傾城的絕色。”

“想必嶽成緣是絕對不可能忍得住的。”

薑韻寒眼睛微微一亮:“真的嗎?”

周擎天一臉嚴肅:“自然是真的!”

薑韻寒心中微微欣喜。

其實,她也不是不知道自己漂亮。

隻是她不確定,她在周擎天眼中,是否也算得上漂亮,所以她剛剛纔這麼糾結。

但聽完周擎天此刻的話,她頓時放心下來。

隨後她立刻抬起頭來,兩眼放光:“好,那龍公子你說,我們要如何引誘這嶽成緣?”

這一點,周擎天早就有了主意。

他直接道:“方法很簡單,隻是要稍微委屈一下薑姑娘你了……”

薑韻寒連連擺手:“為天下除這種惡賊,怎麼做都可以,不算委屈,龍公子你直說就是。”

周擎天咧了咧嘴。

猶豫躊躇了好一陣,他才說出口:“薑姑娘,你要和我成一次親!”

“在下不才,憑藉著幾首酸詩,好歹也有一點名氣。”

“我一旦成親,必然會引得全城熱議。”

“而我成親的對象是你這位崑崙劍派第一女高手,更有可能使得全城熱議,變成全城轟動!”

“到時候嶽成緣必然會注意到我們…他也就很難忍得住不出手!”

薑韻寒一愣。

剛剛纔恢複正常膚色的臉蛋兒,瞬間再次湧上一抹嫣紅。

而且短短幾秒就紅得彷彿能夠滴出血來。

周擎天趕忙解釋:“我知道薑姑孃的擔憂!”

“到時候雖然有結親迎親的各種流程,甚至還有…還有洞房花燭夜!”

“但是薑姑娘放心,這隻是個假成親。”

“我定然不會碰薑姑娘您分毫。”

“薑姑娘你也有一身武功,而我卻手無縛雞之力,要是我有任何越軌舉動,你大可一掌斃了我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