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薑韻寒看著周長安那副按捺不住的樣子,心中略有些不快。

她自己急著去幫周擎天是一回事。

可週長安一杯茶都冇給她喝,也急著催她去,就是另一回事。

可轉念一想,她也心軟了。

都是那昏君把侄兒還得太慘。

否則哪會這樣?

越想,薑韻寒也就越發心疼起來。

她也不再拖延,當即點頭:“你稍等一會兒,我去了!”

說完,她腳尖一點,施展輕功,飛出洗墨居的高牆。

剛一出去,她就看見周擎天正迎麵朝這裡走來。

頓時,她心中一喜,招手喊道:“龍公子!”

ps://vpka

shu

周擎天正是找薑韻寒而來的。

他當即笑著打招呼道:“薑姑娘!”

薑韻寒飛身落到周擎天麵前,急切道:“正好,龍公子你能不能再幫我個忙……”

說完這話,她忽然察覺到自己做的有些不妥。

兩人不過是朋友關係。

可最近周擎天卻一直在幫她。

她怎麼好意思,接二連三請人幫忙。

這不成了貪得無厭嗎?

罷了,進宮找皇帝的事,還是自己辦吧,一路殺進去就行!

周擎天笑嗬嗬道:“薑姑娘有什麼話,儘管說吧!”

薑韻寒卻連連擺手:“冇事冇事,隻是最近得龍公子太多幫助,所以我想請龍公子你吃頓飯,感謝一下你!”

周擎天暗暗磨牙。

你還知道感謝啊。

麵上,他則笑道:“區區小事,何足掛齒。”

薑韻寒連忙道:“不不不,一定要感謝一下你的,否則我於心有愧!”

周擎天哈哈一笑:“薑姑娘不必客氣,對了,這次其實我找薑姑娘,是皇上讓我來的!”

薑韻寒聞言,眼睛頓時一亮。

昏君居然主動找她?這是要感謝她嗎?

太好了,正好可以藉此機會,讓龍公子給皇帝傳話,趕緊把她最喜歡的侄兒放出來!

於是她趕緊道:“龍公子有話直說吧!”

周擎天躊躇片刻,這才道:“這幾日,在下不是為了薑姑娘你,和皇上見過幾次嗎?”

“皇上得知我認識你後,就想請你幫他……把蘇媚蘇昭儀,從崑崙劍派救出來!”

“不知薑姑娘能否辦到?”

薑韻寒聞言麵色大變。

她忍不住道:“昏君居然是求我幫忙?”

周擎天一愣,然後才尷尬一笑道:“確實是求薑姑娘幫忙。”

薑韻寒強忍住心中怒意:“他不是讓龍公子來感謝我的?”

周擎天頓了頓。

感謝?

好像的確該感謝,畢竟薑韻寒幫他,找了那麼多隱居名仕。

讓他一舉就將朝堂上下,盪滌一空。

這是大功一件啊!

於是周擎天道:“皇上當然感謝薑姑娘你了。”

“他說了,願意給薑姑娘你封地五百裡,賞銀十萬兩。”

“皇上還說要封薑姑娘您為護國夫人……”

不等周擎天話說完,薑韻寒忍不住一聲嬌喝:“無恥!”

“誰要他的封地!誰要他的銀子!”

“還護國夫人?”

“昏君居然想娶我?他也配的上我?”

周擎天一驚,趕忙道:“薑姑娘你誤會了,這個護國夫人的夫人,可不是妻子的意思。”

“這裡的夫人,是一個封號尊稱。”

“護國這個前綴就更是尊貴,僅次於鎮國等幾個封號前綴!”

薑韻寒一跺腳,那雙小小的玉足上,竟爆發出堪比山崩的巨大力道。

她腳下的青石板地麵,瞬間粉碎崩壞。

“不要,我什麼也不要!”

“我隻要昏君放了我侄兒!”

薑韻寒越想越氣,小女孩脾氣爆發,接連跺腳。

霎時間,整條街道都在顫抖,道路兩旁的瓦片都震落。

她武功竟然強橫如斯。

一旁田橫都為之震驚,打起十二分警惕低喝一聲道:“薑姑娘,請自重!”

薑韻寒這才意識到自己太驕橫了。

她連忙收起內力,一臉歉意道:“龍公子不必害怕,我不是針對你!”

說著她咬牙切齒起來,滿口皓齒咬的哢哢作響:“我是針對那個昏君!”

“這個……”

周擎天一陣無言。

這不都是一回事兒嗎?

深吸一口氣後,周擎天故作無奈道:“薑姑娘,其實皇上也不是不肯放出永安王。”

“皇上還說了,隻要您救出了蘇昭儀。”

“那時,放出周長安,還他自由,也不是不可!”

薑韻寒美目瞪圓:“他把我當牛做馬了嗎?”

“我已經幫他找出隱居名仕,幫了他那麼大的忙!”

“他竟然還不滿足!”

周擎天老臉一紅,訕訕一笑:“我也認為陛下這次有些貪心了。”

“但陛下金口玉言,已經下了決定,我也冇辦法。”

“不如……薑姑娘你就把蘇昭儀救出來吧。”

“你武功是崑崙劍派第一,想必救個把人,不成問題!”

薑韻寒氣不打一處來。

她武功的確是崑崙劍派第一。

可崑崙劍派又不是冇其他高手。

掌門,各位長老,還有那最讓人看不慣的蘇墨。

哪個不是身懷絕世武功?

最要命的是,十分看重蘇墨,所有人都站在蘇墨那邊。

搶蘇媚,那就要和蘇墨徹底對立,到時候大家都會幫蘇墨。

她薑韻寒一個人怎麼打得過來?

但這話,薑韻寒不想說出口。

她常年學武,很少下山接觸外人,心思最為簡單不過,像個小孩,脾氣十分要強。

她怎麼肯承認自己有辦不到的事情?

一時間,薑韻寒簡直想把皇帝按在地上狠狠踩上一百腳,一萬腳。

周擎天看出薑韻寒神色不對,忍不住道:“薑姑娘?是不是有什麼令你為難的?”

“若你實在是救不出蘇昭儀的話,其實我也可以轉告皇上。”

薑韻寒一聽,立刻逞強道:“誰說我救不出那個蘇媚了?”

“我救得出來,崑崙劍派就數我武功最好!”

“上次昏君要我阻止蘇媚和郭懷玉成親,我一腳就廢了郭懷玉,冇人敢找我麻煩!”

“我要是救蘇媚的話,我直接帶著她就走,誰敢攔我?”

周擎天聽得眼睛一陣發亮。

找對人了!找對人了!

果然還是要找薑韻寒才行。

他連忙道:“既然如此的話,薑姑娘何不幫幫忙,隻是舉手之勞而已啊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