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丁嵩崩潰了。

他跪在地上,不住朝周擎天磕頭,涕淚長流,烏紗帽都掉在上,髮髻也散亂,花白的頭髮劈頭蓋臉落下來。

但他卻顧不得這些,隻是不斷磕頭。

他哪兒是想真的辭官啊!

他隻是想威脅周擎天,藉此獲得更大的權利而已。

他怎麼想得到,周擎天竟然找來了這麼多隱居的名仕。

有了這些名仕,他們這些清流就算全部辭官,名仕們也能頂上。

朝堂的運轉不但不會受到影響,甚至還能比以前更加高效。

畢竟這些名仕,可個個都是品質高尚之輩。

他們纔是真正的清流,一心隻會為了大周皇朝和周擎天!

“皇上,微臣知錯了!”

ps://m.vp.

“皇上,微臣絕對冇有威脅您的意思!”

“您不願意廢除百騎司,那就不廢除,不不不,我們該給百騎司更大的權利!”

“您更不需要下罪己詔,您能除掉劉方這樣的權臣,已經功震千年的千古一帝了!”

“求您不要允許微臣的請辭!”

“微臣還想為皇上您儘忠呢!”

丁嵩一邊磕頭,一邊求饒。

他身後的其他清流大臣,也終於明白末日到了。

他們連忙也慌慌忙忙跪下,不住磕頭。

“陛下,微臣從未有過脅迫陛下您的心思,微臣都是為了您,為了大周啊!”

“微臣也是如此,微臣也是如此!”

“皇上,以後臣等一定以您馬首是瞻,絕不再有半點不從!”

“求皇上不要允許臣等告老還鄉!”

清流們磕頭一個比一個用力,哭喊的一個比一個聲音大。

但周擎天卻隻是冷漠地看著這一切,表情冇有半點波動。

直到清流們實在是累了,稍微停歇下來時,他才緩緩道:“諸位愛卿,這是何必呢?”

“你們要告老還鄉,朕允了。”

“現在你們又不想告老還鄉。”

“難不成,你們方纔都是在誆騙朕?”

“這可是欺君大罪,你們脖子上有幾個腦袋,夠不夠朕砍的啊!”

一瞬間,所有清流都僵住了。

周擎天這是不僅想讓他們滾蛋。

甚至還動了殺心啊!

此言一出,誰還敢再求饒?不要命了嗎!

眼見清流們不敢再吵鬨,周擎天纔看向王陽虎,道:“王丞相,這朝堂已經停擺好幾日了!”

“不知道你能否立刻讓朝堂運轉起來啊!”

王陽虎聞言,連忙跪地道:“陛下放心,微臣熟知朝廷的運作方式。”

“微臣的這些朋友們,也都和微臣一樣!”

“今天之內,我們就能讓朝廷一切恢複正常!”

周擎天長舒一口氣。

這纔是好臣子嘛。

他當即微笑扶起王陽虎:“好!那就麻煩王丞相你了!”

說話間,他看向其他名仕,道:“從今天開始,諸位就是朕的愛卿了!”

“我大周能否輝煌,還要看諸位愛卿的努力啊!”

一聽這話,在場的名仕,頓時感覺他們受到了無比的重視。

他們紛紛跪地山呼:“陛下放心,臣等定會儘心竭力,鞠躬儘瘁!”

君臣齊心的氣場,瀰漫而開,彷彿震懾寰宇。

王珪看到這一幕,不由得連連點頭。

大周能變好,他是最樂意見到的。

而此刻,周擎天則將目光,又落回到那群清流身上。

隨後他道:“丁嵩,你們還跪在這裡做什麼?”

“皇上……”

丁嵩低聲開口,表情異常不捨。

周擎天冷笑:“你的話,朕已經不想再聽了。”

“金吾衛何在,將諸位告老還鄉的愛卿,全都送出宮!”

“遵旨!”

頓時,金吾衛們湧了進來,請諸位清流離開。

但有清流還想賴著不走。

半個時辰前,他們還是朝廷重臣,一言就可以定萬人生死。

現在直接變成了草民,他們怎麼樂意?

他們還想賴著,萬一週擎天心軟,就算不官複原職,也能當一當其他的小官。

可金吾衛們卻早就準備好了。

有人賴著不想走,他們直接上手,將其直接抬了出去。

一時間,這些清流醜態百出。

有的胡亂掙紮,有的死死抓住太極殿門框門檻,有的甚至跑起來,躲避金吾衛。

但最後,他們還是被金吾衛,不留情麵地清理了出去。

太極殿上,終於恢複正常。

周擎天開口道:“王陽虎丞相等人,還需要熟悉朝堂,今日就到這裡吧,散朝!”

“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!”

滿朝文武紛紛下跪恭送周擎天。

離開太極殿後,周擎天立刻找來田橫,道:“田老,薑韻寒那邊有什麼情況冇有?”

田橫道:“啟稟陛下,根據探子來報,薑韻寒姑娘,已經去找永安王了!”

目光來到洗墨居。

此刻,薑韻寒和周長安對麵而坐。

周長安臉上寫滿了焦急。

但他不敢表現出來,他強壓著心中的焦急,笑著道:“小姨媽,最近你忙的怎麼樣了?”

薑韻寒秀眉一挑:“這世上就冇有你小姨媽搞不定的事!”

“我已經將王陽虎,介紹給了那個昏君!”

“而且王陽虎,還寫信給他的名仕朋友,要一起入朝為官。”

“我還聽說,昏君昨晚連夜派人,將那些名仕全都接到了京城。”

聽到這話,周長安眼中閃過一抹掩飾不住的喜色。

他連連道:“太好了!太好了!”

“皇兄早就想對清流動手,隻是一直苦於冇有替代清流的官員。”

“現在諸多名仕入京,皇兄肯定要對清流動手!”

“說不定,現在他已經把清流乾掉了。”

“他現在的心情肯定很好。”

薑韻寒對朝堂不瞭解,聽得一知半解。

她忍不住道:“那昏君是不是該把你放出來了?”

周長安連連點頭:“該放了,應該放了。”

“小姨媽,你趕緊去找昏君!”

“您這回幫了他這麼大的忙,他必須感謝你!”

“隻要你趁機提出放了我的要求,他便不好拒絕。”

薑韻寒抿了抿紅唇:“好!那我現在就去皇宮找皇帝!”

周長安大喜過望,他連忙站起來道:“小姨媽,本來我該再留你多坐一會兒。”

“可既然您這麼著急,那您就先去吧!”

“侄兒靜等您的好訊息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