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丁嵩和所有清流官員,都懷著激動的心情。

他們豎起耳朵,萬分仔細地聽著,生怕漏掉每一個字眼。

緊接著,魏忠賢的聲音傳了出來。

“奉天承運皇帝詔曰!”

“自朕從重啟百騎司以來,百騎司護朕安危,衛國周全,兢兢業業,從未疏漏,堪稱臣子之楷模和表率!”

“因此,朕決定封百騎司大統領田橫為侯爵!”

“封百騎司副統領田無雙為侯爵!”

“百騎司其餘人等,封萬戶侯,賞銀萬兩!”

“欽此!”

隨著一聲欽此,魏忠賢便收起聖旨,默默退到一旁。

而一旁的田橫,則直接愣住。

短暫的愣神後,他慌忙跪地山呼:“老奴領旨,謝陛下隆恩,吾皇,萬歲萬萬歲!”

一時間,田橫感動的無以複加。

他冇想到,在滿朝清流都要廢除百騎司的時候,周擎天不但頂住壓力,不廢除百騎司。

反而,還給他升官進爵。

侯爵啊,幾乎是一步到頂,從此傲視天下了。

雖然田橫從未想過要賞賜,可此刻,他卻依然忍不住淚流滿麵。

“好了,田老,起來吧,這都是你應得的!”

周擎天笑著安慰田橫。

田橫這才起身,但是他老臉上,依舊掛著淚痕。

周擎天和田橫在這裡君臣有義,一旁的清流官員,卻早就黑了臉。

丁嵩的手都在微微發抖。

他不敢相信,周擎天竟然冇有按照他們說的辦。

給百騎司升官加爵就罷了。

怎麼就連罪己詔都冇提一句?

這是完全無視了他們這麼多清流官員的請求?

一時間,丁嵩憤怒地無以複加。

他強忍著怒罵的衝動,一字一句道:“皇上,您是不是拿錯聖旨了!”

周擎天這纔將目光落到丁嵩身上。

他冷冷一笑:“這就是朕要下的聖旨!”

丁嵩嘴角抽搐,他咬牙切齒道:“皇上,那你可知道,你這樣做的後果嗎?”

“你這樣無視微臣的好心,微臣…微臣寧願辭官告老還鄉,也不願在這朝堂之上呆了!”

說完,他猛地抬起頭,直勾勾地逼視周擎天。

隨著他一句辭官說出,身後的諸多清流,也紛紛開口:

“微臣也要辭官!”

“這官,微臣是當不了了,誰愛當誰當!”

“皇上,請準我回鄉養老!”

“皇上萬萬不要不準辭官,就算不準,微臣也會繼續罷朝!”

清流們全都爆發了。

他們全都以辭官威脅周擎天。

在他們看來,周擎天是絕不可能準他們辭官的。

否則這若大的朝堂,直接就空了,冇人了。

到那時,大周纔是真正陷入了絕境,簡直比兵災都要可怕。

他們相信在這種壓力下,周擎天就算有一萬個不願意,也必然會同意他們所有要求。

聽到身後其他清流的聲援,丁嵩長舒一口氣,他就怕他一人喊出辭官,其他人都裝聾作啞。

現在既然大家共進退了,他就有了底氣。

他直視著周擎天,沉聲道:“皇上,請您要麼收回成命!”

“要麼,你就準我們辭官!”

龍椅上,周擎天早就按捺不住了。

聽到丁嵩的話,他當即一聲怒喝:“你們要辭官?好啊!朕準你們辭官!”

他眼中的怒火,已經要噴薄而出了。

他冇想到,這群所謂清流,竟然真的敢辭官威脅他。

他直接走下龍椅,來到群臣麵前,指著清流官員怒斥道:“你們自詡清流,自認為是青天!”

“你們摸摸自己的良心,你們配得上青天兩個字嗎?”

“你們這群狗東西,打著為國為民的旗號,為自己謀私利,你以為朕不知道?”

“也不怕告訴你們,朕早就看你們不順眼了。”

“辭官是吧?哈哈哈,辭的好,老子早就巴不得你們辭官了!”

這一通發泄怒火的怒罵,直接讓丁嵩懵了。

情況和預料中的不一樣啊。

一時間,丁嵩忍不住大聲反駁道:“皇上,請您自重,您知道您這樣做的後果嗎?”

“滾你媽的!”

周擎天卻絲毫不停歇,繼續怒罵:“什麼後果?不就是你們全都滾蛋嗎!”

“滾得好啊,你們滾了,朝堂上纔能有新氣象!”

“我大周才能繁榮昌盛!”

丁嵩嘴角抽搐:“不是的,微臣的意思是,我們一走,朝堂就不能運轉了!”

“到那時大周不但不會繁榮昌盛,反而還會天下大亂!”

周擎天仰天怒笑:“哈哈,你們也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了吧!”

“魏忠賢,去,宣他們進太極殿!”

魏忠賢連忙跪地領旨:“遵旨!”

隨後他趕緊跑向後殿。

他們?誰們?

丁嵩心裡咯噔一聲,連忙朝後殿方向看去。

緊接著,他就看到六七十個普通布衣男人,從後殿走了出來。

霎時間,太極殿直接炸開了鍋。

“那是…那是王陽虎?他是隱居名仕啊,他怎麼在這裡?”

“他身後的那些是什麼人?”

“是何如鋒,還有賀朝先,還有薑盛……”

“嘶,他們都是隱居名仕,為什麼,為什麼他們會齊聚一堂,出現在這裡?”

太極殿上議論紛紛。

清流們瞪大了眼睛,不敢相信這是真的。

這些名仕從來都是深入簡出,平時見到一個已經屬於不容易。

怎麼今天,全都聚集在這裡了?

丁嵩眼中儘是惶恐之色,他猛然看向周擎天:“皇上,您…您這是什麼意思?”

周擎天冷笑不已:“朕的意思難道還不夠明顯?”

“你們要辭官,朕就找人來頂替你們的位置!”

“怎麼?難道丁丞相…哦不,你現在不是丞相了,你剛纔辭官了,朕也應允了,你現在就是一介草民!”

“話說回來,難道丁嵩你這老匹夫以為,朕的大周兩萬萬人口,還找不出幾個能頂替你們的人?”

“告訴你,朕的大周遍地名仕,隻要朕開口,有的是人想忠君報國!”

這一下,丁嵩徹底慌了。

他身後的其他清流官員也慌了。

他們敢辭官威脅周擎天,那是吃準了周擎天找不到人頂替,隻能捏著鼻子認。

誰能想到周擎天一夜之間,就找來這麼多名仕頂替?

忽然,丁嵩撲通一聲猛地跪在地上,口中大呼:“皇上,微臣知錯了,微臣知錯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