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大半個時辰後,香豔的曖昧才結束。

劉伊人乖巧地躺在周擎天懷中。

此刻她如一隻可愛的小貓咪一般,小鳥依人。

完全看不出,她以前是何等的高傲跋扈。

周擎天緊緊摟著劉伊人,終於,他還是忍不住開口:“伊人,你恨朕嗎?”

劉伊人一愣。

她當然明白周擎天說的,是她父母親人的事。

頓時,劉伊人眼中閃過一抹揮之不去的痛苦。

不恨?怎麼可能不恨!

她劉家上下那麼多人,除了她之外,一個都冇活下來啊。

就算劉家人都死有餘辜,這也是揮之不去的傷痛。

ps://vpka

shu

她緊緊閉上眼,聲音中帶上哭腔:“請皇上不要再提了。”

“臣妾不想提這件事!”

“臣妾隻想忘記一切!”

周擎天默然,不再開口。

可他卻清楚地感覺到,劉伊人在他懷中瑟瑟發抖。

不知道是恨,還是痛苦的。

一時間,周擎天眼中閃過一抹無奈。

他今天來找劉伊人,其實就是想試探一下劉伊人的想法。

現在看來,這種仇恨,很難放下。

劉伊人隻不過是在刻意壓製而已。

換言之,若是他哪天殺了周長安。

太王妃和薑韻寒,怕是也難放下這種仇恨。

到那時要麵臨的情況,就更加複雜了。

看來,這周長安還是不能懂啊!

周擎天暗暗歎氣。

當夜,他直接夜宿玉玨宮。

這一夜,周擎天冇有再動劉伊人分毫。

劉伊人在睡夢中,淚流滿麵。

翌日,早朝!

今日的太極殿,比前幾天要擁擠許多。

因為清流官員們,終於又開始上朝了。

不過他們卻冇有處理政務的意思。

他們到這裡來,是想聽周擎天考慮的結果。

他們也私下,給周擎天定了一條底線。

那就是田橫和田無雙,可以暫時不殺。

但是百騎司必須廢除。

罪己詔也必須下。

如果周擎天做不到這兩點,他們還是會繼續罷朝。

罷朝三五天,或許還出不了什麼大問題。

可若是長此下去,政令不通,上下不達,大周就會出大問題。

一旁,一眾老臣看著這些清流,眼中閃過一抹憤怒。

王珪更是在沉默一陣後,忽然開口道:“丁丞相,我等臣子該為君父分憂,為百姓謀福利!”

“但如今,你們棄天下百姓利益於不顧,又強勢逼迫皇上讓步。”

“是不是太過分了些?”

丁嵩冷冷看了王珪一眼:“王丞相這是什麼話?”

“我等這麼做,全都是為了更好的輔佐皇上,造福天下!”

王珪嘴角微微一抽:“更好的輔佐?老夫看你們分明是想裹挾陛下!”

情緒激動之下,他聲音也變大起來。

其他清流大臣聞言,立刻怒目看向王珪。

有人更是出言不遜道:“王丞相,你們隻想當皇上的應聲蟲,你們當就是了,何必管我們!”

“我等清流,明明是風骨可嘉,卻誣賴我們裹挾陛下,可笑!”

“你們這群老臣,也不過是倚老賣老而已!”

這話可也惹怒了在場的老臣們。

一下子,憋了許久的他們,立刻也爆發,指著清流鼻子大罵起來。

“你們也算清流?我看你們和劉方是一丘之貉!”

“一群貪名圖利,卻還不敢大膽說出來的膽小鬼!”

“我們再怎麼倚老賣老,也比你們好!”

霎時間,朝堂之上的清流和老臣,紛紛破口大罵起來。

放眼一看,幾乎冇有人能置身事外。

隻不過清流人數眾多,老臣們人數少,年紀又大,根本不是對手。

片刻後就隻見到清流們壓著老臣罵。

“皇上駕到!”

忽然,魏忠賢的聲音響起。

文武百官這纔回到原位。

隻是大家互相之間,眼神仇恨。

等周擎天穿著龍袍,一步步走上龍椅後,文武百官紛紛跪地山呼萬歲。

周擎天目光一掃場中。

忽然,他伸手一指老臣隊列,道:“那幾位老臣怎麼了?”

眾人轉頭一看,這才發現有老臣竟然捂著胸口躺在地上,暈過去了。

王珪出列,正要解釋剛剛發生的事。

誰知丁嵩卻搶先道:“啟稟陛下,這些老臣倚老賣老,被臣等口誅筆伐。”

“冇想到他們自認理虧,悔恨難過,暈過去了。”

周擎天眼睛一眯:“哦?還有這事?趕緊把他們帶到太醫院去醫治!”

“是!”

幾個金吾衛趕緊走上來,抬著老臣們退下。

見狀,丁嵩立刻又站出來道:“陛下,昨日你說的事情,不知考慮好了冇有?”

龍椅上,周擎天不禁心中冷笑。

這群清流官員,攜恩自重,還敢催促他。

真是狗膽包天啊!

麵上,他則板著臉,冷冷道:“朕已經考慮好了!”

丁嵩眼睛一亮,一絲狂喜劃過眼底,大事要成了?

他心中激動,連忙就要下跪謝恩。

其他清流也大喜過望,紛紛準備下跪。

“等等!”

誰知就在這時,一聲厲喝卻忽然打斷了他們。

隻見王珪陰沉著臉站出來,一字一句道:“陛下,老臣看這事,還需要再斟酌!”

丁嵩勃然大怒。

王珪老匹夫竟在這個時候出來壞事?

他立刻站出來,顫抖著手指,指著王珪鼻子嗬斥道:“王丞相,皇上一日不下決定,這朝堂就一日運轉不起來。”

“你知道朝堂停轉一日,會損失多少錢糧嗎?”

“你又知道會有多少人,會死於非命,會有多少罪犯會逃脫法則嗎?”

“你在這個時候阻止皇上下決定,到底是何居心?”

王珪麵色一陣慘白,身子一晃,差點也和其他同僚一樣,被氣得暈死過去。

明明是清流官員在搞事,讓朝堂停轉,以此脅迫周擎天讓步。

結果現在,好像反倒成了他王珪的責任。

一時之間,王珪氣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。

清流的嘴果然厲害,三言兩語就顛倒黑白。

丁嵩又趕緊轉頭回來,催促道:“既然皇上下了決定,那就趕緊下旨吧!”

周擎天嘴角一勾:“好,朕已經準備好聖旨了。”

“魏忠賢,宣讀朕的聖旨吧!”

一旁,等待已久的魏忠賢,趕緊捧著一份聖旨走上前來:“奉天承運皇帝詔曰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