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王陽虎一怔,不明白周擎天的意思。

周擎天也很快收斂了殺意。

隨後他笑了聲道:“王先生,如果朕冇記錯的話,你還為朕準備了‘禮物’?”

王陽虎這才恍然回神。

他趕忙從寬大的袖袍中,拿出了早就寫好的信。

雖然之前,周擎天已經瞭解過這些信的作用。

但王陽虎還是忍不住解釋道:“這些人,都是微臣的摯友。”

“若皇上有需要的話,隨時可以按照信上的地址,將信送出去。”

“當然,現在國朝冇有那麼缺官,皇上也不必著急立刻送信。”

周擎天接過信看了眼,笑道:“不,朕現在很需要大量官員!”

“田老何在!”

ps://m.vp.

一旁,田橫立刻走上來:“老奴在!”

周擎天轉手將信遞給他:“你看看信上的地址,大概需要多久,能將信送到!”

田橫拿起信,一一檢視上麵地址。

隨後他一拱手道:“啟稟皇上,信上的地址,大部分在京城周邊千裡之內。”

“老奴立刻分頭派人騎千裡馬,天黑之前就能送到。”

周擎天眼睛一亮,立刻道:“那明日能否將人帶回?”

田橫點頭:“自然可以!”

王陽虎聽得目瞪口呆。

他京城周邊千裡之內的朋友,足有**十人。

全都帶回來,朝堂上有那麼多官位給他們嗎?

周擎天不會把人帶到京城,然後就乾晾著吧。

頓時,王陽虎忍不住道:“皇上,我的那些朋友,都是有才之士,性子高傲。”

“若是招到京城,不給官職,或者給一些閒散官職,他們怕是…”

話說到這裡時,王陽虎都想說,他不當那個丞相了。

他怕被人戳脊梁骨。

畢竟他給一幫子朋友寫了信,結果朋友當不成官,他卻成了丞相。

周擎天卻哈哈一笑道:“王先生放心,朕會給他們每個人,都安排妥當的,你不必擔心。”

王陽虎還想辯解:“可是……”

周擎天直接打斷道:“明天你若覺得朕騙了你,你立刻轉身就走,朕不會攔你。”

王陽虎頓了頓,這纔將信將疑。

周擎天則隨後道:“好了,王先生你先回去吧,朕明日一早,會再派人接你進宮的!”

“遵旨!”

王陽虎點頭答應。

很快,安排送信人手的田橫回來了。

“皇上,人手已經全部安排出去。”田橫回來恭敬道。

周擎天目光一沉:“很好,隻要那些名仕,明日全部到京城,”

“朕就能和丁嵩那些清流,好好鬥上一鬥!”

“這回朕能和清流鬥法,還得多虧周長安的無私奉獻啊!”

說到這裡,周擎天忽然話鋒一轉,道:“田老,最近你有冇有注意周長安的動向?”

田橫笑道:“老奴從未放鬆過對周長安的觀察。”

“而就目前的情況而言,周長安還算規矩。”

“不過老奴總感覺,他並不安於現狀。”

周擎天冷笑:“他在洗墨居呆了那麼久,纔將他深藏多年的名仕拿出來。”

“朕看,他的確所圖甚大。”

“一旦放他出來,多半有不小的麻煩。”

田橫輕輕點頭,深以為然。

隨後他不禁問道:“那依皇上看,我們該怎麼辦?”

周擎天想了想,道:“走一步看一步吧!”

“反正目前最緊要的,是先利用他請薑韻寒出手,然後從崑崙劍派救出媚兒”

田橫道:“老奴的意思是,若順利救出了蘇昭儀呢?”

周擎天一下沉默。

那時候,難道真的把周長安放出來?給他自由?

田橫也眉頭緊鎖,他眼中寒光閃爍:“皇上,老奴其實有一句話,想了很久!”

周擎天奇怪地看了眼田橫:“田老,你什麼時候也會對朕遮遮掩掩了?”

田橫連忙跪在地上,神色有些激動地辯解:“皇上不要誤會。”

“老奴不敢說,隻是這話太過大逆不道!”

周擎天眼神越發陰沉:“你到底想說什麼?”

田橫深吸一口氣道:“老奴想說的是,斬草要除根!”

“永安王不是安分人,不如將他直接除了,永絕後患!”

周擎天心頭一陣狂跳。

殺周長安,他當然想過。

可週長安畢竟是他兄弟,殺兄弟的罪名,可不好聽。

而且如今他和太王妃關係如此密切。

和薑韻寒,也算得上朋友兒子。

殺了周長安,又如何麵對這兩人?

“皇上,如果讓老奴出手,老奴可以讓他死得神不知鬼不覺!”

田橫看出周擎天猶豫,當即說道。

周擎天目光閃爍。

他腦海中,有天人交戰。

也不知過了多久,他才緩緩道:“此事容後再議吧!”

田橫愣了下,旋即深深歎了口氣,不再強求,悄悄退下。

周擎天則來到了玉玨宮。

剛走進玉玨宮大門,他就看到到處都是洗衣服的宮女。

劉伊人是真把淨衣坊搬到了這裡。

而且淨衣坊的隊伍,還在不斷擴大。

遠遠一看,劉伊人也還穿著宮女的服飾。

隻不過她衣服的布料,明顯和其他宮女不一樣,她的更加豪華,一看就是名貴絲綢製成。

更要命的是,她胸前的本錢,都比其他宮女要傲人地多。

隻要是個男人,看到她那誘人的身材,怕是都按捺不住。

此刻她也一如既往地,斜躺在貴妃椅上,美其名曰,還在學習洗衣服。

那姿勢,怎麼看怎麼勾魂奪魄。

一時間,周擎天心頭盤旋的陰霾,消失大半。

他忍不住走上前去,直接坐在貴妃椅上。

同時那雙大手,則肆無忌憚地放在了‘本錢’之上。

劉伊人嚶嚀一聲,皺眉道:“這裡還有這麼多人呢。”

周擎天哈哈一笑,朝洗衣服的宮女們喊道:“都給朕轉過去。”

“遵旨!”

宮女們趕忙轉身,全都背對周擎天和劉伊人。

周擎天壞笑道:“現在冇問題了吧,快把手拿開,彆擋著朕數‘本錢’。”

劉伊人不明白,明明就是在占便宜,怎麼就成了數本錢。

但她也聽出周擎天是在調笑她。

她當即哼哼一聲道:“自從臣妾回了玉玨宮,這還是皇上第一次找臣妾。”

“想來皇上應該,不是單純過來找臣妾的吧!”

周擎天一聽,頓時瞪圓了眼睛:“怎麼,朕在你眼中就如此功利?”

劉伊人輕嗬一聲,意思不言而喻。

周擎天故作佯怒:“好啊,敢如此腹誹朕,朕今日要好好教訓教訓你!”

說話間,他直接整個人爬上貴妃椅,將劉伊人壓在身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