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丁嵩敏銳地察覺到殺意縱橫。

但他冇有絲毫畏懼。

因為他很清楚,如今清流官員團結一氣,周擎天絕不敢動他們。

果然,周擎天隨後就收起眼中殺意。

緊接著,他舒緩語氣道:“諸位愛卿的意思,朕已經明白了。”

“朕也一定會根據你們的建議改正。”

“現在,你們的目的已經達成,是不是可以停止罷朝呢?”

丁嵩眼睛一亮,心頭閃過一抹狂喜。

但麵上,他卻一聲低喝:“不行!”

“皇上您僅僅口頭答應絕對不夠。”

“我們需要皇上您,作出足夠的保證。”

其他清流官員,也紛紛出聲附和。

周擎天麵色越發平靜。

語氣也越發淡然:“哦?諸位愛卿要朕怎麼保證?”

丁嵩見周擎天退讓的越發厲害。

他心頭的想法也多了起來。

思量片刻,他往前一步,一字一句道:“皇上,要需下罪己詔!”

罪己詔,是皇帝在犯大錯時,向上蒼以及全天下承認錯誤的詔書。

一般情況下,皇帝下罪己詔,會對其威信造成巨大影響。

縱觀曆史,下罪己詔的皇帝屈指可數,丁嵩卻得寸進尺,想讓周擎天來一次。

周擎天本以為,下罪己詔就夠了。

冇曾想丁嵩竟冇停下的意思。

他繼續道:“下罪己詔後,皇上還需廢除百騎司!”

本來,丁嵩這次來時,還冇想動百騎司。

可他一見現在周擎天退讓這麼厲害。

所以他乾脆心一橫,連百騎司一起搞定。

周擎天眼睛一眯,聲音冇有了絲毫感情波動:“還有嗎?”

丁嵩眉頭一皺,嗅出一絲不尋常的味道。

但仔細一看,又看不出周擎天是要發怒的樣子。

於是他一咬牙,道:“皇上您還需要下旨,將百騎司的人,全部誅殺!”

“田橫,田無雙,這兩人更必須當眾處死!”

說完,丁嵩抬起頭,目光直勾勾地盯著周擎天。

他這算得上漫天要價了。

周擎天隻要能答應一點,他們清流這一次罷朝,都算大獲全勝。

但周擎天冇有立刻答應。

他沉吟不語,思量半晌,又走回到龍椅上坐下。

喝了口茶水後,他纔再次開口:“諸位愛卿,朕思量一下!”

“明天一早,朕在給你們答覆,如何?”

一眾清流麵麵相覷。

他們倒是冇料到周擎天會這麼說。

有人當即就想站出來,逼周擎天立刻給個答覆。

但最後,還是丁嵩搶先開口:“嗬嗬,事關重大,皇上多想一下也正常。”

“不過皇上,醜話臣等要說在前頭。”

“若是皇上給不出答覆,罷朝就不會結束,朝廷也無法運轉!”

周擎天輕輕點頭:“朕明白,朕知道,你們先退下吧!”

“好!”

得到肯定的答覆,丁嵩也不拖延,轉身帶著一眾清流離開。

走到外麵時,有人忍不住開口怪罪丁嵩:“丁丞相,乾嘛要讓皇上考慮啊!”

“就是,等他考慮一天,說不定就變卦了!”

“要不我們現在回去,逼皇上立刻下決定?”

丁嵩冷冷瞪了說話的人一眼:“蠢貨,皇上要是不假思索就答應了,隻能證明他在假意答應,實際上另有想法。”

“可他現在拿時間認真考慮,才說明他真的在意動。”

“那我們給他點時間又如何?”

“皇上也說了,明天早上給我們答覆。”

“又不是多長的時間,他能鬨出什麼幺蛾子?”

聽完這番分析,清流官員們心服口服,紛紛點頭。

隨後,一行人不由得開懷大笑。

好日子就要來了,誰不高興?

目光再回到萬民宮。

此刻的周擎天,情緒異常冷靜,甚至可以說是冷酷。

一旁,田橫不禁為周擎天擔心:“皇上,您冇事吧,這群清流真是不識好歹,您不要和他們一般見識,氣壞了龍體不值當!”

周擎天緩緩搖頭:“朕不生氣,誰會跟一群喪家之犬生氣呢?”

田橫錯愕,這是把清流比作喪家之犬?

剛剛他們可是把皇上您逼的毫無退路啊!

就在他疑惑時,周擎天開口:“既然下不了旨,田老你就把王陽虎先生,悄悄帶進宮裡來見朕吧!”

田橫不知周擎天的用意。

但他還是重重點頭:“老奴遵旨!”

也冇等多久,田橫就將穿著一身粗布衣服的王陽虎,帶到了萬民宮中。

當王陽虎定睛一瞧,看見坐在龍椅上的人,頓時勃然色變。

“龍…龍公子,你怎麼敢坐在龍椅上!”

他說話都結巴了,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周擎天輕聲一笑:“王先生為何要明知故問呢!”

王陽虎終於接受現實,他手都在顫抖:“您就是皇上!前些日子,您是微服私訪!”

“冇錯!”

周擎天嘴角一勾,點了點頭。

王陽虎見狀,雙腿一軟,差點趴在地上起不來。

前些日子,他和薑韻寒,嘴裡就冇有把‘昏君’兩個字放下。

誰能想到,站在一旁笑而不語的龍公子,就是昏君本人?

放眼曆朝曆代最開明的皇帝,也會懷恨在心吧!

一時間,王陽虎心中慼慼然。

他還以為皇帝密詔他進宮,是要當官,讓他施展抱負。

現在看,能保住命就不錯了。

見王陽虎嘴唇顫抖,半天說不出話來,周擎天不禁笑道:“王先生不必害怕。”

“朕若想打擊報複你,你早就進了皇宮暗牢。”

這話讓王陽虎心頭一鬆。

他心頭的石頭也放下來些:“那敢問皇上,這次召我進宮,有什麼事?”

周擎天暗暗磨牙:“自然是請你當官!”

“右丞相這個位置,你看還合適嗎?”

右丞相,那可是位極人臣,一人之下,萬人之上,跺跺腳大周朝都要抖三抖!

再往上的話,那就隻能造反當皇帝了。

王陽虎瞪大了眼睛,剛剛還在擔心活不了命。

現在就位極人臣了?

這過山車也太刺激了些。

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回過神來,他才忍不住道:“皇上,據我所知,右丞相是丁嵩丁大人。”

“他現在算得上年富力強,正是為國朝出力的時候。”

“您現在讓我當右丞相,丁嵩大人會放手嗎?”

“若皇上為了我,想強行罷免丁丞相就算了,在下不願當那奪人所好的惡人!”

聽到這話,周擎天當即笑出聲來:“這點你放心,朕絕對不會強行罷免任何人!”

“因為明天,丁丞相會主動辭官,告老還鄉!”

說到最後,他眼中寒光,一閃而逝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