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周擎天和慕容婉兒,來到茶室後,無比自然地相鄰而坐。

侍女立刻給兩人倒上香茗。

周擎天咂飲一口後,不由得道:“這茶不錯,堪比皇宮中的貢茶了!”

不等慕容婉兒說話,門外忽然傳來一聲輕笑:“僅僅是堪比?看來閣下不懂茶啊!”

周擎天一愣,抬頭看去。

隻見到一個風度翩翩的公子哥,從門外款款而入。

慕容婉兒立刻朝周擎天介紹道:“龍公子,這位是杜公子!”

杜公子擺擺手,製止慕容婉兒繼續說下去。

隨後他坐下,自我介紹道:“在下杜書山,我父親乃是當朝翰林書院大學士,杜景!”

周擎天張了張嘴,也要自我介紹一下。

誰知對方又緊接著道:“閣下是龍公子吧,嗬嗬,我見過一個龍公子,才學無雙,詩詞歌賦堪稱更古大才!”

ps://m.vp.

“但你明顯冇有他那般的才華!”

“冇有才華也就罷了,你的見識,也實在是淺薄。”

“方纔你說這茶,僅僅是堪比皇宮貢茶…嘖嘖嘖,淺薄,太淺薄了!”

周擎天的麵色,漸漸陰沉下去。

這個杜書山,好像來者不善。

就連一旁的慕容婉兒,都察覺不對勁了。

她想要岔開話題:“杜公子,其他人呢,怎麼冇來,就你一個!”

杜書山心中嗤笑。

其他人?哪有其他人。

之所以說有其他人,那都是怕你不來。

這是我製造的,和你獨處的機會啊!

不過麵上,他卻笑道:“其他人都有事,我們還是說回茶的事,龍公子,我請問你,你知道皇宮貢茶是從何而來的嗎?”

周擎天嗬嗬一笑:“當然是各地挑選進貢而來的!”

“那你知道,是誰挑選的嗎?”杜書山微笑。

周擎天眼睛一眯:“這在下還真不清楚,請指教!”

杜書山滿意點頭:“不恥下問,龍公子是個妙人,那我就讓你長長見識!”

“所謂的好茶,都是要人來品出來的。”

“但普通人品,肯定不行,得讓有名望的人來品!”

“不巧,家父作為翰林院大學士,在文墨雅道上,就有那麼一點聲望!”

“所以,他說誰是好茶,誰就是好茶,就連當今皇上,也得順著家父的口味!”

周擎天不禁冷笑連連。

區區一個大學士的兒子,竟然猖狂到這種地步。

他淡淡道:“哦?那這和皇宮貢茶,有什麼關聯?”

杜書山哈哈一笑,說:“朽木不可雕也,因為家父的話語權,你想想,那些人想進貢自己的茶,博得皇上的喜歡,是不是得先過家父這一關?”

“自然,家父這裡就能收到各地茶商送來的好茶。”

“其中許多茶葉,是皇上都求之不得的!”

“就比如您剛纔喝的這一杯茶,就是本公子從家裡帶出來的。”

“這茶名為大紅袍!”

周擎天笑了聲:“大紅袍而已,宮中多的是!”

杜書山搖頭晃腦:“非也,非也,真正的大紅袍茶樹,隻有四株,一年產量不過兩斤!”

“宮中那些大紅袍,都是嫁接的枝葉,血統不純,味道也差了些許。”

慕容婉兒聽得一陣驚訝。

她本來都端起茶杯,準備喝一口。

聽到這茶一年隻有兩斤,驚得連忙放下杯子。

周擎天卻麵不改色,端起來又飲了一口。

然後他才笑道:“杜公子跟我講這些,又有什麼意義呢?”

杜書山道:“無他,本公子隻是想告訴龍公子,見識淺薄,就不要張嘴說話,免得遭人笑話!”

說完,他便自顧自的哈哈大笑。

慕容婉兒聞言,趕忙道:“龍公子,你彆聽杜公子說,我也不知道這茶的厲害!”

周擎天這才一笑:“那咱倆就一起見識淺薄?”

慕容婉兒重重點頭,模樣可愛:“我們還要一起牛飲之!”

牛飲,指的是如牛喝水,無法體驗滋味奧妙,牛飲這種大紅袍,可以說是頂級浪費。

周擎天被慕容婉兒逗樂了:“好好好,來,牛飲之!”

可端起茶杯後,周擎天才發現自己的茶杯中,茶水都快冇了。

剛剛喝得太快。

慕容婉兒見狀,當即把自己杯中茶水,倒給周擎天一些。

兩人歡聲笑語,牛飲特供大紅袍,場麵無比融洽。

坐在兩人對麵的杜書山,卻漸漸沉了臉。

他剛剛引經據典,把自己展現的知識淵博,家世不凡。

本意隻有一個,那就是博得慕容婉兒的喜歡。

可誰能想到慕容婉兒卻和這個龍公子,走得越發近了。

慕容婉兒還把自己喝過的茶水,倒給周擎天。

不!不!那都是我的!隻有我才能品嚐慕容婉兒喝過的香茗!

杜書山憤懣,拳頭緊握,他沉聲道:“龍公子,這茶好喝是好喝,就是貴了些,不知道你能否付得起價錢!”

“啊?還要收錢?”

慕容婉兒詫異,之前聚會的時候,說的是杜公子做東呢!

杜書山獰笑:“婉兒你是我的朋友,自然不會收錢。”

“可這龍公子不請自來,當然不能算數!”

慕容婉兒撇嘴,還想說話,周擎天卻伸手攔住她,笑道:“多少銀子,你說!”

杜書山想都不想,開口就道:“五萬兩銀子!”

一杯茶,五萬兩銀子,絕對的天價!

其實,就算這茶很難得,也最多值五千兩。

五萬兩,純粹是想嚇唬人。

隻要出不起錢,必定會被說成蹭茶喝的窮鬼,在慕容婉兒麵前大丟麵子。

誰知周擎天聞言後,隻是輕輕一笑,便道:“五萬兩銀子而已,我給了!”

說話間,他直接掏出一張銀票。

杜書山一看,有些呆住。

那赫然是一張五萬兩的大額銀票。

頓時,他眼睛一眯,眼中露出寒光:“龍公子頗有身家啊,五萬兩銀子隨手就能拿出來!”

周擎天擺擺手:“不算什麼,我這裡還有!”

說著,他又拿出一張銀票,放在杜書山麵前。

赫然又是一張五萬兩的銀票。

隨後他才道:“婉兒不能白喝你的茶,她的錢,我幫她付了。”

“謝謝龍公子!”

慕容婉兒滿臉笑顏,抓住周擎天胳膊。

本來她覺得喝了這麼貴的茶,卻不付錢,心中有愧呢。

現在周擎天這個皇帝付錢,她就舒服多了!

“你和我,還說什麼謝謝!”

周擎天順手在慕容婉兒白皙的小臉上一刮。

慕容婉兒臉蛋一紅,卻冇有躲閃!

這一幕,看得杜書山目眥欲裂。

這是我看中的女人,你和她當著我麵卿卿我我不提!

如今還敢碰她臉蛋?

你們還把我當人嗎?

頓時,杜書山忍不住嘭的一聲,猛一拍茶桌站了起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