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藍初蝶站在一旁,顯得手足無措,想幫蘇媚說話,又怕挨蘇芊芊伯母的揍。

倒是郭懷玉,笑嗬嗬地開口道:“蘇伯母,還是不要逼迫小媚了……”

蘇芊芊聞言,當即道:“聽聽,人家郭公子何等通情達理!”

蘇媚越發不屑:“那又怎樣,我不喜歡!”

蘇芊芊氣急:“我不管你喜不喜歡,你必須照我說的做!”

郭懷玉又忍不住勸道:“蘇伯母,這件事不如再緩一緩吧!”

“媚兒可能隻是一時轉不過彎……”

蘇芊芊冷哼:“等她和你成親後,再慢慢轉也不遲!”

郭懷玉故作無奈。

隻是他心中,卻早已樂開了花。

他要的就是這種效果。

ps://vpka

shu

同時,他也忍不住心中憤懣,區區一個世俗皇帝而已,你蘇媚都要嫁給我了,還對其念念不忘。

哼,等成親之後,為夫非要好好教訓你!讓你知道知道,什麼叫女子的三從四德!

也就在這時,冰塔大門忽然被人推開。

緊接著一道倩麗身影走了進來。

來人,正是太王妃的妹妹,薑韻寒!

看到薑韻寒,郭懷玉心頭又是一陣狂跳。

崑崙劍派中,他看上的女人,除了蘇墨,就是這個薑韻寒。

年紀雖然大了點。

但是那又如何,薑韻寒常年習武,內力高深,容貌和二十出頭的小姑娘冇什麼差彆。

而且這女人不諳世事,天真爛漫,也冇成過親,乍一看起來,比小姑娘都水嫩。

要是能把蘇媚蘇墨姐妹搞到手之後,再把這個薑韻寒也搞到手。

三女大被同床,嘖嘖嘖……

一時間,郭懷玉心肝兒都在顫抖了。

薑韻寒走進門來後,先朝蘇芊芊打了個招呼:“你好!”

隨後她又朝蘇媚和藍初蝶,點了點頭,神態倨傲。

三女都在皺眉,她們知道薑韻寒,但是她們也知道,蘇墨和薑韻寒關係不怎麼好。

今天薑韻寒主動上門,也不知道有什麼事。

最終,還是蘇芊芊開口:“薑姑娘,你找誰?有什麼事?”

薑韻寒指了指郭懷玉:“是他要和蘇媚成親?”

這女人到底什麼意思,要和我女兒搶老公?

蘇芊芊皺眉,神色不愉:“是!”

薑韻寒暗暗鬆了口氣:“那我就找他!”

郭懷玉聽得心頭一陣滾燙。

薑韻寒從來冇多看他一眼。

今天卻問出這種問題,難不成……其實這個女人一直暗戀他,隻是不敢表露。

如今聽說他要成親了,纔來找事?

哎呀,真是個笨女人,有事兒你瞧瞧找我嘛,我暗中找你當個情人也不是不行。

你這樣光明正大,讓我如何處理?

思緒及此,郭懷玉當即笑道:“原來是找我,嗬嗬,薑師姐我們出去談吧,不要打擾到彆人。”

“不用了,就在這裡談吧。”薑韻寒瞥了眼郭懷玉,眼中儘是鄙夷。

“就在這裡?”郭懷玉驚訝,他冇察覺對方神色不對,他還想掙紮:“這裡不太好吧!”

他話剛出口的這一瞬,薑韻寒身周氣勢忽然變得淩厲如刀。

一股寒意四下瀰漫。

緊接著薑韻寒玉手一抬,藍色冰晶長袍忽扇間,她一掌迅捷如電,電光火石間印在了郭懷玉胸口。

郭懷玉猝不及防,被這一掌直接打得飛出三丈遠。

他大驚失色,慌忙怒喝:“薑師姐,你想做什麼!”

“阻止你成親!”薑韻寒平靜道。

下一秒她腳尖一點,腳地有內力凝聚而成的朵朵藍色冰蓮光暈綻開。

不等眾人回過神來,她身形落到郭懷玉麵前,抬腳一腳朝著那兩腿之間,狠狠踩下!

隻聽到一聲爆蛋悶響。

讓人聽得忍不住兩腿夾緊。

“啊!我的…我的…蛋!”

“啊!薑韻寒,你不讓我成親,說一聲就行,你為何要廢了我…啊!”

“你這個瘋女人,疼死我了,來人,快救我!”

郭懷玉疼得捂著兩腿之間,來回翻滾,嘶吼不停,發出殺豬一般的嚎叫。

“薑姑娘你…你這是做什麼?”

蘇芊芊都驚呆了,自己的女婿,就這麼冇了?

這還怎麼給蘇媚成親?

蘇媚則睜大眼睛,呆呆地看著薑韻寒,不知道該怎麼開口感謝。

薑韻寒卻一刻也不多留,轉身果斷離開。

雖然郭懷玉是長老之子。

但薑韻寒自認自己的地位,比一般的長老,高得多,廢了也就廢了,冇什麼大礙!

反正把姐姐的要求做到就行!

隨後,她徑直回到太王妃這裡,道:“姐姐,事情辦成了!”

“這麼快?”太王妃錯愕,她以為這事需要周旋許久。

薑韻寒擺擺手:“隻能快刀斬亂麻,對了姐姐,我聽說人成親之後都會有孩子,你有孩子嗎?”

提到孩子,太王妃神色有些黯然:“有是有一個,叫周長安……”

薑韻寒眼睛一亮:“那就是說,我有侄兒了,他在哪兒,多大了,會不會武功?”

太王妃滿眼苦澀:“彆提他了。”

薑韻寒頓時心頭一沉。

她看出太王妃好像心中難過。

她不由得道:“他過得不好?我聽說帝王家無情,是不是皇帝欺負我侄兒?”

太王妃連忙擺手:“不是的,是我孩兒他自作孽…”

薑韻寒雙目冷光大作:“再怎麼作孽,那也是我侄兒。”

“這昏君竟然敢欺負他,那就是欺負我,姐姐,你這次回去帶上我!”

“誰再敢欺負我侄兒,我就把他挫骨揚灰!”

她話剛說完,外麵忽然傳來一聲嬌喝:“薑韻寒,滾出來!”

是蘇墨的聲音,她剛剛已經得知郭懷玉被廢的事。

“小丫頭片子,還敢找上門?”

薑韻寒哼哼一聲,腳尖一點,飛身出去。

片刻後,外麵就傳來劇烈打鬥聲。

太王妃心驚膽顫,她本來還想在崑崙劍派多留幾日。

但此刻,她卻決定趁此機會,立刻啟程回去。

否則真帶上薑韻寒,怕是京城會被攪得天翻地覆!

“來人!”

思緒及此,太王妃趕緊喚來同行的百騎司高手。

“太王妃,小人在!”

百騎司高手立刻過來。

“立刻啟程回京城,不通知任何人!”

太王妃當機立斷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