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侯亞缺有些發呆。

身體就像散了架,特彆是某處,這還能當…無事發生?

可,要是不當無事發生,豈不是就要進後宮當花瓶?

思緒及此,侯亞缺立刻強忍著不舒服,拉過衣服飛快穿上起身:“皇上,我,我還要回軍營…末將告退!”

說完,她趕緊離開。

隻是走路的動作,卻有些彆扭。

隻怪昨夜太瘋狂。

周擎天這才揉著發酸的腰,穿上衣服起身。

這時,魏忠賢走進來,小心翼翼道:“皇上,要保留下來嗎?”

周擎天一愣:“保留什麼?”

魏忠賢往地上一指。

ps://m.vp.

抬眼看去,竟然是地攤上的一灘殷紅血跡。

是侯亞缺留下的!

周擎天暗暗磨了磨牙:“保留好,出了問題唯你是問!”

“是是是!”

魏忠賢連忙點頭,趕緊命人將其剪下來放入錦盒存好,歸入內府。

與此同時,崑崙劍派。

太王妃正端坐在一座冰屋之中。

外麵天寒地凍,風雪滿天。

但屋內卻溫暖如春,甚至還有花團錦簇,頗為神異。

她到崑崙劍派,已經有好幾天了,但她妹妹,卻一直在閉關,還冇出關。

太王妃神色如常,心中卻越發焦急了起來。

她到崑崙劍派時就聽說了,蘇媚的母親蘇芊芊,已經強行給蘇媚指派了一門親事,數日之後就會成親。

若是讓蘇媚和彆的男人成親,皇上那邊該如何交代啊!

忽然,一個驚喜的聲音響起:“姐姐,您真的來了,我還以為是他們哄我高興,誆騙我呢!”

太王妃抬頭望去,隻見到一個年輕女子,正站在冰屋門口。

這女子一身藍色冰晶長袍,將婀娜身段勾勒出來,那絕美的麵孔,傾城絕倫!

此刻,女子臉上,寫滿了喜悅!

她正是太王妃的妹妹,薑韻寒!

“妹妹……”

太王妃雙眼微紅,走過去將薑韻寒,緊緊抱在懷中。

她們兩姐妹,已經十數年不見了。

薑韻寒伸手擦掉太王妃眼角淚水:“姐姐,我好想你,你一定受苦了,這回我出關,掌門許我下山,我幫你去殺了那個老混蛋!”

她所說的老混蛋,自然是老永安王。

太王妃搖頭輕笑:“老王爺死了十多年了!”

薑韻寒一愣:“怎麼死的這麼早,那我去把他墳挖了,將他挫骨揚灰!”

太王妃一陣扶額。

她這個妹妹,就是如此狂放霸道。

之前她頂替薑韻寒去永安王府,除了不捨得妹妹受苦之外,另一個原因就是以薑韻寒的性格,進了王府深院,怕是活不了多久。

無奈地搖搖頭後,太王妃才道:“老王爺葬入的是皇家陵園,那裡有重兵把守,你去挖墳掘墓,會被官兵追殺!”

“我怕嗎?”薑韻寒下巴一揚:“我是崑崙劍派第一高手,蘇墨那個小丫頭都不是我的對手,聽說她去闖皇宮都安全出來了,我去皇家陵園走一遭,也不是問題!”

太王妃看著薑韻寒的臉蛋,心中不禁有些慼慼然。

妹妹在崑崙劍派,不諳世事,依舊天真無邪。

不像她,經過多少苦難,如今纔看到陽光。

薑韻寒見狀,忍不住道:“姐姐,你怎麼不高興?誰惹你的?你說個名字,我去殺了他!”

太王妃寵溺地看著薑韻寒:“姐姐冇有不高興,冇人惹姐姐!”

薑韻寒連連點頭:“那就好,我姐姐不許彆人欺負…對了姐姐,你也彆回去了,就住在這裡吧!”

太王妃忍不住搖頭:“不行的,我還要回去,而且我也住不了多久,這次過來,主要是想求你幫姐姐個忙!”

薑韻寒眼睛眨巴眨巴:“有什麼忙,姐姐你說!”

太王妃想了想,也冇隱瞞。

她直接道:“蘇墨的妹妹蘇媚,即將嫁給你們崑崙劍派一個男子。”

“姐姐希望你能幫忙阻止一下。”

“如果能幫忙讓蘇媚逃走的話,就更好了!”

薑韻寒麵色微變。

這事兒,可冇那麼簡單。

她也隻是天真爛漫,不是幼稚癡傻。

一瞬間,她就想明白了前因後果。

她不禁秀眉微蹙:“聽說皇帝很重視蘇媚,你又來阻止這場婚事,姐姐…難道是皇帝讓你來的?”

太王妃一愣,旋即輕輕點頭:“是這樣的。”

“你為什麼要幫皇帝!”

薑韻寒有些不快。

在他看來,永安王和皇帝是一個姓,就是一家人,都不是好東西。

太王妃怎麼好意思啟齒說出真實原因。

於是她低聲道:“你就幫幫姐姐吧!”

薑韻寒看得心疼極了。

當初要不是太王妃頂替她進入王府,如今她怕早已香消玉殞,哪有機會在這裡站著。

思緒及此,她深吸一口氣道:“好,我去阻止蘇媚的婚事。”

“但是幫她逃走,我做不到。”

“蘇墨很被掌門看重,她家的事,我不能插手太多。”

太王妃大喜過望:“好妹妹,我就知道你疼姐姐……”

目光再來到蘇媚的冰塔這邊。

和往常孤身一人不一樣。

今日這裡有不少人。

首先是蘇芊芊和藍初蝶兩人。

其次還有個年輕男子。

正是之前蘇墨介紹給蘇媚的郭懷玉。

郭懷玉還是那副謙謙公子的模樣。

他和蘇芊芊談笑風生,怡然自得,把蘇芊芊逗得喜笑顏開,歡喜不已。

忽然,蘇芊芊扭頭看向一旁,一言不發的蘇媚,道:“小媚,人家郭公子說話,你為什麼不回答!”

蘇媚撇嘴,敷衍道:“我累了,不想說話。”

郭懷玉立刻善解人意道:“既然蘇媚姑娘累了,不如我先退下吧,免得打擾她休息!”

蘇芊芊伸手製止:“不必,我看她還是在想那個狗皇帝!”

“蘇媚,我告訴你,除非我死了,否則你彆想和那狗皇帝在一起!”

蘇媚氣息一滯:“反正你年紀也不小了,我等你老死的那天就行。”

這話聽得蘇芊芊七竅生煙:“你冇機會等了!再過半個月,你就要和郭公子成親!”

蘇媚把臉撇向一邊:“我不會和他成親,你非要逼我,那我也去死好了!”

此言一出,兩母女之間,劍拔弩張,矛盾不可調和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