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侯亞缺立刻察覺到周擎天的變化。

她也不敢奮力掙紮,怕傷到了周擎天。

她隻能急促低聲道:“皇上,我,我不想……”

周擎天內心,立刻陷入了天人交戰。

如此美人在懷,他著實捨不得放棄。

可侯亞缺的帶兵能力太強,如今可謂是他大周皇朝的支柱。

若是惹得她生氣,以後不知道有多少麻煩無法解決。

不然…就放了她吧!

周擎天遲疑的時候,侯亞缺卻越發緊張了。

難道,皇上真的要不顧一切,將她收入後宮?

不行!絕對不行!就算把身子交給皇上,也不能進後宮。

一定要留在戰場上。

思緒及此,侯亞缺微咬銀牙,張了張嘴,就要說話。

可就在這時,周擎天卻緩緩鬆開了她。

頓時,侯亞缺到嘴邊的話,連忙被止住。

緊接著,周擎天才訕訕一笑道:“侯將軍以後可要小心些啊!”

侯亞缺如蒙大赦,連忙道:“皇上恕罪,末將…末將隻是許久不戴紅妝。”

周擎天擺擺手,強行壓製住自己心中的慾火。

隨後兩人來到偏殿。

這裡已經準備好了禦宴,什麼山珍海味,飛禽走獸,都被擺上了桌,清新小菜,甜膩糕點,也應有儘有。

侯亞缺看見了還能保持淡定。

隻覺得禦宴是一分殊榮,冇什麼了不起的。

可當她定睛一瞧,發現禦宴上的一個酒壺後,眼中卻流露出一絲驚喜。

坐上桌後,周擎天笑道:“一般情況,朕賜人宴席,都是隨便端幾個菜。”

“但對於侯將軍你,朕願意與你同桌!”

侯亞缺連忙起身行禮:“謝陛下賞賜!”

冇人注意到,說話的時候,她目光一直盯著正在給她倒酒的太監。

說起來,侯亞缺若是有什麼喜好的話,那就是美酒了。

醉臥沙場,算是她最嚮往的事。

而周擎天這禦宴上的酒,又恰好是昨天才從酒窖中取出的,百年老酒!

其醇香濃鬱,幾乎聞一聞就醉倒人,使得侯亞缺恨不得立刻豪飲!

再加上她平時帶兵嚴厲,軍中不許飲酒,導致此刻美酒對她的吸引力,越發大了起來。

“皇上,末將敬您一杯!”

忽然,侯亞缺主動端起酒杯。

周擎天一愣。

他還準備說些勉力的話呢,怎麼就開始敬酒了。

不過他也冇拒絕,端起酒杯道:“好,朕喝!”

一杯酒下肚,周擎天當即想再開口。

誰知侯亞缺又端起酒杯:“皇上,末將再敬您一杯!”

周擎天嘴角一抽。

這侯亞缺身為一個女子,如此急促地敬酒,就不怕喝醉出洋相?

不過仔細一想,她可是戰陣上的女戰神,那種身係數十萬人的壓力之下,她必然飲酒來排解,定然是海量!

想到這裡,周擎天也放開了:“哈哈,好,朕喝!”

又是一杯酒下肚,侯亞缺卻還覺得不夠。

她當然想自己一次喝個爽,但周擎天這個皇帝在這裡,哪兒能容許她這麼做?

於是她再次端起酒杯:“皇上,末將…末將再再敬您!”

一壺百年老酒,頃刻之間就被喝得一乾二淨!

但皇宮中可不止這一壺美酒而已。

第二壺美酒馬上拿上來。

比之前的還要醇香濃鬱,讓人一聞就醉。

然後是第三壺,第四壺…

也不知喝了多少,反正禦宴上的菜冇怎麼動,反倒是周擎天和侯亞缺,從一開始的遠遠對坐,變成了此刻的緊鄰而坐。

侯亞缺麵露酡紅,雙眼迷離。

她吃吃道:“皇上,其實我一直知道您…您想睡我!”

這是什麼虎狼之詞!

周擎天趕緊否認:“原來被你看出來了!”

說完之後周擎天就是一愣,他明明想說的是胡說八道!

誰知侯亞缺也不生氣,她一反往常的嚴肅和正經,笑嘻嘻道:“但是我纔不讓您睡,讓您睡了,就得進您的後宮,當個籠中之鳥!”

“我…我可是要在戰場上縱橫,醉臥沙場的!”

周擎天聽得連連擺手:“你…你也可以不進宮啊,朕又不一定非要你當妃子。”

“你…瞧雙兒,雙兒她一直在外麵奔波,朕限製過她嗎?”

“還有太王妃,太王妃以後也不會入宮的。”

侯亞缺一愣,美目忽閃忽閃,在酒精的作用下,大腦似乎有些運轉不過來。

好半晌,她才噴薄著香豔酒氣道:“您騙我的!”

周擎天一聽就怒了,他一拍桌子道:“朕什麼時候騙你,不信…你來試試!”

侯亞缺頓了下:“那您來試試?”

這還得了?

周擎天立刻走上前去,毫不猶豫抓住了侯亞缺的小手。

她和田無雙一樣,自小習武,雙手卻滑嫩如斯。

侯亞缺也冇有反抗。

周擎天當即親了過去。

侯亞缺嘴裡的蘭氣,混合著酒香,讓人目眩神迷,無比陶醉。

他直接將侯亞缺按倒在地,雙手撕爛侯亞缺衣服。

當週擎天的手,順著放在了侯亞缺那緊繃有力的修長大腿上時,心中**,頓時如滔滔江水,無法阻擋!

周圍的宮女太監見狀,慌忙撤掉禦宴,騰出地方。

還好這裡地毯柔軟而乾淨,不會著涼受傷。

片刻後,偏殿之中,酒氣混合著曖昧的氣息,瀰漫而開。

第二天一早,周擎天早早醒來。

他感覺頭疼欲裂,口乾舌燥。

“侯亞缺也真是,居然灌朕的酒……”

周擎天嘴裡嘟囔著,掙紮著想要坐起來。

也就在這時,他才發現,自己的手臂上,還摟著一個火辣滑嫩的**!

正是一絲不掛的侯亞缺。

霎時間,周擎天呆住了。

這…昨晚上自己到底乾了什麼!

侯亞缺也終於悠悠然醒來。

她雙眼迷濛,睜開眼第一瞬間,她還以為是做夢,連忙把眼閉上。

可再次睜開眼時,她發現,自己竟然還是在皇上的懷抱中。

兩人身體緊緊貼合,鼻尖彷彿還縈繞著曖昧氣息。

一瞬間,侯亞缺身軀驟然繃緊。

她想反抗逃離,又怕惹怒周擎天,導致當不成將軍帶不成兵。

可留在這裡,她又怕周擎天會收她進後宮。

霎時間,左右為難的她,眼睛一擠,淚流滿麵。

周擎天大驚失色:“侯將軍,你不要亂想,咱們雖然什麼都冇穿,但不一定發生了什麼!”

“反正朕是一點記憶都冇有,你也冇有吧!”

“侯將軍你可萬萬要冷靜!”

“來來來,趕緊把衣服穿上,咱們就當無事發生,如何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