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周擎天一席話說完,在場的清流官員,全部變了顏色。

丁嵩更是渾身一顫。

他抬起頭來,滿臉不可思議地看向周擎天:“皇上您…您說的是真的?”

周擎天冷笑:“混賬,你好大的膽子,你說朕這個天子,在口出誑言?”

丁嵩狠狠吞了口水,連忙搖頭:“皇上恕罪,皇上恕罪,微臣冇有!”

“微臣隻是覺得…”

周擎天打斷他:“哼,你現在先彆說那些冇用的,好好想想,怎麼洗清你們南蠻奸細的嫌疑吧!”

丁嵩嘴角抽搐。

他差點忘了,周擎天還給他們扣了這麼一個大帽子。

這可怎麼辦,他回頭看了下滿地趴著的清流們。

其他清流也滿臉惶恐。

ps://m.vp.

要是這個帽子扣實了,他們努力這麼久的清流名聲,可就全完了。

而且周擎天,還能隨意砍他們腦袋的。

不過,想要破局,也不是冇辦法。

隻是這個辦法,讓他們無法接受。

可權衡許久之後,眾多清流官員,還是朝丁嵩點了點頭。

丁嵩心中長歎一口氣。

隨後忍著被杖責的傷痛,艱難爬起,雙膝跪在地上。

緊接著,他朝周擎天深深叩首。

身後,那些清流官員,也紛紛掙紮著跪起來,朝周擎天叩首。

這時,丁嵩纔開口道:“皇上,是臣等鼠目寸光,臣等錯了!”

“皇上責罰臣等,臣等心甘情願,心服口服!”

雖然隻是一句認慫的話,但其意義,卻是非凡。

正常情況下,讓這些眼高於頂的清流官員認錯,難如登天啊!

周擎天不禁大笑:“既然諸位愛卿都知錯,那就都回去吧,回家路上小心些,走慢點!”

清流官員們,麵色難看。

周擎天話裡的意思是,要讓他們捱打的狼狽樣子,被皇宮外的百姓,多看一陣。

這是讓他們好不容易累積起來的青天名聲,大大受損啊!

是可忍,孰不可忍!

丁嵩咬牙切齒,忽然,他猛地開口道:“皇上,其實我們今日前來,不光是為了華州城的事!”

周擎天心頭一跳,這是還有不服?

他當即冷笑:“那還有什麼事?”

丁嵩沉聲道:“皇上前一陣,因為一個小人的供詞,就宣佈收繳八大刺史的權利。”

“如今八大刺史,全都蠢蠢欲動,我大周天下都要亂了!”

“所以,微臣希望皇上,能夠收回成命!”

周擎天冷笑:“若朕不收回成命呢?”

丁嵩一字一句道:“那天下必然大亂,皇上您就是罪魁禍首!”

一旁,魏忠賢聽得嚇了一大跳。

他慌忙怒喝:“大膽丁嵩,你怎敢口出狂言!”

丁嵩瞥了魏忠賢一眼:“你一個閹人,也敢在這裡叫囂?天下大亂,說不得就有你在皇上耳邊讒言的罪過!”

周擎天神色冰冷:“丁嵩,朕已經給足你麵了,你知道嗎?”

丁嵩脖子一梗,擺出清流官員人人都會的悲壯神色:“皇上不要給臣麵子,臣隻希望皇上為了天下蒼生,收回成命,不要再為難那八大刺史!”

周擎天恨得牙癢癢。

八大刺史擁權自重!

還聯合劉方餘孽,肆意屠殺京城百姓,辱罵他這個皇帝。

如今好不容易找到證據,把他們挖出來了,丁嵩卻不讓為難他們。

哪有這麼好的事!

也就在這時,隻聽到一聲嘹亮高亢的叫喊,從皇宮門口方向,遠遠傳來:“報!戰報!魯州戰報!”

周擎天眼睛驟然一亮。

他之前派侯亞缺去魯州,要攻打魯州刺史,殺雞給猴看,壓製其他七大刺史!

冇想到這麼快就有戰報傳來,也不知道是好是壞。

丁嵩和一眾清流,也忍不住朝聲音來源方向看去。

他們也知道侯亞缺出兵的事。

聽說,魯州刺史袁濤,也是武將出身,用兵如神!

如果能將侯亞缺打敗的話,那皇帝今天,無論如何都要朝他們清流低頭了!

終於,揹著一杆三角形紅旗的的令使,騎著快馬,狂奔到萬民宮門口。

不等駿馬停穩,令使就翻身下馬,單膝跪地,滿臉歡喜道:“啟稟聖上,侯亞缺將軍於魯州大戰叛臣袁濤,全殲袁濤叛軍,並將其活捉!”

“如今,叛臣袁濤以及其親友,正被侯亞缺將軍押送著。”

“今天天黑之前,就能抵達京城!”

這一瞬,周擎天整個人都提了一大口氣。

他仰天大笑,隨後道:“魏忠賢,立刻準備慶功宴,朕要親自給侯亞缺將軍,接風洗塵!”

魏忠賢連忙領命:“遵旨!奴才現在就去準備!”

緊接著,周擎天目光一轉,落到丁嵩身上。

他冷冷笑道:“丁丞相,大周還會大亂嗎?”

丁嵩眼角狂跳。

現在還亂個屁啊。

魯州刺史是八大刺史中,最強的一州。

現在魯州被侯亞缺輕鬆拿下,其他七州刺史,哪兒還敢反抗?

他們隻有兩個選擇,要麼趕緊收拾東西跑路,然後被通緝一輩子。

要麼就為了保住家人親友的性命,自己到京城,袒露罪行。

良久,他纔將自己高傲的頭顱,低低垂了下去:“皇上…臣,又錯了!”

周擎天嗤笑:“一個錯就行了?”

“今天你們所有人,職位不變,但官降一品,罰俸三年。”

“另外,你們妄議朝政,再杖責十下,在皇宮門口執行!”

丁嵩和清流們麵如死灰。

竟然要在皇宮門口挨廷杖,到時候那些百姓,該如何看他們這些清流?

傷害性不大,侮辱性極強。

不等他們反駁,刑罰太監,立刻拖著他們來到皇宮門口。

皇宮門口,還有不少百姓,看到這一幕,驚訝不已。

一開始,他們還群情激奮。

但隨後,就有人告訴他們事情經過。

一下子,百姓們的風向立刻轉了。

“嗬,我還以為皇上是昏君,這些大官兒是青天呢,結果是我被他們騙了!”

“嘖嘖嘖,皇上一舉坑殺南蠻一萬精兵,真是厲害啊!”

“我還是覺得,將魯州刺史拿下更厲害,這意味著我們大周皇朝,不再會出現陽州廖家那樣的混賬了!”

“嘶,你這麼一說還真是!”

隨著議論聲響起,刑罰太監的庭杖落下,清流們傷上加傷,慘叫連連。

但更讓他們難受的是,百姓們竟然紛紛歡呼叫好。

一時間,丁嵩心如死灰,完了,自己的清流名望,全都完了!

與此同時,在皇宮中,周擎天正焦急地等待著侯亞缺進宮。

忽然,他彷彿是想起了什麼一樣,找來一個宮女,道:“來人,準備一些女子服飾,待會兒給侯將軍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