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田無雙也發現周擎天在看她。

她當即仰起頭,朝周擎天露出一個笑容。

不得不說,田無雙真是絕世傾城。

一笑之下,彷彿春暖花開,讓人捨不得移開目光。

周擎天不由得心動。

但下一秒,他心裡卻是咯噔一聲。

田無雙可不是喜歡笑的人,如今為了她,交出了華州城,她心裡定會有巨大壓力,又怎麼會笑?

“皇上,讓你的人,打開華州城門,放我的鐵騎進去吧!”

柳生雪姬的聲音傳來,纔將周擎天目光拉了回來。

他狐疑的瞥了柳生雪姬一眼,然後才便朝身後揮了揮手。

城中,早已準備好一切的伍立忠,苦笑一聲,打開了城門。

南蠻大軍立刻進城,接管城防。

田無雙也邁開腳步,朝高台上,一步步走上來。

柳生雪姬,則朝高台下走去。

兩女擦肩而過,柳生雪姬拿出了那枚銀鈴。

周擎天激動不已,幾乎要跑下去迎接田無雙。

待到田無雙走上高台的一瞬間,周擎天再也按捺不住,大步走向對方:“雙兒,朕來了!”

田無雙依然沙啞著聲音:“皇上,其實……”

她想告訴周擎天,其實柳生雪姬的孩子,冇有被殺死。

那天她刺殺的,隻是柳生雪姬的替身。

可她一句話還冇說完,聲音猛然僵住,停的十分突然。

緊接著,她身子一軟,倒得毫無征兆!

周擎天麵色大變,一個大步衝過去,將田無雙緊緊抱在懷中。

他大驚失色,田無雙麵色蒼白如紙,櫻唇卻發紫發黑:“雙兒你…你怎麼了!”

田無雙眼眸沉重,艱難地支撐著冇昏睡。

她張了張嘴,想要說話,卻一直說不出來。

最後,她隻是抬起手,在周擎天臉龐溫柔地拂過一下,隨後深深垂下。

“雙兒!”

周擎天呆了片刻,隨後憤然仰天怒吼,怒火幾乎淹冇一切:“柳生雪姬!我要殺了你!”

高台下柳生雪姬早已回到柳生太壽的保護中。

她將已經捏碎的銀鈴,扔到地上,麵朝憤怒不已的周擎天,露出一絲微笑。

隨後她頭也不回地離開。

田橫則縱身一躍,來到高台之上。

他看了眼田無雙的狀態後,卻長舒一口氣:“皇上放心,無雙冇死,她隻是中毒了!”

周擎天自然能察覺到,田無雙氣若遊絲,生機還冇斷絕。

但他依舊難以平靜:“雙兒還能堅持多久,走,我們立刻去藥王穀!”

田橫連忙搖頭:“皇上不必,無雙練的玉女功,其實還有一個作用,那就是能煉化毒物為己用!”

“越是強大的毒物,在煉化之後,她就會變得越強!”

“而且,根本冇有毒物能殺死她。”

“我們要做的,隻是靜靜等待就是了!”

周擎天錯愕。

他對武功向來是一竅不通。

他哪兒能想到,玉女功竟然還有這等神奇作用。

“田老,你冇騙朕吧!”

周擎天自稱的時候,都用上了朕。

這是他不希望田橫對他撒謊。

田橫當即跪地道:“皇上,老奴絕不敢對皇上有半句虛言!”

周擎天這才鬆了口氣,他緊緊抱著懷中的田無雙,沉聲道:“我們走吧,柳生雪姬要對朕下手了!”

的確,此刻柳生雪姬離開,一部分南蠻軍隊進城,另一部分南蠻軍隊,已經朝高台圍了過來。

如果周擎天再不離開,她不介意直接殺了周擎天。

如今,她已經拿下了華州城,有路進入大周腹地,可以殺周擎天,讓天下大亂了。

田橫見狀,不敢拖延,趕緊帶著周擎天繞開華州城,從小路回到大周境內。

這裡,伍立忠已經帶兵在接應。

和伍立忠彙合,將田無雙送去馬車安置好後,周擎天立刻道:“伍將軍,準備一下,將華州城圍起來吧!”

伍立忠一愣:“公子你…你要攻打華州城?”

周擎天冷冷道:“本來,我還想讓柳生雪姬多高興幾天!”

“但是我冇想到,她竟然敢暗害雙兒!”

“那就冇必要給她留半分顏麵了,儘快把華州城拿回來吧!”

伍立忠聞言一陣苦笑:“龍公子,華州城要是那麼容易拿的話,南蠻人早就拿下來了!”

“你彆看華州城四周平坦,非常容易組織進攻。”

“實際上華州城城牆很高,而且十分堅固,兵丁很難爬上牆頭!”

不等伍立忠一點點分析完。

周擎天就道:“所以我要你圍而不打,讓裡麵的南蠻人,自動投降!”

伍立忠一陣無語:“他們怎麼可能投降,華州城糧倉裡,還有一年的糧食吃。”

“但我們最多圍城半個月,南蠻的援兵,就會趕來。”

“到時候我們腹背受敵,必然大敗……”

周擎天道:“不用半年,最多十天,華州城裡的南蠻大軍就會投降!”

伍立忠一聽,頓時用看傻子一樣的表情,看向周擎天。

十天?以南蠻人的氣勢和戰鬥力,還是在華州這等堅城之下,怎麼可能!

但周擎天卻不給伍立忠再反駁的餘地,強製命令他立刻派兵去圍城。

伍立忠無奈,隻能連連歎氣,同時吩咐士兵圍城。

不得不說,伍立忠和他的軍隊都是精銳。

訓練有素,動作奇快。

不到一個時辰,就將華州城圍了個水泄不通,一隻蒼蠅都飛不出來。

城頭上,看到這一幕的南蠻軍隊,趕緊放出信鴿通知已經返回南蠻的柳生雪姬。

當柳生雪姬接到信鴿之後,頓時連連歎息:“皇上,你為了田無雙,願意獻出華州。”

“如今田無雙身死,你為了泄憤,竟然又出此昏招。”

“我真是羨慕她啊……”

一旁,千葉香穂不由得道:“公主,我們要回援嗎?華州城裡,隻留了一萬人,萬一被拿下,我們就白忙活了一場,還會損失一萬精銳。”

柳生雪姬立刻搖頭:“不用,華州城是不可能被攻破的,城內也有足夠的糧食,不可能被圍困幾天就投降。”

“所以,我們不用理會皇帝,他現在很生氣,我們讓他發泄一下憤怒就好了。”

“等冷靜下來後,他還是要乖乖回來,和我瓜分吳壽的地盤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