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如此美人在前,說周擎天不動心,是不可能的。

可上次他已然犯過錯。

這次怎麼會重蹈覆轍。

他強壓下心中的慾火,一字一句道:“你這些手段,對朕是冇有用的!”

柳生雪姬的玉指,在周擎天胸膛劃過,帶著絲絲涼意,讓人胸口的血氣,越發沸騰。

她微笑道:“不如這樣吧皇上,我們各退一步。”

“雲州我們各拿三成,留四成給吳壽,讓他在我們中間當緩衝地帶。”

周擎天一愣,目光立刻轉向一旁的地圖。

雲州有十幾個城池,各拿三成,不讓吳壽徹底滅亡,倒是個不錯的主意!

不但緩衝地帶留著,以後有朝一日,有了新情況,也隨時可以將吳壽滅掉!

目光在地圖上一掃過後,周擎天直接道:“那朕要拿西五城,你拿東五城,中部的七城,留給吳壽吧!”

ps://vpka

shu

雲州西部有五座城池,同氣連枝,十分富庶,稱之為西五城。

東五城相對貧瘠,中部的七城,自然是最好的地方。

柳生雪姬立刻道:“皇上,我出兵出力,您卻要拿走最肥的肉,這樣不太好吧!”

說話間,她的那雙玉手,再次攀上了周擎天的胸膛。

周擎天冷漠地拍開她的手:“要麼給我雲西五城,要麼大家都彆動吳壽!”

柳生雪姬卻不再談論城池的事,隻是微笑道:“皇上,雙兒妹妹那一掌,讓妾身這輩子,都不能再懷孩子了!”

周擎天眉頭一挑,下意識想要反駁。

可仔細一想後,卻覺得大有可能。

田無雙的實力,還是值得信任的。

那豈不是說……

思緒及此,周擎天的呼吸陡然沉重起來。

他猛地一把,就將柳生雪姬抱起來,放到一旁的床上。

不用柳生雪姬再搔首弄姿,直接將她衣服,刺啦一聲撕爛。

一瞬間,帳篷之中,沉重的喘息聲連成一片。

帳篷外,田橫一直眼觀鼻鼻觀心,麵無表情。

倒是柳生太壽,身體微微顫抖,氣機外泄。

他牙關緊咬,恨不得立刻衝進去,將帳篷中的兩人分開。

但就在這時,田橫的聲音卻忽然響起:“若是你不能將殺氣收斂起來,老夫不介意再和你大戰一場!”

“落荒而逃的野狗,你也配和我一戰?”

柳生太壽怒道。

田橫平靜道:“老夫聽說扶桑有兄長娶妹妹為妻的惡習,閣下應該也有這種想法吧。”

說到這裡,他猛然抬頭,朝柳生太壽冷笑:“怪不得你如此生氣,原來是在嫉妒我家公子!”

“老東西,你找死!”

心思被戳破,柳生太壽勃然大怒,他抬手一掌就朝田橫打去。

田橫目光一凜,一招太極借力打力,反將這一掌的勁道,全部奉送回去。

猝不及防下,柳生太壽被逼退數十步。

他眼中出現一絲驚詫,但很快就冷靜下來,再次欺身而上。

霎時間,帳篷內打成一團,水乳交融。

帳篷外也難解難分。

深夜時分,帳篷內的聲音終於停下來。

柳生雪姬紅光滿麵,笑顏如花。

周擎天則有些懊惱。

他也不知道怎麼回事,就在國書上簽字,將西五城,讓給了柳生雪姬。

果然還是中了這女人的計!

誰能想到,在肉搏的時候,她還能拿出國書讓人簽字?

柳生雪姬見周擎天一副愁眉不展的樣子,不禁道:“皇上,你就不要裝了。”

“東五城和你大周接壤,隻要花點功夫,你就能讓這裡變得富庶。”

“得了便宜還賣乖,可不是你的作風!”

周擎天被說中心思,頓時訕訕一笑:“那也不如你拿到西五城,立刻就能得到一塊富庶之地好得多!”

柳生雪姬輕哼一聲:“我回去了!”

周擎天不由得皺眉:“距離天亮,還有一段時間,不如我們再商量商量。”

這還是周擎天,第一次開口留柳生雪姬。

柳生雪姬心中,蕩起絲絲漣漪。

但她卻堅定地搖頭,道:“不行!”

說完,她轉身就走,根本不給周擎天餘地。

走出帳篷外,正好柳生太壽和田橫處於僵持狀態。

兩人都氣喘籲籲,神色凝重。

兩人竟然勢均力敵,一時之間,誰也拿不下誰!

柳生雪姬出來後,掃了柳生太壽一眼,他立刻收起氣息,默默轉身跟著柳生雪姬離開。

走出一段距離後,柳生太壽才沉聲道:“你這個賤婦,為什麼要和周皇媾和,你難道忘記,你已經是我的人了嗎!混賬!”

柳生雪姬平靜:“我是為了西五城!現在我們已經將西五城拿到手了!”

柳生太壽麪色陰沉:“那你可以和周皇媾和的話,我應該也冇問題吧!”

柳生雪姬麵不改色:“為了防止動胎氣,壞了大計,你還是去找其他人吧,香穗不是和我一模一樣嗎,你找她去。”

“混賬!混賬!你和周皇不會動胎氣?”

柳生太壽怒不可遏,恨不得衝上去一把掐死柳生雪姬。

柳生雪姬淡淡道:“我和他心甘情願,互相取悅,隻要小心一些,自然不會動胎氣。”

柳生太壽麪色越發陰沉,卻也徹底啞口無言。

沉默良久之後,他才咬牙切齒道:“好,我等你,但告訴你,孩兒出生後,我一分一秒都不會多等!”

柳生雪姬一言不發,回到自己的帳篷。

帳篷裡,田無雙還冇睡。

她直接道:“過來幫我按按穴位,剛剛皇上動作粗魯了些,差點動了胎氣。”

田無雙沙啞著聲音,微笑道:“你不必來向我炫耀,我不會因此嫉妒。”

柳生雪姬聞言,頓時大感無趣:“可惜了,你明天就要死,感受不到這種美妙滋味,這種感覺,就算腹中還有孩兒,也無法放棄啊!”

說完,她立刻叫來侍女,沐浴更衣,直接睡下。

第二日,很快來臨。

一大早,周擎天就登上高台。

昨天在高台上,冇有救回田無雙,全是因為柳生雪姬想在晚上談瓜分雲州的事。

現在雲州已經瓜分完畢,今天救田無雙的事,應該會進展順利!

冇等多久,柳生雪姬也走上了高台。

周擎天直接道:“現在可以放雙兒了吧!”

說話間,他朝下方田無雙看去,眼中儘是思念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