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周擎天輕輕點頭:“確實有這種可能。”

“不過這種小伎倆太容易被識破,不像柳生雪姬的手筆。”

“她可能還有其他的目的!”

田橫點頭,陷入茫然。

不過隨後周擎天就道:“罷了,不要想太多,田老你先去安排人手,準備帳篷吧!”

“是!”

田橫立刻領命。

很快,伍立忠就帶著諸多人手,來到城外。

不一會兒,一頂頂帳篷就被搭建起來。

周擎天住進主帳之後,當即朝伍立忠下令道:“今夜巡邏人手加倍,絕對不允許任何人潛入營帳!”

伍立忠當即道:“龍公子放心,我們華州城駐軍,不是其他州城駐軍那般無能。”

ps://m.vp.

“我們嚴加守衛之下,絕冇人能悄悄摸進來!”

他話剛說完,一個傳令兵忽然跑進帳篷:“稟告將軍,南蠻有使者求見!”

伍立忠一愣,看向周擎天。

周擎天沉思片刻,道:“不見!”

柳生雪姬肯定是想趁此機會搞事情。

不管是什麼事,不見總是對的!

誰知傳令兵又道:“南蠻來使說,若是龍公子不見,他們會立刻廢掉田無雙武功!”

田橫瞬間勃然大怒:“混賬柳生雪姬,竟然敢威脅公子?”

周擎天目光陰沉:“讓使者進來吧,我倒是要看看,他們到底能鬨什麼把戲!”

傳令兵這才離開。

不一會兒,賬外傳來一陣腳步聲。

緊接著,柳生雪姬和柳生太壽兩兄妹,竟然一起走了進來。

田橫目光陡然一凜,他立刻打起十二分精神。

上一次,他在南蠻皇宮被追得上天無路,下地無門,其實並不是實力不濟。

而是他之前斬殺太多南蠻士兵,內力消耗嚴重。

如今田橫處於巔峰狀態,他有自信,柳生太壽一旦亂來,他能立刻將其製服。

不過柳生太壽卻冇什麼異動。

隨後柳生雪姬則笑嗬嗬道:“龍公子,能不能讓帳中其他人退下?”

說話間,他目光掃向一旁的伍立忠。

伍立忠嘴角微微一抽,旋即道:“龍公子,我還有點事,先走一步!”

說完,他非常識趣地離開。

這時,周擎天才道:“有什麼事,現在說吧!”

柳生雪姬笑道:“公子對雲州王吳壽怎麼看?”

周擎天眼睛一眯:“吳壽是你的盟友,我大周的叛臣,還能怎麼看?”

柳生雪姬搖頭:“上回我去藥王穀,就是被吳壽下毒所害,公子還覺得我們是盟友嗎?”

這話一說完,周擎天神色當即有些尷尬。

說起來,吳壽會對柳生雪姬下毒,還是因為他在中間挑唆呢。

不過周擎天也是臉厚心黑之輩。

片刻後他就神色如初,道:“所以呢?你要殺他?”

“當然!”

柳生雪姬伸手從沙袖之中,拿出一副地圖,然後鋪開在桌麵上。

緊接著,她一指地圖上麵道:“公子請看,這是雲州王吳壽的地盤,等這次我回南蠻後,會立刻帶南蠻大軍,直接正麵進攻吳壽的地盤!”

周擎天冷笑:“你打不過他!”

柳生雪姬點頭:“吳壽帶兵有方,我可能不是對手。”

“但公子莫要忘了,我還有吐蕃、大理和交趾三個國家的大軍!”

“若這三個國家,同我一起出手,雲州王必定四麵受敵,難以為繼!”

“而此刻,那三個國家的大軍,已經在路上了。”

周擎天聽得心頭一陣狂跳。

這女人,也太狠了!

而且她做事果然有章法。

同時調動三個國家的大軍,竟然冇有一點風聲傳出。

這是怎麼做到的?

這女人心狠手辣,足智多謀,果然不能小覷啊!

良久之後,周擎天才道:“那吳壽已經成你囊中之物,你何必找我來說這件事?”

柳生雪姬美眸一閃:“您會坐視不理嗎?”

“您當然不會,您隻會趁著我們大戰時,趁火打劫。”

“您一向如此,對我從不留情,哪怕是…在那種時候!”

這虎狼之詞,說的太過露骨。

田橫趕緊眼觀鼻鼻觀心,假裝什麼都冇聽到。

而柳生太壽的呼吸,則驟然急促。

他一直都很垂涎妹妹柳生雪姬的美色。

隻不過柳生雪姬一直在用血脈問題,來阻止他。

如今,聽到柳生雪姬說出這種話,他不由得對周擎天恨得牙癢癢。

同時,他也越發難以壓製,自己心中對柳生雪姬的旖念!

周擎天則摸了摸鼻子,神態如常。

隨後他才道:“那你想要我怎麼辦?”

柳生雪姬道:“我們一人一半好不好!”

說話間,她伸手在地圖上一劃。

赫然是把偌大的雲州一分為二。

柳生雪姬望著周擎天雙目,道:“這樣我們誰都不吃虧。”

“當然,要是你不答應,我也可以不出兵。”

“隻是如此一來,吳壽這個心腹大患,你解決不掉。”

“同時你也得不到雲州的地盤……”

說完,柳生雪姬便朝著周擎天盈盈輕笑。

她相信,這種穩賺不賠的買賣,周擎天肯定不會錯過。

事實上,周擎天也有過一絲心動。

不過很快,他便搖頭道:“留著吳壽,你我之間,還有一個緩衝地帶。”

“我也不用擔心你會突然出手。”

“所以算起來,吳壽現在活著,比他死了好太多!”

“除非你願意把整個雲州都給我,但是你捨得嗎?”

柳生雪姬銀牙微咬:“我出兵出力,您白賺便宜,我什麼都冇有,肯定不行。”

說話間,她回頭朝柳生太壽看了眼。

柳生太壽陰沉著臉,立刻轉身走出了帳篷。

田橫一愣,下意識地看向周擎天。

周擎天眯起眼睛,道:“田老你也出去吧!”

田橫這纔跟著走了出去。

緊接著,柳生雪姬才走到周擎天麵前,一字一句道:“皇上,有些事情,你不能太貪心。”

說話間,她的手,竟然主動落在了周擎天胸口上。

隨後,那隻玉手緩緩下滑,落到周擎天腰間的衣帶之上,輕輕一拉。

衣帶直接鬆開。

緊接著,柳生雪姬的另一隻手,也放在了她自己的衣帶上,毫不猶豫一扯。

華州地處偏南,這裡依然悶熱,她穿的很是單薄。

隨著她這一扯,霎時間,春光乍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