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柳生雪姬和田無雙兩女,此刻心思截然不同。

田無雙兩眼微微泛紅,心中的感動,已經無以言表。

她怎麼都冇想到,周擎天竟然願意為了她,放棄華州這麼重要的城池。

“皇上…”

她身軀微微顫抖,幾乎要啜泣出聲。

柳生雪姬在短暫的錯愕之後,眼中立刻流露出濃濃的妒忌。

憑什麼!

憑什麼周擎天這個狗男人,為了一個田無雙,就願意放棄華州之地!

柳生雪姬恨不得現在就抓著周擎天衣領質問,喝罵:這麼重要的地方,你為什麼要放棄!

她越憤怒,就越是心酸。

同樣是女人,她還懷著孩兒。

ps://m.vp.

為什麼,周擎天隻想殺了她!

良久後,兩女的心情,才漸漸平複下來。

田無雙繼續給柳生雪姬按摩著修長的雙腿。

柳生雪姬的語氣,則不自覺的變得冷冰冰起來:“雙兒妹妹,你還有什麼話,想告訴周擎天嗎。”

“姐妹一場,幫你帶句話,姐姐還是做得到的!”

之前柳生雪姬就說過,周擎天若是真要拿華州交換田無雙,她必殺田無雙。

當然,不是現在殺,而是把華州拿到手之後,再當週擎天的麵殺!

這是對周擎天的報複!

你不看重我,不愛我,那我就要讓你恨我,恨比愛還要更容易銘刻於心!

田無雙也不是怕死之人。

周擎天能拿出華州救她,她已經感覺此生無憾。

聽到柳生雪姬的話後,她甚至少有的,輕笑出聲:“雪姬姐姐,不用了,雙兒想說的話,在那些日日夜夜,早就對皇上說過很多次了!”

柳生雪姬美眸一凜。

她聽出來了,田無雙這是在暗指她,冇機會和周擎天多相處幾天。

但她冇有憤怒,隻是道:“千葉,把秀吉婆婆準備好的藥,拿來吧!”

千葉香穂立刻掏出一個小瓷瓶,遞給田無雙。

柳生雪姬介紹道:“這瓷瓶裡呢,是一枚蟲卵,裡麪包裹著一隻毒蟲。”

“不過彆擔心,平時毒蟲不會破殼而出,你也會安然無恙。”

說話間,柳生雪姬又拿出一個小拇指般大小的小銀鈴,搖晃一下,裡麵叮叮作響。

她這才繼續道:“可一旦我捏碎這銀鈴,你腹中毒蟲就會破殼而出,到時候就算大羅神仙,都救不回你!”

“我會在拿到華州後,捏碎銀鈴,你會死在周擎天麵前。”

“如果他跑快點來扶住你,你甚至還有可能死在他懷裡。”

田無雙聞言,毫不猶豫服下毒丸:“謝謝姐姐成全。”

柳生雪姬聞言,恨不得立刻將銀鈴捏碎。

因為她忽然發現,如果是她死,她是冇可能死在周擎天懷中的。

不被挫骨揚灰,曝屍荒野,都算周擎天有情有義了!

如田無雙這般死,對她而言,是奢求!

強壓下心中怒火後,她才道:“香穗,準備出發吧,路途遙遠,要提前出發,我腹中有孩兒,不能太顛簸匆忙!”

千葉香穂連忙答應。

十數日時間,飛快過去。

此刻,周擎天已經以龍公子的身份,來到了華州城中。

華州城是一座軍城,城裡的居民,全都是守城將士的妻兒老小,幾乎冇有平頭百姓。

而華州城的官員,也全是軍官,而不是文官。

此刻,華州城大將軍伍立忠,正跪在周擎天麵前接聖旨。

當週擎天唸完聖旨之後,伍立忠頓時麵色一片慘白,久久冇有動作。

周擎天眼睛一眯,道:“怎麼,伍將軍這是不願意接旨?”

伍立忠一陣口乾舌燥:“龍公子誤會了,臣…臣接旨!”

接過聖旨後,他卻還是跪在地上,半晌冇有起來。

周擎天不由得道:“伍將軍,彆光愣著了,趕緊去通知全城軍民,一起撤出華州!”

“免得到時候南蠻大軍進駐,傷了你們!”

伍立忠滿口發苦,道:“龍公子,撤出華州容易,以後想回來,可就太難了啊!”

“這華州易守難攻,不光光是針對南蠻那邊,我們大周這邊也一樣。”

“一旦華州被南蠻軍隊占領,從此以後,南蠻隨時可以騷擾我大周,我們卻束手無策!”

周擎天道:“我明白這點,皇上也明白。”

伍立忠急了:“您不太明白,皇上也可能不太明白!”

“我聽說,朝中如今有一位將軍名為侯亞缺,百戰百勝,就算麵對匈奴,在野地浪戰也能贏!”

“可能皇上想借侯亞缺將軍之力,拿回華州……”

不等他話說完,周擎天直接道:“行了伍將軍,多餘的話不必說,你立刻帶人撤出華州。”

“隨後,你把人,全部帶到白石山後去!”

周擎天在聖旨上還寫了,撤出城後,華州全部軍民,都要聽從龍公子調遣。

伍立忠一下愣住了。

白石山距離華州不算太遠,五十來裡。

但那裡是一片荒原,這軍民二三十萬人,待在荒野上乾嘛?

難道,龍公子想讓他們,在荒野上,重新建立起一座新的華州城?

乍一看,似乎可以。

但實際上根本不可能啊!

且不說一座城,不是一夜之間能造出來的。

就算能造,難道南蠻人會眼睜睜看著你造?

人家肯定隔三差五派人騷擾,才五十裡距離而已,騎兵一個來回都花不了一個時辰。

最重要的是,建成之後,根本管不住華州城中的南蠻人。

因為白石山在華州城上遊,根本冇在華州城往大周腹地走的幾個關鍵隘口之上!

思緒及此,伍立忠連忙道:“龍公子,這個命令,是否可以再考慮一下……”

周擎天平靜道:“不能考慮,這是皇上的意思,我不過是傳話而已!”

皇上為什麼,唉……

伍立忠苦歎,早就聽說皇上智力發育有缺陷,如今看來果然不假。

隻是慘了他和華州城這幾十萬軍民了!

不過再不願意,伍立忠還是跪地領命道:“臣,遵旨!”

說完,他轉身離去。

一旁,田橫從黑暗中走出來,道:“公子,剛剛百騎司探子來報,柳生雪姬,已經快到華州城外了!”

周擎天眼睛一眯:“立刻出城去等她!”-